第八十六章 半截断剑

不朽凡人 +A -A

  莫无忌听见那噬生兽发出一声闷哼,随即就犹如一头小猫一般倒在了殷浅茵的怀中。

  殷浅茵虚弱的坐在地上,对莫无忌说道,“赶紧将剩下的生机昙花丹全部给我吃了……”

  莫无忌取出五枚生机昙花丹递给殷浅茵,剩下的两枚自己留下来了。生机昙花丹他现在是可以炼制了,但是生机昙花丹中有一种灵草蕴生草。这种灵草价值非常高,却不是简单就能得到的。

  他炼制的两炉生机昙花丹,蕴生草都是殷浅茵拿出来的。现在噬生兽已经被殷浅茵制服,他想要再得到蕴生草可不容易了。而且以殷浅茵现在的状态,只要两三枚生机昙花丹就可以了,吃五枚等于浪费两枚。

  殷浅茵将五枚生机昙花丹全部吞下后,拿出一条绳索,三下五除二将怀里的噬生兽完全锁住,然后又将噬生兽送入了背后的布袋中。

  做完这些,殷浅茵这才对莫无忌说道,“虽然全部给我吃了也是浪费几枚,但你留下几枚生机昙花丹也没有任何用处,这种丹药再过一会就失效了,没有半点用处。”

  莫无忌微微一笑,也不说话。他留下生机昙花丹不是为了用这个丹药,而是想要研究一下。能长时间保留的初级生机丹是等级价值高达七品的天灵丹,而只有短短时效的生机昙花丹,仅仅是二品人灵丹,这相差太远了。

  假如这生机昙花丹能成为长时间储存,不会一会就失效的生机丹,那价值就算是不及七品灵丹的初级生机丹,也绝对不是二品这么简单。

  不管行不行,留下几枚研究一下终究不是坏事。这是他在地球上养成的习惯,任何事情都喜欢去研究一下,看看有没有价值。

  “跟我进来,哪怕噬生兽被我收了,也要小心一些。”殷浅茵仅仅是提了一句后,就没有继续多说,而是对莫无忌打了个手势,先行走进了洞穴深处。

  妖兽的洞穴莫无忌也进去过,当初在他和姬广等人就去过海翼豹的洞穴。海翼豹的洞穴一进去就能闻到一股腥臭气息,而且凌乱不堪。而这噬生兽的洞穴,不但是干干净净,灵气也是浓郁的惊人。莫无忌甚至都想留在这里修炼。

  沿着干净的洞穴走了大约十多米后,一个宽敞的石殿出现在两人的面前。

  莫无忌第一眼看见的是半截断剑,这半截断剑是剑锋,正斜插在石殿的正中间,不知道过去多少岁月了,依然带着森森杀气。

  “落曲剑?”殷浅茵失声叫了出来,随即一步就落在了那半截断剑边。

  “殷师姐,什么是落曲剑?”莫无忌走到殷浅茵身边问道。

  殷浅茵目视这柄断剑良久,这才说道,“你知道无痕剑派的悬剑崖吗?”

  “我知道啊。”莫无忌当即说道,当初他还被石俊威胁,一旦炼丹失败,就要将他丢到悬剑崖之下的。

  说完知道后,莫无忌似乎明白了什么惊声问道,“殷师姐,你的意思是说,这里的半截断剑和悬剑崖的那半截断剑是同一柄剑?”

  殷浅茵点点头,“没错,正是同一柄剑。悬剑崖的是剑柄部分,这里的是剑锋部分。你不修剑所以看不出来,一旦你修剑,你第一眼就能认出这本是同一柄剑。”

  莫无忌心说,就算是我修剑我也认不出来这是同一柄剑。悬剑崖那柄剑,他根本就没有看见过。也许他是无痕剑派唯一一个,先见到这柄落曲剑剑锋的人。

  “这柄落曲剑在无痕剑派很有名?”莫无忌再次问道。

  这落曲剑如果不是很有名,就不会有半截悬挂在悬剑崖,还有半截却遗留在了无痕剑山。

  殷浅茵蹲下身体,手慢慢滑过落曲剑的剑脊,感叹说道,“它的主人叫莫落曲,和我无痕剑派的开派宗主卓无痕是最好的朋友。”

  居然和自己一个姓,莫无忌心里正想着,殷浅茵就继续说道,“听说落曲剑是无痕剑削断的,而无痕剑就是我们无痕剑派开派宗主的随身佩剑。”

  “这是为何?他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莫无忌不解的问道。

  殷浅茵依然没有站起来,不过手却离开了断剑,“听说是为了一个叫傅嫣妃的女人,这个女人最初是莫落曲的恋人。因为莫落曲和卓无痕是非常好的朋友,莫落曲为了帮助卓无痕创立无痕剑宗,跟在莫落曲身边的傅嫣妃和卓无痕接触的也较多起来。

  卓无痕比莫落曲风趣潇洒,让傅嫣妃很快为之倾心。后来听说她移情卓无痕,为了和卓无痕在一起。不但如此,她还帮助卓无痕暗算了莫落曲。莫落曲身体带着他自己的半截断剑逃走的,没想到莫落曲并没有离开无痕剑派,而是来到了无痕剑山。”

  莫无忌顿时冷哼了一声,“原来是奸夫****,如此水性女子,假如犯到我手中,我肯定不会留手。莫落曲交到这种垃圾朋友,有这种贱人恋人,也算是瞎了眼了。”

  殷浅茵不知道莫无忌就是被自己的恋人暗算,这才重生到了这里,他骂莫落曲瞎了眼,事实上也是在骂自己瞎了眼。不过她依然看着莫无忌问道,“你是一个无痕剑派的弟子,竟然如此责骂祖师?”

  莫无忌呵呵道,“殷师姐,你的语气中不也是觉得卓无痕垃圾吗?我只是一个杂役弟子,既没有拜过祖师,也没有入过无痕剑派的宗门,算个屁的无痕弟子?”

  殷浅茵站了起来,淡淡说道,“我只是在叙说一件事情而已,并没有什么语气。”

  莫无忌也懒得和殷浅茵辩驳,殷浅茵既然能用这种语气说出来,那就说明她也认为卓无痕的人品不咋地。他相信殷浅茵不会去无痕剑派告密他一个杂役弟子。

  殷浅茵说道,“可是你即将要成为无痕剑派的丹师,只要成为无痕剑派的丹师,那就要拜祖师和历代宗主,所以你到时候依然是属于无痕剑派的弟子。你认为一个无痕剑派的弟子,骂祖师垃圾应该吗?”

  莫无忌看着地上的半截断剑,语气转为平淡,“要我跪拜这种人,实在是耻辱,所以我不会再去做无痕剑派的丹师了。不成为无痕剑派的丹师,自然不用拜任何人。所以殷师姐也不必为我忙活,我还是****的杂役好了。”

  都不是莫无忌有多高尚,他最厌恶的就是背叛朋友。这卓无痕不但背叛帮他做事的朋友,还夺朋友之妻。做出这些已经算是人渣了,而卓无痕竟然没有就此罢休,还伙同傅嫣妃暗算了莫落曲。要成为这种人的弟子,莫无忌宁可换地方修炼。

  殷浅茵并没有在意莫无忌的话,而是指着那柄断剑说道,“你如此同情莫落曲,这柄断剑就留给你吧。”

  “我不修剑,要剑何用?”莫无忌疑惑的说道,他并没有修剑,所以也不懂剑。就算是他要一柄剑,也不能要一柄断剑啊。

  殷浅茵语气依然平淡,“要不要随你。”

  说完,她绕过断剑走向了石殿更深处。

  莫无忌想了想,还是弯下腰捏住了断剑的剑脊,用力将断剑拔起。卓无痕能开辟一个宗门,无论人品如何,都是惊才艳艳的家伙。莫落曲能和卓无痕齐名,自然也不是等闲之辈,这柄断剑他就留下来了。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当然推荐票还是要请求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