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无字丹书

不朽凡人 +A -A

  沈怜走到烟儿床前坐下,当她看见烟儿稀疏干燥的黄发,皮包骨头的手腕,还有被刀划了一下的小脸,心里恻隐顿生。这个少女到底受了多少苦?被折磨成了这样?

  也不知道她和莫无忌是什么关系,让他如此紧张。

  沈怜将手放在烟儿的手腕上,眼睛闭了起来。仅仅十几秒钟点,她就忽地睁开眼睛,眼里全是愤怒,甚至手都微微有些颤抖。

  “怎么样?”莫无忌语气一样紧张起来,沈怜和烟儿素不相识,这种情景让他有些惊慌。

  沈怜松开了手,吸了口气平缓了自己的心情,这才问道,“她之前是不是灵根非常好?”

  莫无忌立即点头,“是的,烟儿之前是极品木灵根。”

  青色光芒是木灵根无疑,在跃仙门大会现场看了这么久,莫无忌对灵根测试早有了一定的了解。

  沈怜同情的看着莫无忌说道,“在修炼界,有一种极为歹毒的手段,就是转嫁灵根。他们想要将别人更好的灵根转移到自己身上,提升自己的修炼潜力和资质……”

  不等沈怜说完,莫无忌就是脸色大变,忽地站起,震惊的盯着沈怜道,“你是说烟儿她……”

  沈怜知道莫无忌在想什么,她点了点头,“你想的没错,烟儿被人转嫁过灵根。”

  “畜生……”莫无忌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将那桌子直接拍碎,依然不觉得手疼。

  沈怜叹息一声说道,“这种手段极为歹毒,一般施展的人都是挑选没有来历和根基的凡人。真正有跟脚的人,他们是不敢动的。因为一旦被说出去,那施展这种功法的人名字就等于臭了。不但如此,这种人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人人叫打的老鼠。”

  莫无忌冷静下来,脸色变幻了数下,这才问道,“既然如此,为何烟儿还活着?还能一个人来到跃仙门大会广场?”

  他不相信烟儿被人进行了歹毒的转嫁灵根后,还能活下来。

  沈怜也是皱眉说道,“我也很奇怪,按理说,就算是烟儿出身是凡人,他们也不会留下活口的。因为转嫁灵根的人,不会允许任何人知道他曾经转嫁过灵根。现在看来,他们不但留下了活口,还让活口逃了出来,这不合理。”

  “那烟儿的灵根是否被转嫁走了?”莫无忌完全压制住了自己的滔天怒火,他必须要冷静。

  怒火和冲动,不会帮助他报仇成功。

  沈怜摇了摇头,“烟儿灵络尽数被毁,显然是转嫁失败了。转嫁灵根这种手段恶毒,成功率也是非常低,一般成功率不到百分之一。”

  莫无忌再次握紧了拳头,厉声说道,“一个不到百分之一成功率的恶毒手段,竟然还有人要去施展,不顾别人的死活。”

  沈怜淡淡说道,“你太天真了,不顾别人的死活?告诉你吧,在有灵络的修炼者眼中,凡人根本就是随意可杀的蝼蚁。灵根再好,只要没有修炼,也是凡人。面对区区凡人,不要说百分之一不到的成功率,就算是千分之一,估计也有人去做。”

  说到这里沈怜似乎想起了什么,又说道,“不管烟儿是怎么逃出来的,你都必须要早点离开这里。跃仙门大会最后一关,你最好不要参加了。其实杂役弟子和外门弟子的区别很大,你当了杂役弟子后你会发现其实和没加入宗门几乎没区别。”

  莫无忌也知道沈怜说的对,但是烟儿如此样子,他能去什么地方?长洛好歹还是一个大都城,留在这里治好烟儿的希望会更大一些。

  “沈师姐,我想请问一下,烟儿还能不能治好。就是恢复不了她被毁的灵络,能不能让她康复起来?”莫无忌问道,这才是他最关心的事情。

  沈怜同情的摇了摇头,“她的这种状况很难治好,灵络被毁,身体根基也同样败落的厉害。就算是我爹,也治不好。我想……能再活十年已算是非常了不起。”

  事实上沈怜判断烟儿最多只能活三年,只是她见莫无忌很是在意烟儿,所以说了十年的话宽慰莫无忌而已。

  “我一定要治好烟儿。”莫无忌似乎是在对沈怜说,又似乎在喃喃自语。

  沈怜的父亲是地丹师,没有办法治好烟儿,那天丹师呢?星河帝国没有天丹师,别的地方难道就没有?

  如果都没有,他自己就学习炼丹。

  “沈师姐,我知道我的请求会让你为难,我想要跟随你去,求你父亲教我炼丹……”莫无忌下定了决心后,立即站起来对沈怜躬身施礼。

  如果不是为了烟儿,他绝对不会这样去求沈怜。他知道,若是沈怜能带他走,肯定早提议过。更何况,沈怜那个叫吴经武的师兄就不是一个好相与的。

  果然,沈怜面露难色的说道,“这恐怕很难,我爹不会收你为弟子的,更不会因为你认识我就教你炼丹。所以,我不能带你一起去。”

  沈怜心里很是苦涩,她爹要是那么好说话,她也就不会偷偷跑出来了。莫无忌这话是对她说,若是对别人说,估计会将别人的大牙笑掉。假如这话是莫无忌对她爹当面说,那她百分之百肯定,莫无忌会活不到下一刻。她爹会立即出手杀了莫无忌。

  正因为如此,她是绝对不会带莫无忌去求她爹学习炼丹的,那样才是真正的害了莫无忌。

  莫无忌面露失落,他也知道自己的所求有些强人所难。

  两人之间陷入了尴尬的沉默,好一会后,沈怜似乎想起了什么,从怀里掏出一本薄册递给莫无忌说道,“这应该是一本丹书,我偶尔从一个坊市地摊上购买来的。不过我打开后,是没有字的。也许用什么药液浸泡后会有字迹显示出来,我试了很多办法,都不能成功。你拿去碰碰运气吧,万一成了呢。丹书是购买不到的,假如真是丹书,你要记得不能让别人知道你有丹书。”

  这本书可不是她从地摊上找来的,而是她离开家的时候,偷偷从她老爹书房里面偷出来的。她用尽了一切办法,都无法让丹书上有字出现。现在想到莫无忌要学习炼丹,索性将这本她破解不了的无字丹书送给了莫无忌。

  “多谢沈师姐,无论是不是丹书,莫无忌将来若有所成,都是必有所报。”莫无忌虽然不知道丹书是购买不到的,他也能从沈怜说话的语气中听出来,丹书很是珍贵。

  沈怜带给他的薄册的确很有可能是丹书,因为在封面上有一个古朴的丹炉影子。

  “我能帮你的就是这些了,跃仙门大会过后,我要离开长洛回家,咱们后会有期吧。”沈怜说完,再次同情的看了一眼昏睡的烟儿,这才走出了房间。

  莫无忌没有说话,只是站起来再次躬身施了一礼。沈怜和他萍水相逢,他虽然出手帮了一下沈怜,但是比起沈怜帮助他的,他那点帮助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恩情不是靠嘴说的,而是用自己的而行动去还的。将来如果他能够偿还,那就去还,如果不能偿还,相信沈怜也不会在意他这样一个凡人报答她什么。

  “无忌……”沈怜前脚刚走,丁布二跟着就冲了进来。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请求推荐票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