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生死之间

不朽凡人 +A -A

  “王上,老臣以为不但不能斩那莫无忌,还应该大大的奖赏于他。”郡公寒晟安赶紧站出来说道。

  “那是为何?”司徒千微微皱眉。

  他本来就对北秦郡王莫氏很不喜欢,现在莫家后人有这种好的疗伤药,居然不知道献给承宇国,反而就这样随随便便弄的谁都知道。无论这个莫无忌是耍心机,还是别有用心,他都不想知道,杀了就是。

  “王上,莫无忌无偿贡献出九命疗伤,这是利国利民的事情。若是在莫无忌没有拿出这种药之前,大王可以随便杀。但是现在,大王却杀不得。若是让人知道莫无忌无偿拿出了九命疗伤液造福百姓,反而因此丧命,对我王名声不利,对我承宇国也不利。

  反过来说,若是让人知道,莫无忌将如此利国重器送出去,只是因为这种九命疗伤液利于无数百姓,活人无数,大王就免了莫无忌的死罪,还重重有赏。那我承宇国将更加稳固,国之百姓也将更加团结。”

  郡公寒晟安说完后,自觉的退到一边。

  他的话没有说的过于清楚,可司徒千明白。那就是莫无忌得罪了他司徒千,他司徒千因为莫无忌做的事情有利于民,就不问莫无忌的罪,还大肆奖赏。那他司徒千的地位将更加稳固,将得到更多的百姓爱护。

  一个小小的莫无忌是死是活他不在意,这种邀名稳固地位的事情,司徒千可不嫌弃多。更何况事情已经发生了,选择邀名还是选择败坏自己的名誉,傻瓜都知道怎么做。再说,要杀莫无忌什么时候都可以,等这边的事情安定下来,大家忘记了莫无忌的时候,随便都可以杀。

  “老郡公言之有理,来人,带莫无忌上来。”司徒千当即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

  片刻之后,一名脸色苍白,眼神暗淡头发还有些凌乱的青年被带到了大殿之上。

  这就是研究出九命疗伤液的炼药师?

  所有的人被莫无忌颓废的样子都惊住了,一般情况下,炼药师的确有些不注重仪表,可那只是在炼药的时候。大部分情况下,炼药师的衣着还是很有品位的。哪怕炼药的时候,也不至于和莫无忌这样吧?

  “还不跪下。”那名带着莫无忌来的禁卫,看见莫无忌茫然的打量着大殿中的情况,轻喝了一声。

  莫无忌就好像没有听到一般,依然茫然的四顾。根本就不知道要拜见王上行礼之类。

  “你下去吧,能成为一个炼药师,又做出如此利国利民的事情,我允许他站在这里说话。”司徒千对那禁卫摆了摆手,说话更是和颜悦色。

  等禁卫下去后,司徒千这才看着莫无忌问道,“你就是莫无忌?”

  莫无忌似乎从魂游外物中清醒过来,疑惑的看着司徒千,好一会才惊声叫道,“您是王上?对,对我就是莫无忌。”

  一名站在左侧的大臣又要站出来呵斥莫无忌,被司徒千抬手阻止了,“我听说你研究出来了九命疗伤液这种顶级的疗伤药液,你能不能告诉我是怎么研究出来的。”

  莫无忌疯了的事情,他并不是没有听说过。毕竟是北秦郡王合法的继承者,这些消息他还是能收到的,只是他不会放在心上而已。换句话说,莫无忌要不是弄出了九命疗伤液,哪怕死在街头,他这个领王也不会当回事。

  假如莫无忌真的是炼药天才,他不杀此人还可以再加以利用。

  莫无忌微微松了口气,他不知道刚才从鬼门关走了一趟。不过现在,这领王估计不会杀他了。他被拓展经脉的药弄的死去活来,又因为害怕青霉素给他带来真正的霉运,连夜找人连夜加印青霉素的制作方法,到现在都没有合眼,精神能好的起来才是怪事。

  进入大殿中略显痴呆的样子也是有意为之,他本来就是疯了的人,就算是反应慢了半拍也说的过去。

  “回王上,那是我父亲临终前留给我的东西,他说假如有一天连生存都难以为继,就拿出九命疗伤液来。我之前因为受到了一些虚名的刺激,导致失去了平常心。在我略微好转后,我就想起了我父亲临终前留给我的东西,然后拿了出来和丹汉炼药合作。至于炼药,我从来没有学过。”莫无忌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司徒千忽然有些后悔,没有早点去留意一下这个莫家后人。对于莫无忌的话,他倒是没有多大的怀疑。因为他也知道莫天城其实是一个炼药师,莫无忌没有学过炼药,那就跟正常了。炼药是什么人都可以学的吗?莫天城是炼药师,他失踪的时候,莫无忌还才没出生吧,怎么教?

  “那你为什么要将这个配方印发的到处都是?”司徒千继续问道。

  莫无忌略作紧张的样子说道,“这个方子本来是我爷爷留给我爹继承郡王时候泽被苍生,惠及一郡之民的。直到我爹故去,也没有机会继承郡王。我之前对郡王梦太过执着,最终陷入了死胡同。我现在身体康复了一些后,也知道我莫家将再也没有机会继承北秦郡王,所以想借机会将九命疗伤推出去,让更多的人能够因此活命,为我莫家积攒一些功德。”

  司徒千暗暗点头,尽管北秦郡王一直是莫家的。新的郡王继位,想要更好的掌控一郡,用这种惠及广大民众的手段,那是最合适也是最能增加威信和拥护的。的,莫无忌的话,他倒是相信了九成。

  “既然如此,那你为何要先和丹汉炼药合作,高价出售这种疗伤液?在合作生产了一批后,才选择将配方散发出去?”司徒千问话的时候,直接盯着莫无忌。

  莫无忌有些惶恐道,“我之前连饭都吃不饱,更是不可能有钱去宣传这个疗伤药。丹汉炼药的陆坊主对我有恩,我选择生产出一批后再免费散出去,原因有三。其一是有足够的金钱去宣传,其二是报答陆坊主的恩情,其三是让更多的人知道,九命疗伤是顶级疗伤药,并不是我故作玄虚。”

  听到莫无忌的回答,司徒千更是后悔。仅仅晚了一天啊,只要他提前一天知道这个消息,那这个疗伤药就不可能泄露。

  司徒千强行将这种不爽放在一边,略一沉吟后这才说道,“莫无忌,尽管九命疗伤液不是你研发出来的,但也是你莫家对承宇国的贡献。作为承宇国的国君,我决定对你进行奖赏,若是你想继续继承北秦郡国的郡王之位,也不是不行。”

  一些知道莫无忌底细的人听到这话,都是感叹莫无忌的运气。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啊。之前莫家为了郡王之位,莫光远身死,莫星河也就是这个莫无忌发疯了,也没有弄到郡王之位。现在莫无忌拿出九命疗伤液,反而轻松得到了郡王之位。

  几乎所有的人认为莫无忌会要继承北秦郡王之位,毕竟这个家伙为了郡王之位,可是发疯了。疯了后,还做着郡王梦来着。

  莫无忌心里冷笑,司徒千如果真要给莫家郡王之位,就不会发生他那个便宜老爹死在饶州城。退一步说,他若是脑子一发热,答应了要继承北秦郡国的郡王,恐怕就离死不远了。

  不说他能不能走出饶州去北秦,就算是他能到达北秦,他孤身一个人带着一个郡王印章去做郡王,他嫌死的不够快吗?昨天差点中毒的情况还在眼前,他又如何可以忘记?

  不管对他下毒箭木的人是谁,莫无忌都可以肯定,他死了后,这个承宇领主国国君也不会有半句话。

  (因为新书期间,只能每天两更,间隔三更。若是每天更新字数太多,会提前下新书榜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