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关羽降曹

附身吕布 +A -A

  徐州,下邳,一座并不险要的土山之上。

  大哥,三弟!

  站在山峰上,看着已经将这座山四面合围的曹军,关羽叹了口气,一双丹凤眼带着落寞和淡淡的苦涩,谁能想到原本一片大好的形势,竟然在曹操向刘备正式宣战之后,便急转直下,那些原本已经向刘备投靠的世家大族,一夜间倒戈。

  汝南失陷,淮南已经失去了联系,随后下邳、彭城,就连关羽,如今也只能困守孤山,看着山下密密麻麻的曹军,几次突围却都未能如愿。

  “关将军,曹将徐晃只身前来,要见将军,说有两位夫人的消息要告知将军。”一名校尉来到关于身后,躬身道。

  “带他过来吧。”徐晃的来意,关羽怎能不知,原本想要拒绝,但听到两位嫂嫂的消息,忍住了赶人的冲动。

  不一会儿,徐晃身披甲胄,在校尉的带领下,来到关羽身边:“关将军,久违了。”

  关羽看向徐晃,目光有些复杂,算起来,两人也算同乡,对于徐晃的本事,关羽倒也没曾小瞧,只是到了如今,各为其主,沙场相见,终究是有些遗憾,只是他为人高傲,这种情绪却不会表露出来,只是淡然道:“两位嫂嫂可曾安好?”

  “关将军放心,曹公自得到两位夫人之后,未曾有一丝怠慢。”徐晃点头道。

  “那就好。”关羽目光看向徐晃,良久,叹了口气道:“公明来意,我已知晓,只是忠臣不侍二主,怕要让公明白跑一趟了。”

  “末将有一问想问关将军。”想到来此之前,郭嘉跟自己说的话,徐晃没有提招降的事情,只是微笑着看向关羽道。

  “哦?”关羽看向徐晃,点点头道:“但说无妨。”

  “不知在关将军眼中,是虚名重要,还是兄弟之义重要?”徐晃微笑道。

  “何意?”卧蚕眉一挑,关羽目中闪过一抹冷芒。

  “将军且慢动怒。”徐晃笑道:“我知将军忠义,宁死不降,但将军若战死,刘备两位夫人成了曹公俘虏,就算曹公不予为难,但也不会多有照顾,日后到了许昌,两位夫人孤苦无依,将军可有想过两位夫人日后的境况?”

  关羽闻言,脸上闪过一抹痛苦的神色,刘备虽然说过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的话,但作为兄弟,他不能不考虑两位嫂嫂的安危。

  眼见关羽似有松动,徐晃心中一喜,继续道:“况且曹公也是奉天子之命经略天下,刘皇叔算起来也是汉室宗亲,关将军入许昌,也算是为汉室效力,又有何区别?”

  “够了。”关羽长叹一声,看向徐晃道:“关某可以答应归降,但却需答应关某三个条件,若不成,关某宁可战死!”

  ……

  “能得云长相助,实乃操之大幸!”三个时辰后,曹操终于咬牙答应了关羽三个看似非常无礼的条件,亲自将关羽接入帐中款待。

  关羽看了曹操一眼,轻叹了口气,与曹操一起进入帐中,为了款待关羽,曹操已经下令今日犒赏三军,同时也算是庆祝关羽的加入。

  “来来来,云长,你我这还是第一次一起饮宴,且满饮此杯。”宴席间,在其他不少武将嫉妒的目光中,曹操频频向关羽敬酒。

  “报~”

  便在此时,一名小校报着号子冲进来。

  “不是说了吗,今日犒赏三军,不说公事。”曹操有些不满的道。

  “主公,是许昌加急文书,小人不敢怠慢。”小校沉声道,加急文书,是留守许昌的荀�亲自所发,非大事不会以加急文书的形势发出来。

  “哦?”曹操闻言目光一凝,放下酒觞,示意小校将信笺呈上来,展开信笺,一目十行的看下去,面色渐渐变得阴沉下来。

  “主公,出了何事?”程昱见曹操脸色不对,连忙问道。

  曹操没有说话,只是将信笺递给了程昱,此时,距离吕布大破西凉军,袭扰河内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情报是潜伏在长安一带的细作送回来的,详细的将当下三辅之地的形势记录,其中包括钟繇兵败被擒,吕布大败西凉并迁徙河内之众之事。

  良久,程昱皱眉将信笺递给郭嘉,抬头看向曹操:“主公,吕布此举颇有深意,主动将河内之众迁往京兆一带,显然有退让的意思,只是元常之事……”

  钟繇乃颍川名士,钟家也是颍川大族,钟繇被擒,这件事若不能解决好,怕会引起颍川世家的不满。

  “元常之事,主公派人送去些财物于吕布,想来吕布这个时候也不希望与主公为敌,只是……”郭嘉攥着酒杯,皱眉思索道:“观吕布自出徐州以来的行事风格,大异往常,嘉以为,当加大对三辅之地的情报收集,日后我军与吕布,恐会有一场大战!”

  “何须日后?”提到吕布,曹仁眼中便是杀机四溢,豁然起身,向曹操拱手道:“主公,末将愿领一支人马前往长安,定将吕布首级提来。”

  “子孝将军稍安勿躁,眼下我军大敌乃是河北袁绍,如今已无力远征吕布,对吕布当以安抚为上。”程昱摇头道。

  郭嘉摇头道:“只是安抚不行,吕布得南阳、河内之众,假以时日,必成大患,主公可以天子名义,拟一道诏书,加封西凉武将阎行为左冯翊太守,加封张辽为金城太守,令其自相攻伐。”

  曹操闻言点点头,看向关羽道:“此事就照此办,今日是为云长接风,其他事情,暂且放在一边。”

  与此同时,河内,怀县之外。

  “主公,末将等是奉高顺与魏延将军之命前来协助周仓将军迁徙人口,如今河内除怀县之外,其他县城人口皆已迁出河内,末将等特来与主公汇合。”陈兴向吕布插手道。

  “文长此战打的不错,尽歼曹军,此战,也该结束了。”吕布点头笑道:“进城。”

  “喏~”

  怀县城门虽然已经关上,但经过半个多月的袭扰,城中本就不多的守军也死的差不多了,世家豪族的家丁护院人数虽众,但对身经百战的吕布军来说,有和没有,差别不是太大,一行人集结人马,在吕布的指挥下,骑兵依旧在城外游弋,陈兴、何曼带来的步兵迅速将城门攻破,浩浩荡荡的朝着城内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