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兵围怀县

附身吕布 +A -A

  “周仓将军,你这是……”魏延看着周仓身后,浩浩荡荡的百姓,疑惑的问道。

  “两位将军来的正好!”说到这个,周仓面色不禁一苦,对着高顺和魏延大吐苦水儿:“主公给了我一千骑兵,让我将裹胁河内百姓前往京兆,可你们也知道,这河内十八个县呐,又不像南阳那会儿,有张绣帮忙,只靠这一千号人,什么时候才能弄完啊。”

  “主公呢?”高顺和魏延对视一眼,貌似吕布身边只有不到两千的骑兵,周仓就带来以前,也就是说,吕布身边,只有不到千人。

  “在围困怀县。”周仓说道。

  “怀县?河内郡治?不到千人?”魏延愕然的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向周仓,虽然之前也听过吕布带着五百铁骑,千里转战,一路上也曾攻城略地,但怀县怎么说也是一郡治所,凭着不到千人的兵力,怎么困?

  “是啊,将队伍分开,封锁四门,无论百姓士兵,都不准进出。”周仓点点头,理所当然的道。

  不是问这个好吗?

  魏延一脸黑线。

  高顺点点头道:“之前主公五百骑破城,用的也是这个法子,河内的兵马已经被钟繇抽调一空,怀县守备空虚,要封城不难。”

  “对了,这人是谁?”周仓指了指地上被绑起来,还在昏迷之中的钟繇,疑惑的问道。

  “周仓将军,这一次,你确立了大功了。”魏延有些郁闷的看了一眼钟繇,原本该是他的俘虏才对,谁知道半路上遇到了高顺,最终却被原本跟这件事毫无关系的周仓将钟繇给擒了,此刻也只能强笑道:“此人便是钟繇。”

  “就是这个混账!看我宰了他!”周仓闻言,眼睛一瞪,便要提刀将钟繇给结果了,幸好被魏延拦住。

  “周仓将军,此人暂时不能杀,还是等河内之事了了等主公发落吧。”魏延苦笑道。

  高顺看了看天色道:“时间不早,既然曹军已破,本将也不好继续留在这里,陈兴。”

  “末将在!”陈兴上前一步,朗声道。

  “我带亲卫回槐里,你带着其他人留下来协助周仓将军。”

  “末将领命。”

  “告辞。”高顺朝着魏延和周仓点了点头之后,径直过了北岸,带了亲卫朝着槐里而去。

  “何曼,你带人留下来协助周仓将军,这钟繇,本将军先带回去,送往长安。”看了一眼高顺离开的方向,魏延也向周仓告辞道。

  “将军放心。”

  有了陈兴和何曼的加入,周仓大喜过望,陈兴是吕布比较看中的将领,谋略兵法都不在话下,也能断事,何曼是正牌黄巾出身,这种裹胁百姓的事情,做的比谁都溜,当下三人一番商议之后,分头行事,周仓继续带着这批百姓搭建浮桥渡河,陈兴则与何曼分兵往其他城池去继续裹胁百姓,同时派人通报长安,让长安尽快做出规划,毕竟河内虽然不及南阳人口稠密,但也是富饶之地,算下来,也有三十多万人口,之前安置南阳百姓划下的城池就有些不够用了。

  与此同时,怀县,太守府,缪尚此刻已经急的团团乱转,烦躁的在大厅里来回走动,大厅之中,李尤表情淡然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偶尔抬眼看向缪尚的目光里,带着几分嘲讽,除了他之外,大厅里还有不少河内官员以及河内世家的人,此刻都在自己的席位上一言不发。

  “吕布究竟想干什么!?”终于,河内望族方家的族长方明无法忍受这份沉闷,看向缪尚道:“使君,你之前曾说假降吕布,将其引入城中射杀之,如今这算怎么回事?”

  缪尚闻言苦笑道:“此事我亦不知,那吕布蛮横无比,我们派出去的人,还未走出城门,便被城外那来去如风的骑兵射杀,吕布根本不欲与我们交涉,今日我已将城门大开,那吕布却仿若未见,只在城外徘徊。”

  “大人,末将愿意领兵出征,必将那吕布斩于马下!”河内守将杨定站起来,大声道:“末将这两日在城头观望,发现吕布麾下其实并无多少人马,若能将城内各家的家丁护院集合起来,足矣凑上两三千人,定能将吕布剿灭!”

  李尤抬头,看了杨定一眼,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其他人也是默不作声,没人响应杨定的话语,打仗又不是比人多,两三千临时拼凑起来的乌合之众,加上一个二愣子武将,跑出去跟吕布打,有病吧?

  缪尚看了杨定一眼,强压下心中的烦躁安慰道:“杨将军勇气可嘉,但……此事还是从长计议。”

  “大人……”杨定还要说什么,却已经被方家家主打断。

  “大人,家中还有些事情,某便告辞了。”说完,方家家主头也不回的带着自己的两名护卫离开。

  “缪大人,我等也先告辞了,若有用得上的地方,尽管开口。”有了方明带头,其他几位族长、家主也纷纷起身告辞,毕竟继续待在这里,也就是一群人在一起发呆,有什么用?

  看着一群人陆续散去,只剩下太守府的几名官员,缪尚苦涩的看向李尤:“先生,为今之计,该当如何?”

  李尤轻叹道:“为今之计,也只能等了。”

  “等?”缪尚不可思议的看向李尤。

  “不等如何?吕布不接招,难道大人有本事赶走吕布?”李尤目光看向缪尚,眼神中,毫不掩饰自己的轻视。

  缪尚只觉胸口一堵,自己要有这个本事,也不用想着通过诈降的方式来暗害吕布了。

  “但,要等到何时?”缪尚涩声道。

  “等到京兆之战有了结果,等到吕布达成他的目的。”李尤站起身来,摇头走向外面:“吕布不会无故跑来河内围困怀县,看其架势,也并非要城池,此举必有深意,我们无法战胜吕布,也没办法与其交流,眼下也只能紧闭城池,待吕布达到自己的目的离开之后,再做计较。”

  “难不成,就在这里等死吗?”缪尚终于忍不住,向着李尤的背影咆哮道。

  李尤回头,看了缪尚一眼,调头离开,声音远远地传来:“大人也可以如杨将军一般,聚集城内兵马,出城与吕布寻求决战,若运气好,趁其不备,或许能将吕布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