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悲剧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附身吕布 +A -A

  河水之畔,看着缓缓流淌的河水,空气中充斥着压抑的气氛,钟繇游目四顾,昨夜带着三千人马出营,到现在,却只剩下不足千人的残兵败将,拥挤在并不宽敞的河滩上,绝望的看着高顺的部队迈着稳健的步伐一步步靠近。

  钟繇知道,这并非对方好心,给自己准备的时间,而是想要把他们捻进河里。

  如今虽然已经到了春季,但西北之地依旧算不上暖和,在河里这么一泡,就算当场不被杀死,恐怕也挨不到河内。

  “噗通~”几名曹军承受不住高顺的军队带来的压迫感,噗通一声跳进河里。

  “唉~”钟繇轻轻地叹了口气,拔出宝剑架在脖子上。

  “大人,且慢!”一名军侯惊喜的拉住钟繇,指着河中的几名士卒道:“大人快看,河水并不算深,大人骑马,完全可以渡过河去。”

  顺着军侯的指示看过去,果然见几名士卒在河水中,往对岸走去,河水只漫过胸腹,若是骑马,能够很轻易的渡过去。

  “大人且快渡河,我们来挡住贼军!”军侯拉着钟繇道,河水虽然不深,但如果全军往过跑的话,恐怕对面的敌军就不会如此悠闲了,他们会第一时间冲上来,将河水中的曹军击杀,那样的话,恐怕连钟繇也没办法过河了。

  “也罢!”钟繇犹豫了一下,狠狠地点点头,事已至此,也只能如此了,深深地看了一眼高顺的帅旗,钟繇心中暗暗发誓,他日定要率军回来,一雪今日之耻!

  在军侯以及一众亲兵的催促下,钟繇终于一狠心,策马冲入河中,河水果然不深,心中不由一喜,连忙催促座下战马快速前进。

  “兄弟们,死战!”曹军军侯举起手中的长枪,愤怒的咆哮一声,厉声喝道。

  “杀~杀~杀~”曹军自知必死,此刻反而激发起了无穷斗志,嚎叫着舞动着手中的兵器,对着越来越近的高顺军发出挑衅。

  远处,看着曹军突困兽犹斗,高顺皱了皱眉,下令道:“弓箭手,放箭!”

  “嗡~”

  伴随着高顺一声令下,后阵的一千弓箭手冷漠的张弓、搭箭、拉满弦然后松手,一千枚羽箭在空中迅速汇聚成一片密集的乌云,在空中划过一道道弧线,带着锐利的啸声,如同无穷无尽的雨点一般铺天盖地的落下来,在并不宽敞的河滩上,奏起一支绝望的死亡乐章。

  河中,已经快要抵达对岸的钟繇扭头看去,却看到成片的曹军在毫无遮掩的情况下,被贼军的箭簇无情射杀,心中在滴血,这五千曹军几乎是调集了长安乃至洛阳这一代全部的兵力,曹操如今正在积极筹备与袁绍之间的决战,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将无法再向三辅之地调动一兵一卒,这五千将士,便是三辅之地的最后屏障,如今这个屏障没了,岂不是代表着今后不止三辅,连司隶一带,也彻底暴露在吕布的铁蹄之下!?

  直到此刻,钟繇才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小瞧了吕布,转战千里只为了一个落魄的关中,若是早些年或者迟些年,吕布绝不会有今日的局势,只能说,吕布选择在长安扎根的这个时间点实在太好了,正好卡在袁术与曹操决战的这个关键点,北方两大巨头,无论是袁绍还是曹操这个时候都没办法顾忌吕布。

  如果吕布之前选择在南阳或者汝南之类的地方重立根基,那也不过是另一个刘备,之前刘备几乎占据了大半个汝南还有徐州数郡之地,却被曹操在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撵的东奔西走,关羽被困下邳,刘备却已经没了踪影,虽然南阳被吕布搬空,却也间接地为曹操去掉了张绣这个隐患。

  虽然如今吕布也算个威胁,但事实上,却有着洛阳和河内这两个缓冲带,钟繇相信,无论袁绍还是曹操,这个时候都不会去理会吕布,待双方决出北方霸主之时,再想收拾吕布,怕就难了。

  河滩上,随着高顺大军的步步紧逼,能够站立的身影越来越少,就在高顺准备一鼓作气,全歼这伙曹军余孽之时,远处的官道上,一阵尘土飞扬,又是一支兵马朝着这边赶来。

  “是魏延。”陈兴扭头看了看,见是自家的旗号,笑着对高顺道。

  高顺点点头,正要下令做最后的冲锋,迎面的队伍中,一员武将飞马而来,远远地,便听到魏延高声喊道:“高将军,手下留情!”

  “嗯?”高顺挥了挥手,让部下暂缓进攻,扭头看向飞奔而来的魏延,皱眉道:“魏将军,何故为曹军说情?”

  “将军!”魏延咽了口唾沫,看着河滩上零星的几十个曹军,苦笑道:“贼首钟繇,乃是颍川大族族长,若能将此人擒获,或许对主公大业有所帮助也说不定,最不济,也能与曹操谈判。”

  “哦?”高顺闻言目光一亮,之前就觉得人群中那名文士气度不凡,不想竟有这般来头,当下极目看去,正看到钟繇在几名士兵的簇拥下,竟然已经快要到了对岸,高顺和魏延面色都不禁一变,高顺厉声道:“迅速解决战斗!”

  “杀!”曹军的军侯看着扑上来的敌军,绝望的发出一声咆哮,身体却在瞬间,被好几杆长矛洞穿,脸上兀自带着狰狞的神色,将手中的长枪灌入一名敌军的体内,才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对岸,钟繇已经上了岸,只是战马却陷在了河里无法出来。

  “嘎吱~”陈兴脸上露出一抹冷色,猛地张弓搭箭,欲要将钟繇一箭射杀,既然不能俘虏,也不能让他回去继续帮着曹操来攻打。

  “住手!”一只手突然伸出,搭在箭杆上面。

  “将军?”陈兴不解的看向高顺。

  高顺没有说话,手搭凉棚向着对岸看去,陈兴疑惑的顺着高顺看去的方向望过去,却见对岸远处,不知何时,出现大量密集的人群,看样子,像是难民,但在难民之中,却有不少骑士来回走动,像是在驱赶难民前进。

  “是周仓!”魏延眼尖,一眼便看到在队伍中四平八稳的扛着大刀向这边走来的周仓。

  “周仓,生擒此人!”高顺厉声喝道,那边陈兴却已经直接策马冲进河里,朝着对岸追去。

  另一边,钟繇终于渡过河水,正松了口气,突然听到河对面有人大喊,连忙站起来,正看到迎面冲过来一支骑兵,看装备和旗号,分明就是吕布的部队。

  吕布的部队,为什么会在这里?

  一瞬间,钟繇只觉头脑一阵眩晕,一股难言的郁闷之气涌上来,在周围几名亲卫的惊呼声中,大叫一声,一口鲜血喷出,直接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