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落幕之战(续)

附身吕布 +A -A

  霸陵,魏延大营,当钟繇看到魏延大营的时候,就察觉到不对。

  静,太静了,更像一座空营。

  也是魏延大意,为了避免被看破,整个军营中,只有寥寥几个火把在闪烁着微弱的光亮,反而让钟繇一眼看出了破绽。

  “大人?”随行武将也发觉有些不对,扭头看向钟繇。

  钟繇借着微弱的光线,看着辕门上那半天动都没动一下的‘士兵’,以目光示意武将。

  武将会意,摘弓搭箭,箭簇破空,一箭没入那‘士兵’体内,那‘士兵’竟然连半点反应也无。

  “可恶!魏延小儿,竟敢欺我,那李苞何在?给我斩了!”钟繇面色一变,此时哪还不知道中了魏延的诈降之计,当下面色一变,厉声道。

  武将连忙派人去找,不一会儿,一名小校赶过来,低声道:“大人,那李苞杀了我们两名士卒,逃跑了。”

  “混账!传我军令,后队改前队,撤军!小心戒备,恐有伏兵。”钟繇恼怒的暗骂一声,连忙带指挥部队撤军,那魏延既然留了一座空营给自己,便肯定有后手。

  果然,大队刚刚开始撤退,空营两边突然响起一声锣响,两支人马从空营两侧杀出,朝着这边掩杀而来。

  “大人,您先走,我来断后!”眼看着身后大军汹涌而来,部队开始混乱,钟繇虽然厉害,但终究不是武将,行军打仗并不在行,随着何曼带着伏兵杀出,部队顿时出现混乱,随行武将当即让钟繇带军先撤,自己留下断后。

  “将军小心。”钟繇沉重的点点头,这个时候,也顾不得什么客套,连忙带了兵马,朝着新丰的方向杀去。

  “大将何曼在此,贼人还不授首!”何曼看到竟然有人断后,顿时大怒,飞奔着冲上来,嘴里话音还没有说完,手中的铜棍已经抡了起来。

  何仪何曼兄弟的本事不大,但却有一把力气,后来雄阔海投了吕布,两人见雄阔海武艺高强,而且使得也是一根熟铜棍,没少跟雄阔海套交情,武艺在雄阔海的指点下也是突飞猛进,如今一棍子抡出来,一大片曹军被砸的飞起来,凶悍的气势,直接将断后曹军的士气压下去。

  “丑鬼,看枪!”武将怒喝一声,不甘示弱的冲上来,手中钢枪一转,疾刺何曼。

  “嘿!”何曼闪身躲开,手中的铜棍直接往上一扔,武将发出一声惨叫,直接被何曼一棍子从马上砸下来,上前一步,一脚踩住武将的胸膛,反手夺过对方手中的长枪,调转枪头一枪刺进武将的胸膛之中。

  一把捡起熟铜棍,眼看着钟繇的军队已经逃远,气不打一处来,怒吼一声,状若疯虎,直接杀入了人群中,铜棍在人群中一次次甩开,沿途曹军将士没人能够接得住他一棍,只是片刻间,便杀到了曹军后方。

  武将一死,本就让断后的曹军心生慌乱,此刻再见何曼在阵中横冲直撞,顿时再无战心,不知是谁,第一个扔掉兵器,撒腿便跑,剩下的曹军见状也一个个慌乱逃跑,实在逃不了的,便跪在地上将兵器高举过顶,做出投降状。

  何曼将曹军溃败,地上跪了一地的降兵,留下两屯人马接手降军之后,便带着大部队顺着钟繇逃走的方向杀奔而去。

  却说钟繇虽然看破了魏延的诈降,但却为时已晚,留下断后的部队之后,便一路奔向新丰,行至半路,钟繇心中突然闪过一丝寒意,心中一动,连忙喝止行军。

  “大人,何故停止行军,敌军快要赶上来了。”一名军侯上前,焦急的看着钟繇道。

  “我记得,之前伏兵打出的旗号并非魏延旗号可对?”钟繇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看向这名军侯,沉声问道。

  “乃是何字。”军侯闻言,想了想道。

  “魏延既然不在此处……”钟繇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我们不能回新丰。”

  “这却是为何?”军侯不解道。

  “新丰大营乃至县城,恐怕已被魏延所破,我们此时赶去,恐怕会与魏延撞个正着。”钟繇苦涩道,没想到自己堂堂名士,竟然会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武将牵着鼻子走。

  “那该如何是好?”军侯闻言,不禁面色大变,焦急道。

  “为今之计,新丰已不可久留,恐怕槐里那边的战报也是虚的,西凉军或已经大败,我们绕过新丰回河内。”钟繇看向西方,虽然听起来匪夷所思,但也只有这样才足矣说明之前还摇摆不定的魏延为何突然如此果决,心中突然升起一股浓浓的挫败感,本以为此次请来了西凉大军,再加上曹军从旁牵制,必能大破吕布,让吕布成为自己的踏脚石,谁能想到,到头来自己连吕布的面都没有见到,便被吕布麾下一员将领杀的丢盔弃甲,进退失据。

  “喏!”军侯以及大多将官此刻也没了主意,只能听信钟繇之言,一行人马当下变道,朝着西方而去。

  夜色浓重,何曼带着人马无法察觉到钟繇他们留下的痕迹,一直朝着新丰追去,直到在路上碰到魏延。

  “何曼?尔等为何会在这里?钟繇呢?”魏延看着何曼,皱眉问道。

  “回将军,那钟繇似乎看破了将军的计策,在营外盘桓一阵之后,突然撤军,末将一路追赶而来,却并未遇到。”何曼一脸茫然到。

  魏延眉头一蹙,随即面色微变道:“不好,定是钟繇没见到本将军,猜测到本将军可能趁虚攻打新丰,是以直接放弃新丰,回往河内了!”

  “那该如何是好?”何曼皱眉道。

  “追!”魏延冷哼一声,虽然钟繇身边的军队已经不剩多少,但若能擒下钟繇,那才是最大的功勋,他怎肯放弃,当下两人合兵一处,转道朝着河内方向而去。

  钟繇绕开新丰之后,便带着将士连夜赶路,直到黎明时分,钟繇在一群甲士的护卫下来到一条小河之畔,见后方并无追兵之后,方才微微松了口气,一行溃军连同钟繇在内,连夜赶路,早已人困马乏,此时见暂时甩掉了追兵,当下命众人休息一阵之后,再继续赶路。

  “大人,前方出现一支人马,看旗号,是高顺的部队!”正在河边饮水,一名斥候突然飞奔而回,苦涩的对钟繇道。

  “什么!?”钟繇闻言,脸上露出绝望之色,目光看向已经出现在视野之中的部队,锵然拔出宝剑,厉声道:“背水列阵!”

  远处,高顺也自然发现了这支溃军。

  “将军,是曹军!”陈兴打马而来,兴奋道。

  “哦?”高顺目光看向不远处背水列阵的曹军,隔着老远,便看到一名气度不凡的中年文士在人群中显得极为醒目,虽然不知道是何人,但看曹军将其护在中间,想来身份不凡,冷笑一声,挥手道:“进攻!”

  “杀!”无需高顺多做指挥,身后的军队迅速形成攻击姿态,迈着沉重的步伐,朝着曹军不急不缓的压过去。

  高顺麾下将士,可都是刚刚经历过一场惨烈厮杀的精锐士卒,随着高顺一声令下,一股浓浓的压迫力伴随着那缓慢而坚定的步伐,迅速的蔓延开来,压向钟繇。

  顿时,钟繇的面色变了,周围疲惫不堪的曹军面色也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