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落幕之战(只能加更一章,感谢大家的支持)

附身吕布 +A -A

  新丰城外,曹彭率军离去不久,一支五百多人的部队出现在城下,何仪拍马而出,手中钢叉指向城头道:“城上的人听着,我乃温侯帐下大将何仪,今日特奉温侯之命,前来夺城,我家主公念上天有好生之德,若肯开门投降,便既往不咎!”

  “将军。”何仪正在城门外耀武扬威之时,一名亲兵上前,尴尬的拉了拉何仪的衣襟,指了指前方道:“城门已经开了。”

  “呃~”何仪看着黑洞洞的城门,摸了摸脑门儿,点头道:“兄弟们,进城!”

  城楼上,张既一脸黑线的看着毫无警觉就带着人进城的何仪,刚刚走了一个蠢货,现在又进来一个二愣子,换个脑袋正常点的将领,多少会犹豫一下,想想是否会有诈吧,之前张既让人将城门大开,也是希望若是吕布军真的杀来,就以空城计诈他一诈,谁想来了个二愣子,看到城门大开,竟然毫不犹豫的冲进来。

  这感觉,就像演戏给瞎子看,让张既有种撞墙的冲动。

  “你就是张既?”很快,在城中守军的主动带领下,何仪见到了张既。

  “正是。”张既负手而立,傲然道,虽是寒门出身,但他却接受过正统教育,骨子里自有几分傲气。

  “将这个蛇鼠两端之人给我拿下!”冷哼一声,两名甲士凶狠的扑上来,不顾张既的反抗,找来一条绳子,将张既五花大绑起来。

  “我要见吕布!我要见魏延!”张既觉得自己没办法跟这个二愣子沟通,只能期望能来个明白事理的人。

  “主公说过,遇到你这种文人,一句话都不能搭理,先绑起来再说,哦,对了,把他的嘴给我堵上!”何仪嘿笑道:“你们这些文人,一个个一肚子坏水儿,可不能着了你们的道儿。”

  一名甲士不知从哪莫来一块东西,直接塞进张既的嘴里,那刺鼻咸腥的味道,让张既双眼一翻,差点被熏得晕过去。

  “其他人,我家主公说了,不准迫害百姓,都给我把你们的人管好了,谁敢迫害百姓,老子连你们一起收拾!”何仪一瞪眼,看向手下一帮军侯、屯长,大声道。

  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别说现在是张既在这儿,就算是郭嘉之流,落在这么个荤人手里,那满腹韬略也只能扔进沟渠里,吕布军中有一套破城之后的方案,军中所有武将都有学过,何仪此刻虽然没什么大本事,但既然已经拿下了城池,剩下的就是死板硬套,先夺了兵权,然后将守军打散,混编进自己军中,关紧城门,同时拿了一份陈宫量产出来的安民告示贴出去,虽然有些死板,但这种东西,是放诸四海通用的东西,倒也不会出什么岔子,新丰守军也在这一板一眼的执行中,忐忑不安的心情也渐渐地放下来。

  张既眼见事已至此,也只能无奈的闭上眼睛,这新丰城是彻底易主了,与之相比,他倒是更好奇眼前这莽汉这么一个荤人是怎么能够有条不紊的将这些事情做下去的。

  与此同时,曹军大营,击破曹军大营之后,魏延并未停留,带着人马退出曹军大营,也在此时,得到斥候来报,曹彭率着人马来援。

  “大事定矣!”魏延闻言,不禁大喜,虽然钟繇那边还没得到消息,但曹彭出城来战,也代表着新丰空虚,自己之前已经命令何仪率人前去新丰埋伏,若新丰出兵,则不需理会,放过这些兵马,直接攻占新丰。

  新丰县若放在平日,原本不是什么重要之地,但如今,却是曹军立足京兆的根基,新丰一失,等于断去了钟繇立足京兆的根,钟繇就算此次机警没有中伏,但在京兆,也已经没了立足之地。

  “贼将休走,留下命来!”一声粗犷的怒吼声中,曹彭已经带着人马冲了过来,看到魏延,顿时红了眼,咆哮一声,便一马当先的杀了过来。

  “哼!大言不惭!放箭!”魏延冷哼一声,当日曹彭率领一千骑兵,都能被他以同等数量的步兵杀的两败俱伤,如今曹彭带着一群步兵杀过来,自己这边甚至占着人数优势,哪会被他吓到,一声令下,密集的箭簇在夜空中带着死亡的气息铺天盖地的落下来,曹彭身后的曹军成片栽倒。

  “杀!”此刻曹彭也有些后悔,但已经没了退路,停下来更是找死,当下不退反进,带着一股同归于尽的气势杀向魏延,一箭之地的距离,根本来不及释放第二波箭雨,曹彭已经杀了过来。

  “将士们,建功立业,就在今日,随我杀!”魏延冷哼一声,手中的青铜大刀一横,架住曹彭的大刀,怒喝一声,身后的军队已经咆哮着杀向曹军,曹军本就被一轮箭雨射杀了不少,此时更是在人数相差巨大的情况下,与魏延的部队正面冲突,曹彭原本如虹的气势此刻也被魏延挡下,士气一挫,紧跟着便被汹涌而至的魏延的人马给杀的全线溃败,只剩下曹彭带着几十个亲兵还在苦苦支撑。

  “武艺不错,现在投降,还来得及!”魏延与曹彭相持十几合,眼看着大局已定,自然不愿再与曹彭拼命,一刀将曹彭的战刀劈开,大声道。

  “哈哈,只有战死的曹彭,却无投降的曹彭。”大笑声中,手中的战刀却愈加狠辣。

  “那便送你一程!”魏延冷哼一声,曹彭虽然攻势更猛,但魏延却已经发现,对方的节奏已经被打乱了,当下再次奋起武勇,与曹彭战在一起。

  周围的亲兵越来越少,曹彭打的也越来越急,魏延却是依旧沉稳的应付着曹彭越来越猛烈的攻击,三十合之后,随着最后一名亲卫发出一声绝望的惨叫,淹没在人潮之中,曹彭的气势突然一泄。

  “死吧!”魏延眼中闪过一缕寒芒,刀势突然一改之前的稳健,疾风般辟出三刀,一刀比一刀力大,终于在最后一刀将曹彭的战刀震飞,在曹彭绝望的怒吼声中,手起刀落,一刀将曹彭的人头斩下。

  “将军威武!”周围的将士发出一声声欢呼,魏延却轻轻的松了口气,这一仗打的可并不容易。

  看着曹彭的无头尸体,魏延叹了口气,以青铜战刀指向曹彭道:“此人也算一位忠义之士,将其尸体厚葬,其他敌我双方将士的尸体,就地焚烧。”

  “喏!”身旁的军侯答应一声,派人前去清理战场,魏延则带着大队人马,往霸陵的方向而去,如今,也只剩下钟繇这一支人马还未解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