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蠢货

附身吕布 +A -A

  夜黑风高,无边的黑暗将大地吞噬,火把的光线在夜风中变得忽明忽暗,前方的军营中,依稀可以看到来回巡逻的士兵举着火把,不时警惕的将一支快要燃尽的火把扔到辕门下,瞬间将辕门下照的透亮。

  挥了挥手,二十名身手矫健的士卒背着钩爪,迅速的避开营寨前的陷阱、鹿角,悄无声息的摸到辕门之下。

  “噗噗~”两枚钩爪挂在辕门的栏杆上,守卫辕门的两名曹军闻声本能的转头,夜空中,两道寒芒闪过,两枚箭簇精准的射穿了两人的咽喉。

  两名将士出现在辕门之上,接过两人的兵器,将尸体丢了下去,其他人借着两人的掩护,神不知鬼不觉的自辕门摸进了军营,悄无声息的将附近值夜的曹军替换,辕门上的一名士卒举起火把,对着夜空中晃动了三次。

  “上!”魏延挥了挥手,让人清除掉军营前的巨鹿、陷阱,辕门此刻也在魏延的示意下缓缓打开。

  “你们干什么!?”辕门被打开,终于引起了巡夜曹军的警觉,一名什长的怒吼声中,身后的士兵已经吹起了号角。

  “兄弟们,随我杀!”魏延举起了手中的铜长刀,咆哮一声,一马当先,冲进了军营,刀光霍霍,刚刚冲上来的一队曹军被魏延一口大刀杀的七零八落。

  “杀~”

  震天的喊杀声惊醒了沉睡的曹军,然而此时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魏延将人马分成五队,点了手下四名武力不错的校尉各领一队,自己带着一队,眼看着哪里的曹军有集结的趋势,便带着人上去一通冲杀。

  曹军本就被钟繇带走了大半,此刻营中只有千人留守,人数本就不多,又无法聚集起来狙击,不到一炷香的功夫,便被突如其来的攻击杀的溃不成军,几名留守武将想要阻拦,都被魏延一一斩杀。

  新丰城,曹彭睡得正香,突然被人猛烈的摇晃起来:“将军,大事不好!”

  “什么事!慌慌张张,成何体统?”曹彭睡眼惺忪的大骂道。

  “钟繇大人军营突然起了火光,您快去看看吧。”手下将士连忙急声道。

  “什么!?”曹彭闻言,一骨碌从床榻上蹦起来,厉声道:“披甲!”

  手忙脚乱的穿戴好战甲,带上兵器,曹彭提了战刀,便带着人慌慌张张的跑到城墙上,新丰县令张既此刻已经在城墙上焦急的观望,曹彭上来,朝着钟繇军营的方向看去,却见军营中火光冲天,面色不由大变。

  “快,集结人马,牵我马来!”曹彭二话不说,立刻掉头就往城下走去。

  “曹彭将军,何处去!?”张既见状,连忙拦住道。

  “当然是救元常先生!”曹彭冷哼一声,想都不想的道。

  “将军不可!”张既连忙劝阻道:“军营已经失陷,将军若此时出城,新丰空虚,若敌人早有谋划,恐怕将军一走,新丰县空虚,若贼兵早有预谋,恐怕新丰县也会失陷。”

  “关我屁事!”曹彭豁然回头,将手中战刀举起,冰冷的刀锋,几乎要碰到张既的鼻子,脸上带着一抹狰狞凶狠的气息,森然道:“张德容,你给我听好了,就是十座新丰县,也比不上元常先生的一根手指头!若元常先生有什么三长两短的,就算把你这新丰县里所有人的狗命都填进去,也赔不起。”

  张既闻言面色顿时一变,周围一群原本就是新丰县人的将校士兵的面色也变得难看起来,张既更是颤抖着指着曹彭,一时间被曹彭一句话顶的说不出话来。

  不错,钟繇无论家事背景还是本身能力,说到重要性,别说一个县,就算一个郡也能换,但账如果真的能这么算的话,那也不用打仗了,想要哪个人才,直接拿土地去换就得了,最重要的是,眼下的情势并不乐观,曹彭是个荤人,平日里有钟繇在,还能压着,现在曹军军营起火,钟繇生死不知,曹彭心急之下,眼见张既跑来阻止自己救援,口没遮拦之下,什么话都敢往出蹦,而且还不负责,说完直接带着城中的曹军叫开城门往军营的方向冲去。

  看着曹彭离开的方向,张既面色难看,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他身边的人面色更难看,张既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周围的新丰将士身上散发出来的怒火。

  “当啷~”

  一名守军直接将手中的兵器扔到地上。

  “你干什么!?”县尉仿佛找到了宣泄怒火的出口,瞪向那名守军道。

  “嘿,曹军的命是命,我们新丰这几万百姓的命就不是命啦?”那名守军闻言也不惧,冷笑着看向县尉道:“将军,老子不干了,谁爱来谁来。”

  “诸位,吕布乃乱臣贼子,豺狼心性,我等如今据守城池,非是为了曹军,而是为我们新丰县这数万百姓在战斗,若吕布破城,全城上下,必鸡犬不留!”张既连忙大声道。

  “张大人,我敬你是个好官,我们这些升斗小民不懂什么大事,但有些东西,我们分得清,我听过曹操屠城,却没听过温侯屠城,这些话也只是你说的,人家温侯的人可没这么说。”那士兵说完,冷笑一声扭头就走。

  “你给我站住!”县尉大急,眸子里闪过一抹森然的杀机。

  “当啷~”“当啷~”

  又是几名士兵扔掉了手中的兵器,随着有人带头,越来越多的县兵扔掉了兵器,默默的离开,有些心眼活泛的士兵却将不怀好意的目光看向张既和县尉。

  张既在新丰治理多年,的确政绩斐然,但那又如何?在这乱世,尤其是这种几经战乱的地方,拳头大才是硬道理,现在曹军的情况明显不妙,墙倒众人推,若能抓了张既这个已经是曹营的县令,也是大功一件。

  “大人,这……”眼见场面失控,县尉面色也变了,这里的士兵,大都是本地人,一个两个杀之立威还行,但若多了,他真敢动手,城里的百姓都能将他给淹了。

  “蠢货!”看了眼已经带着部队浩浩荡荡离开的曹彭,张既终于无法压制胸中那股郁闷之气,闷哼一声,丢掉了手中的兵器:“打开城门,曹军也好,吕布也好,谁来了这新丰就归谁。”

  虽然内心里,并不认为吕布是个好的归宿,但形势比人强,这个时候他若坚持继续支持曹操,恐怕这里的将士会第一时间把他给绑了甚至直接弄死,这绝不是张既希望的结果。

  “是!”县尉闻言如释重负,轻轻地松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