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败马超(求三江票)

附身吕布 +A -A

  “吕布,西凉马超在此,可敢与我一战!”激荡的声音,清亮有力,甚至压过了战场之上纷杂的各种声音。

  “停!”吕布一挥手,不到两千的骑兵队伍迅速停下,在吕布身后,形成一个不太规则的锥形阵,随时准备再度发动攻击。

  “嘿!”周仓扛着大刀,瞥了一眼马超的样子,不屑道:“杀鸡焉用牛刀,主公,我去将这小白脸的脑袋摘下来。”

  “你打不过他。”吕布将方天画戟斜斜的搭在地上,到了他这个层次,隐隐间,就算不知道对手是谁,也能通过气机,感应到对方的强弱,马超虽然年纪不大,但显然是那种气机强大的强者,周仓虽然有些武勇,但在这种级别的强者面前,撑不过十合。

  周仓闻言,有些不服,但吕布已经策马而出,赤兔马踩着碎步,闲庭信步一般来到距离马超不足十丈远的地方。

  “你便是马超?”吕布看着眼前的少年,俊朗中透着一股彪悍之气,桀骜不驯的眸子里,闪烁着如狼一般的眸光,充满了野性和张扬,不禁满意的点点头道:“不错,是一员虎将,可愿为我效力?”

  “先打赢我再说!”马超冷哼一声,双腿一夹马腹,毫不犹豫的朝着吕布冲上来,他座下战马虽不及赤兔马出名,却也是一匹纯正的汗血宝马,而且是汗血宝马之中的上品,不比吕布的赤兔马差多少,此刻全力催动,十丈远的距离在两匹绝世宝马面前,只是刹那间便已经划过。

  “铛~”

  两把兵器在空气中毫无征兆的碰撞,巨大的反震力让交战双方都不觉一震,力量上,两人不相伯仲。

  “不错,若能接三招不死,今日,便放你离开!”吕布目光一亮,朗声笑道。

  “哼,大言不惭!”一记硬碰,只是试探,也让两人对对方的力量大概有了了解,力量上的相持让马超多了几分信心,吕布也并非传说中那般厉害。

  “是吗?”吕布冷笑一声,方天画戟却已经带着森冷的寒意席卷而来,一蓬戟云忽现,隐隐中,竟带着猛兽咆哮一般。

  马超连忙举枪格挡。

  “锵~”

  一声脆响,却见戟云与枪杆一触即分,马超脸上闪过一抹茫然,吕布这一戟仿佛混不受力一般,让原本聚力抵抗的马超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一瞬间的落差,让马超心中闪过一阵茫然。

  “第二招!”耳畔响起吕布的声音,却见吕布的方天画戟虽然被磕飞,但仿佛借着马超的力气在空中划过一道诡异的弧度,当戟锋落到一个奇异的角度后,再次折返回来,这一次似乎更快,也更急,马超不及多想,连忙将手中的枪一斜,再次架住吕布的方天画戟。

  又是那种讨厌的感觉,马超发现,吕布的攻击不但不受力,而且还借走了自己的力道,这一次,更是有种牵引力,若非他马术精湛,甚至可能被这股牵引力从马背上给扯下来。

  根本没有太多思考的时间,因为吕布的第三戟到了,自上次再次与关张一战,借着那一战,不但让吕布的戟法突破到前身巅峰境界,甚至有了新的突破,这种奇异的发力或者说借力方式,便是吕布自己参研出来的招式,借助兵器碰撞传递来的力量通过特殊的手法将力量封锁住,最后同时爆发出去,吕布将之命名为――叠浪!

  “吼~”胸中那股郁闷之气爆发出来,马超怒吼一声,崔动全力迎向吕布的方天画戟。

  “锵~”这一次,吕布的方天画戟很慢,马超可以清楚地看到方天画戟的轨迹,却又很快,空气中,甚至产生一道道残影,马超拼尽全力,却也只是勉强迎上,伴随着一声惊天巨响声,马超只觉脑海中一阵嗡鸣,整个身体被那一重猛似一重的力量震的从马背上飞起来。

  “噗~”

  落地的瞬间,一口鲜血终究没能忍住喷出来,抬头看向吕布,眼中没有胆怯,只有一股浓浓的灼热。

  太年轻了!

  吕布心中一叹,眼下的马超与孙策基本在一个档次,若是自己未突破之前,或许也能在自己手下撑上二三十合,但如今,在自己全力之下,能撑过一次重浪,已算难得,眼下的马超,还远未达到与张飞大战数百合不分胜负的境界。

  “少将军!”掠阵的庞德眼见马超落马,大惊之下,不顾一切的冲向吕布,手中的象鼻刀带着一股奇异的回旋之力斩向吕布。

  “咦?”

  吕布眼中闪过一抹讶色,此人武功也颇为不俗呢!

  手中方天画戟却是不慢,在庞德冲到近前的瞬间,接连刺出九戟。

  “叮叮叮叮~”

  庞德只觉手中的象鼻刀连颤,紧跟着在两马错身而过的瞬间,吕布突然收回方天画戟,不再理他,直到冲出十余步,才停下了战马,庞德怔怔的看着手中只剩下一截刀杆的象鼻刀,心中一阵发冷。

  “放眼天下,能接我三合不死者,不出十人。”吕布居高临下,俯视着马超,脸上带着一股理所当然的自信,如今的吕布,已然不再是昔日刚刚降临在这个世界的吕布,沙场磨练,梦境战场的不断锻炼,关羽、张飞的催化再加上不断被强化的精神,毫不夸张的说,如今的吕布,已经超越前身最巅峰的时期,不但身体素质恢复巅峰,武艺更加老辣,当年虎牢关下能够与吕布过上几招的人,如今若再重新来打,还真的未必能活过三招。

  “哼!”马超面色发黑,若是此前,有人说天下间,有人能够强大到自己连对方三招都接不下,马超绝对不信,但现在,残酷的事实摆在眼前,却由不得他不信。

  “想来你如今是不会降我了。”吕布看着马超笑道。

  “自然。”马超冷哼一声,傲然看向吕布,武功输了,他不想连骨气都被此人轻视,朗声道:“要杀便杀,马超绝不投降!”

  “有骨气。”吕布点点头:“带着你的人,走吧。”

  “你要放我离开?”马超不可思议的看向吕布。

  “本将军说话,一言九鼎,既然能挡我三合不死,本将军自然会履行诺言。”吕布将方天画戟挂回马背上,看着马超笑道:“而且,你的本事还没达到极限,现在就死,有些可惜了,希望下次再见,你能多挡几招。”

  “好!”马超站起身来,看着吕布,眼中闪烁着灼热的目光,插手一礼道:“多谢将军不杀之恩,他日,若你落在我手中,我必放你一次,以报今日之恩情!”

  “大言不惭!”周仓带着人走上来,不屑的瞥了马超一眼道。

  “你……”马超面色瞬间涨的通红,恨恨的等着周仓。

  “走吧,去河内!”吕布制止了两人无意义的争吵,一挥手,在马超和庞德复杂的目光中,径直带着大军往东而去。

  “少将军!”庞德恢复了几分精神,看着目光瞪着吕布离开的方向怔怔出神的马超,有些担忧的道。

  “我没事。”马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那股挫败感,扭头看向庞德笑道:“我们还年轻,总有一天,我会超越他!”

  “一定可以的!”庞德狠狠地点了点头,两人相视一眼,同时笑出声来,接着开始收编侯选的兵马,同时也找到被遗弃的粮草,继续向西凉方向而去,此次虽说从未遭逢败仗的马超接连吃了两次败仗,但对马家军来说,不但没有损失,反而随着收编了韩遂的溃军,兵力增加了不少,算起来也是一大收获了,只是马超并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在别人的算计之中,待回了西凉之后,才是真正混乱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