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马超的挑战(求三江票)

附身吕布 +A -A

  “少将军,既然�县粮仓已经被烧毁,我们为何还要回�县?敌军既然火烧粮仓,恐有伏兵!”

  烟尘滚滚,通往�县的官道上,庞德策马赶上马超,沉声道。

  “我知道,但�县必须去,这里不但离西凉最近,而且侯选也很可能会走这里,他那里肯定有多余的粮草!”马超目光中,闪烁着一抹幽冷的光焰,这次西凉军大举来攻,四万大军齐出,竟然没能攻破一座小小的槐里城,不但如此,更是让敌人绕道敌后,断了粮草,当那些从�县溃逃回来的西凉军将消息告诉马超的时候,马超就知道这一仗自己输了,输的很憋屈,也很莫名其妙,那吕布究竟是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后方的?

  一定是侯选!

  想到侯选,马超就是一阵牙痒,眼看着槐里城守军已经快要支撑不住,昨日竟然从武功县来了一支援军,人数不多,只有千人,但对守军来说,却是一剂强心剂,让马超三天三夜不分昼夜,不惜损兵折将的损耗付之一炬,此刻的马超,真有种想要掐死侯选的冲动。

  “那侯选若是不给该当如何?”庞德犹豫了一下,侯选为了不受制于马超,虽然交出了部分粮草,但自己手中肯定剩下不少,当时马超也只是要他表态,并未在此事上较真。

  “杀!”马超眼中,闪过一抹幽冷的光芒,毫不掩饰自己对侯选的杀意,若非这个混账,就算�县粮草被烧,自己此刻也已经站在槐里城中,享受着胜利的果实,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如同丧家之犬一般连接济三军的粮草都拿不出来。

  庞德闻言不再多言,这个时候,首要的是保住这些生力军,否则若丢了这些军队,西凉局势将出现不可测的变幻。

  一行兵马正自前行间,前方突然乱哄哄的出现一支乱兵。

  “停!”马超一挥手,迅速的控制住自己的战马,皱眉看向前方混乱的士兵,从对方凌乱的旗帜以及衣甲上看,当是西凉军无异。

  “令明,你说的不错,确实有伏兵,侯选这废物,跑路倒是很快。”嘴角闪过一抹嘲讽的笑意,马超扭头,看向庞德。

  “少将军,看样子,应该还有追兵!”庞德表情凝重的看着这些西凉战士脸上恐惧的神色。

  “备战,告诉前面那些废物,给我滚到两边儿去,否则,本将军便将侯选也一起干掉。”马超冷哼一声,一挥手,身后不足一万的战士迅速摆出攻击姿态。

  庞德策马而出,通知前方的溃兵绕过马超的军队,在后方列阵,同时带回来一名侯选军的将领。

  “鲁雄见过神威天将军!”这名将领是一名羌人武将,虽是韩遂部下,但马家父子在羌人之中声望颇高,尤其是马超,幼年便提刀杀人,十几岁时已经纵横疆场,到如今,在羌人之中的声望,隐隐间已经有盖过其父马腾之势。

  “侯选呢?”听到这名羌将的称呼,马超面色缓和了一些,淡淡的询问道。

  “候选将军已经战死了。”羌将脸上倒没什么悲痛之色,毕竟侯选这种不作为的做法,虽然有着他的理由,但在看重勇武的羌人中,是属于懦弱的表现,自然得不到羌人将领的敬重。

  “究竟怎么回事?”马超眉头一皱,沉声问道。

  侯选其实是比马超早一步离开,倒不是说早一步得到�县粮仓被烧的消息,从早上得知武功的人竟然在他眼皮子地下送出一支援军并成功进入槐里,侯选就知道事情要遭,生怕马超找他算账,当下也不再围困武功,拔营起寨,趁着马超还没来兴师问罪,便带着人马匆匆赶向�县。

  而且在这里,侯选还生了个坏心眼儿,准备先一步占住�县,绝了马超的生机,到时候,就算马超能回来,他那已经被打残的部队能回到西凉的恐怕不多。

  谁知就在快要抵达�县的时候,遭到了吕布的伏击,吕布更是瞄准了侯选,为了确保将其击杀,亲自上阵,仗着赤兔马快,不等侯选反应过来,已经冲到帅旗之下,方天画戟毫不费力的在侯选愕然的目光中,将侯选斩落马下,随即带着军队一冲。

  侯选大军虽然有两万之众,但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敌人,线路拉的很长,再加上侯选在第一时间被吕布击杀,整个军队一瞬间全乱了,被吕布带着人马来回冲突,不到一炷香的功夫,两万大军就被吕布杀的七零八落,衍变成溃败之势被捻了回来。

  “吕布有多少人?”大致听了对方的解释之后,马超皱眉道,先是攻破�县,火烧粮仓,再回军伏击,阵斩侯选不说,这两万西凉军可不是泥捏的。

  “大概有两千左右。”羌将羞愧道。

  “哈~”马超终于压制不住胸中那股火气:“两千人,你们有两万人呐!”

  “少将军,敌军来了!”庞德拉住要爆发的马超,沉声道。

  “嗯?”马超抬眼看去,正看到一支骑兵带着一股毁灭的气焰在乱军中冲突,所过之处,无心恋战的西凉军如同割草一般被缴杀,没有丝毫还手之力,慌乱之下,不少乱军直接朝着马超的军阵冲过来。

  “放箭!”马超狠狠地一挥手。

  “嗡~”

  一枚枚冰冷的箭簇腾空而起,毫不留情的朝着那些冲向军阵的西凉军落下,哪怕是昔日的袍泽,这个时候,若是军阵被冲乱了,那接下来,他们也会被这些乱军裹挟着陷入溃军的系列,马超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毫不留情的下令击杀溃军,庞德同样明白,所以他的表情一样冰冷,没有丝毫的怜悯。

  “噗噗噗~”

  冰冷的箭簇撕裂肌肉,剥夺了一条条鲜活的生命,死亡的危机终于让那些如同没头苍蝇一般的西凉军清醒了许多,恐惧的逼向两旁。

  一支骑兵,犹如裂地分浪般自叛军之中杀出,为首一员武将,身长一丈,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肩披百花战袍,身穿兽面吞金铠,手持一杆丈二长的方天画戟,坐下一匹雄壮异常的赤兔嘶风兽,在人群中,显得异常醒目。

  “吕布?”马超突然感觉浑身都在颤抖,不是害怕,而是兴奋,从第一次听到吕布的名字开始,他就幻想着有朝一日,能够与这个号称天下最强的男人在沙场之上,来一场男人之间的战斗,博取那天下第一的称号,虽死无悔,在看到吕布的一瞬间,马超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他要与这个自己崇拜的男人一战,用手中的兵器来表达自己的崇敬,这就是马超骨子里认可的做法,也是羌人的习性。

  “少将军!?”突然看到马超一震马缰,朝着战场中央冲去,庞德面色大变,他如何不知道自己这位少将军想什么,想要阻止,马超已经策马冲出去了,只能无奈的跟上,为马超掠阵。

  “吕布,西凉马超在此,可敢与我一战!”两军阵前,马超跃马扬枪,遥遥指向吕布,声音中,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激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