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不过则灭

附身吕布 +A -A

  长安,昔日皇城如今却已经沦为一片死寂。

  夜风如水,吹拂着吕布的披风在夜空中不断飘荡,站在皇宫的城楼上,放眼望去,一片漆黑,昔日万家灯火的景象,如今却是再难看到。

  六朝古都?

  吕布心中无奈一笑,如今应该还算不上吧,只是这份岁月沉淀下来的沧桑感却是从这个时代已经开始酝酿了。

  难民还在继续迁徙,不过吕布却未继续随军,在确认一应计划执行下去之后,便带着骑兵直入长安,与高顺汇合,如今主持引导难民的,是张辽和管亥,按照这个进度下去,相信可以赶上今年的春耕,只要撑过了这个夏天,待秋天的第一批粮草收上来的时候,自己在这京兆之地,也算彻底立住脚跟了。

  “主公。”急促的脚步声中,陈宫在高顺和雄阔海的陪同下,快步走来。

  “公台?”吕布回头看去,诧异的笑道:“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去休息?”

  “主公,魏延将军传来最新消息,情况有变。”陈宫面色严肃道:“新丰之地,出现大批曹军,同时魏延将军抓了几个曹军军官,西凉马腾、韩遂已经在曹操新任的司隶校尉钟繇的劝说下,各自出兵两万南下。”

  吕布的面色顿时一沉,沉声道:“雄阔海,立刻传令如今长安之中,所有将领前来议事!”

  “喏!”

  张绣、徐盛、陈兴以及刚刚睡下的贾诩很快跟着雄阔海赶来,这些人,是吕布如今手边仅剩的将领。

  破败的皇宫里,一间还算完整的大殿中,一张巨大的地图被两名侍卫展开,吕布看向几人,沉声道:“公台。”

  “是。”陈宫走上前,沉声道:“不久之前,魏延传来讯息,曹操以曹彭为将,率军五千,如今就驻扎在新丰县之畔,此外新任司隶校尉钟繇说服西凉韩遂、马腾,共起兵四万,以马腾长子马超为帅,如今已经进入弘农,不出十日,便可抵达京兆。”

  四万大军!

  帐下众将闻言,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如今吕布的兵马加起来,也不到人家的一半,当然,这不能将那些刚刚成立的乡勇算在内,更重要的是,如今吕布麾下皆是步兵,骑兵不足两千。

  高顺、徐盛、陈兴微微惊讶之后,便恢复了镇定,毕竟之前跟随吕布,五百铁骑转战中原,关东诸侯那么多兵马也没能拦住吕布,如今虽然敌势浩大,不过内心里,反倒没什么惧怕之意。

  吕布沉声道:“跟以往不同,之前我们流亡中原,五百铁骑来去如风,关东诸侯兵马虽多,却皆为步兵,奈何不得我们,但这一次,西凉四万大军,虽未有确切消息,但光是骑兵,恐怕不下八千,想要再如同往日一般以骑兵袭扰杀敌,不太现实,诸位有何良策?”

  张绣犹豫了一下,拱手道:“主公,贼势汹涌,不如暂避锋芒,西凉军远来,必不能持久,待西凉军退去,我们再重整旗鼓不迟。”

  “西凉军走了,这百万人口,还能剩下多少?”高顺皱眉道,随即向吕布拱手:“主公,我军骑兵虽然不及对方数量,但论及精锐程度,天下无出其右,可命骑兵袭扰敌军粮道,可令四万西凉军不攻自破。”

  “高顺说的不错。”吕布看向众人,沉声道:“百万人口,事关我军未来,绝不容有失,此战我们避无可避,不过则灭,过则问鼎天下!”

  众人还是首次从吕布嘴中听到问鼎天下的言论,一个个眼中不由露出兴奋地光芒。

  “眼下百万人口尚有大半未能安置,虽然按照主公的方法,已经自百万人口中选出壮勇,大大减轻我军负担,但仍需留下一定兵马负责迁民之事,魏延将军在新丰与曹彭骑军遭遇,麾下人马损伤惨重,当迅速补充,在霸陵一带,看住曹军,令其不能轻动。”

  陈宫指着地图侃侃而谈道:“至于西凉人马,尚有十日能够抵达,我军可在左冯翊槐里、武功、茂陵三县屯驻重兵,此三地乃西凉军必经之路,主公可遣三员上将前往驻守,将来犯之敌挡在此处,主公则亲率兵马,聚歼曹军,韩遂马腾皆是受钟繇挑唆,若主公能迅速歼灭曹军,一来可以震慑马腾韩遂,二来西凉军千里来袭,消耗必重,曹军一败,西凉军必不会尽心,届时主公只需派遣能言善辩之士前去西凉,沉明利害关系,西凉军自退。”

  吕布目光看向地图,点点头,沉声道:“高顺、陈兴、徐盛听令。”

  “末将在!”三将上前一步,铿锵道。

  “以高顺为主将,领兵一万,星夜赶往槐里、武功、茂陵一线布防,不得有误!”

  “末将领命!”高顺三人朗声答应一声,告辞离去,吕布兵马如今分散四方,高顺只能让陈兴、徐盛连夜去召集兵马,自己则带着如今驻扎在长安的两千步兵,先一步赶往槐里。

  三人离开后,大殿中顿时变得更加空寂,吕布负手而立,站在地图面前,看着眼前的地图,良久,方才缓缓开口道:“公台之计中规中矩,却能化解眼下我军危机,然……”

  吕布回头,目光在陈宫、张绣身上扫过,最终落在贾诩身上,沉声道:“此计虽好,但耗日持久,虽能退敌,却无法伤其筋骨,反倒我军,经此一战,伤亡必重。”

  陈宫皱眉道:“主公之意是……”

  “这四万西凉军,我不打算放他回去,就算不能立刻消灭韩遂马腾,也要令其不敢直视我军军威。”吕布沉声道。

  “这……”众人闻言不由心中一凛,看向吕布的目光如同看疯子一般,以两万战四万,能够拒敌已然勉强,看吕布的意思,竟然是想全歼四万西凉军,重创马腾、韩遂,一时间,众人被吕布的言论惊得不轻。

  “主公,以我军目前的军力,恐怕……”

  “如今钟繇联合西凉,两面夹击,但实际上,曹军眼下在这三辅之地才是最弱的一方,曹操远在许昌,对于关中鞭长莫及,反倒是马腾韩遂,才是未来我军大敌,张绣,你去集结骑兵,并将全军能够调动的兵马给我调集过来,务必让我军骑兵一人双乘,对西凉军,首先不能弱了气势,得先来个下马威,令他们知道,我军不可轻犯。”吕布没有理会陈宫的话语,看向张绣道。

  “喏!”张绣闻言,连忙退下。

  “主公!”陈宫蹙眉道。

  “公台,我知你意思,当下我们要以稳为主,只要这百万人口能够安顿下来,假以时日,必能练出一支大军,届时韩遂、马腾将不足为惧,可对?”吕布看向陈宫,认真道。

  “不错,此乃王道。”陈宫点点头道。

  “但我们的对手不是韩遂,也不是马腾,而是曹操,是袁绍!”吕布沉声道:“相比这两大诸侯,我们本就已经落后,不能在这二人身上浪费更多的时间!”

  陈宫面色微变,虽然不服,却也无话可说,的确,相比于曹操袁绍,马腾韩遂有些微不足道,但对于如今的吕布而言,此二人雄踞西凉,麾下皆是骁勇之士。

  “我们的每一场战争,都必须壮大自身,以战养战,日后才有底气与袁绍、曹操一较高下,而不是不断地去打消耗战!”吕布断然道:“此事我意已决。”

  陈宫闻言,不禁微微轻叹一声,不再多言。

  吕布目光看了看贾诩,微笑道:“温和先生。”

  “在。”不知为何,吕布虽然在笑,但贾诩却有种被猛兽盯住的感觉,心中不禁一冷,连忙道。

  “此战,我必胜!”吕布微笑道。

  “温侯勇武,天下无双,自是战无不胜。”

  “我不需要你拍马屁,待我回军之日,我要先生为我出一策,分化马腾韩遂,令其二人不但不能同心,更要他二人自相攻杀!”吕布微笑着打断贾诩的推脱之言:“先生可以选择为我献计,或者开始为自己全家上下准备后事。”

  “……”贾诩胸口一窒,面对吕布这种不讲理的命令,也只能无奈的点头任命:“诩……定当竭尽所能。”

  “先生是个聪明人。”吕布微笑道:“我相信在自己满门身家性命和马韩之间,先生一定会做出一个明确选择。”

  “是。”贾诩苦涩道,纵使他满腹经纶,此刻被吕布用刀架在脖子上问计,也只能选择委曲求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