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械斗

附身吕布 +A -A

  外面的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安排好夜晚的警界之后,吕布便让人拿来了笔墨和竹笺。

  竹笺其实不太方便,分量太重,在前任的记忆中,洛阳移民的时候,当时大儒蔡邕也被董卓强行带上,不过对于蔡邕,董卓倒是非常敬重的,并未有不敬,蔡邕有什么要求,董卓都是一一照办,不过当时蔡邕出行,带的几乎都是书,一卷卷的竹笺,足足装了五辆马车才装下,但如果单说里面记载的东西,如果换成纸质的话,恐怕一辆马车就足够装下了。

  安定下来之后,一定要将这些比较实用的东西让人都弄出来,这个时代其实是有纸的,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并没有流传开来,而且纸质吕布曾经看过,不是太好,这种东西没有什么技术成分,而且已经有了雏形,让工匠们往这方面研究一下,不说研究出堪比后事质量的纸质,但将造纸的技术提高到唐宋时期,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毕竟在这个时代一直到唐朝,很少会有人在这方面下大力气研究,纸张的普及完全就是靠时间一点点的沉淀下来,这是一种很原始的积累方式,至少在吕布眼里,效率低的令人发指。

  摇了摇头,将脑海中的这些念头驱散,铺开竹笺,开始写下一些迁民的章程和条例。

  虽然已经有了大致的方向,目前看来,效果不错,但实际上在实施途中,吕布也发现许多问题,毕竟时代不同,将后世的思路拿来用可以,但真的要照搬,问题同样不少,吕布的这套方案,主旨其实就是以民治民,一来可以避开自己人手不足的弱点,二来也是为日后储备人才,调动这些人之间的竞争力。

  不过目前看来,那些官位虽然馋人,但一些落后,自知没办法拿到成绩的人,开始消极怠工也是再说难免。

  吕布要调动的是所有人的积极性而非一部分人的,这样的方案,能够给他挑选出一批精英,但就迁徙上面来看,总体而言其实效果只能算一般。

  这些天,陈宫在费尽心思去完善这个计划,贾诩虽然从不表示什么,但也在暗中揣摩,偶尔会通过张绣来发表一些自己的意见,对此,吕布只当不知道,权当做张绣的功劳。

  不过奖励制度方面,吕布倒是有一些新的想法,虽然拿不到第一,但也不能到最后,设置一些让人丢面子的惩罚来刺激刺激落后的队伍,毕竟能够被推选出来的人,虽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但在乡里也是比较有面子的那种,用这种惩罚,来刺激下他们,至于最后,还是要安抚才行。

  貂蝉带着二乔进来,从大乔手中接过一盅肉粥,放到吕布身边,有些心疼的从吕布手中夺过毛笔来,柔声道:“夫君要做大事,妾身管不了,但什么样的大事,也要有个好身体才行,夫君且将这碗肉粥喝了。”

  若是往日,貂蝉不会在吕布聚精会神做事的时候打断他,不过这次不同,吕布这样已经五天了,每天都是深夜才休息,而且用不了两个时辰,就会起来,带着人去巡视百姓,而且吃喝也开始有些无序。

  对吕布来讲,其实没什么,上辈子做企划,做方案,忙的时候他能三天三夜不睡,只靠着水就撑下去,不过对古人来说,作息一般都是很规律也很有讲究的。

  笔都没了,吕布也只好停下来,大致框架已经做好,接下来,就是要让陈宫他们来帮忙润色丰富一下就行了,作为君主,其实大多数时候,只要弄出这样一个大框架,剩下的事情,交给得力的手下去做就行了,只是吕布做的顺手,若非貂蝉打断的话,可能真的就将整个计划一点点丰富起来了。

  吹干了逐渐上的墨迹,一边接过貂蝉递来的肉粥,一边将竹笺递给大乔道:“让人把这个给公台送去,剩下的,就由他们来办了。”

  “是。”大乔接过吕布的竹笺,温婉的应了一声。

  这两个姐妹最近变化倒是不小,也许正如前世某位女作家所言,征服一个女人,先要征服她的身体,从一开始的稍微抵抗,到现在极尽迎合,吕布能够感受到包括以前脾气并不是那么好的小乔在内,在吕布面前,也变得越来越乖巧,已经慢慢适应了自己的角色。

  将貂蝉送来的肉粥一口气喝完,倒是舒爽了不少,看看天色,也是时候歇息了,正待要拉着貂蝉睡下时,营帐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剑眉一轩,吕布示意貂蝉先行退下。

  “什么人!?”营帐外,响起雄阔海粗犷有力的声音。

  “陷阵营什长有事报于主公。”

  “让他进来吧。”吕布朗声道。

  片刻后,一名陷阵营将士大步走进来,面色严肃的向吕布拱手道:“主公,有军侯龚都,聚众闹事,兹扰百姓,如今正带人与执法队对峙。”

  “龚都?”吕布闻言,眉头挑了挑,站起身来:“高顺呢?”

  “将军如今还在蓝田一带,如今由屯长廖化负责这一带执法队。”

  廖化什么时候跑到陷阵营了?

  吕布闻言却是有些愕然,对于三国之中的黄巾将领映像不多,不过廖化却是他比较熟悉的一个,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一来是说明蜀中后期人才凋零,但另一方面,也证明廖化的本事不小,只是吕布却从不知道廖化为什么莫名其妙就跑到陷阵营了。

  “带路!”现在也不是纠结这些问题的时候,当下让周仓去将赤兔马牵来,带上方天画戟,命这名陷阵营将士带路。

  ……

  冲天的火光伴随着弥漫在四周的咒骂声还有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不少百姓自己搭建的营帐已经被火焰吞噬,两支人马在火光中隔着几丈远的距离队志在一起,龚都的衣甲有些凌乱,在他身边,横七竖八的倒下的百姓尸体,少说也有十几具,其中有五六个不着片缕的女人尸体,只看身上那一道道青紫痕迹,生前显然受了不少罪。

  廖化面无表情的看向龚都,厉声道:“龚都,你已触犯军法,还不下马认罪!”

  “下马!”廖化身后,是四名陷阵营战士,虽然人少,但四个人和廖化聚在一起,散发出来的气势,让人心悸。

  “廖化!你真的不念旧情!”龚都咬牙看着廖化,这一刻,看着廖化以及身后的四名陷阵营战士,此刻心中也有些慌乱,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廖化身上的气势竟然变得如此不凡,但他更清楚,现在如果真的认罪,其他人不好说,但作为首恶,如果真按照军法从事的话,自己死三次都不够。

  “军法无情,我已警告过你!”廖化面无表情道。

  “不过几个贱民,就算主公,也定不会因此责难与我!”龚都表情渐渐变得狰狞起来:“难不成,你想鱼死破?”

  龚都虽然无法调动整队人马跟着自己一起反抗,但身边还是聚集了三五十号人,这些都是昔日山寨里的大小头目,陷阵营虽然厉害,但加上廖化,也不过五个,一拥而上,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廖化目光扫过龚都身后一群人,冷声道:“军法无情,诸位且想清楚,聚众闹事,形同谋反,诸位要跟着他一起吗?”

  廖化声音落下,龚都身后的人群里顿时产生一阵骚动。

  龚都面色一变,厉声道:“别听他的,法不责众,而且我们犯的又不是什么大事。”

  “不是大事?”廖化闻言,不禁气急,看看周围百姓那仇视的目光,这群蠢货,正要说话时,远处突然响起一阵闷雷般的马蹄声,整个大地仿佛都颤抖起来。

  龚都闻言,面色一变,眼中闪过一抹狰狞的疯狂,一把抄起环首刀,扑向廖化,同时厉声喝道:“弟兄们,先下手为强,莫要让这厮搬弄是非,先杀了他!”

  身后一群人下意识的跟着冲上来,廖化目光一沉,手中长枪急点,与四名陷阵营战士边战边退。

  “谁在闹事!”眼看着事情就要衍变成火并,一声闷雷般的怒吼,却见雄阔海扛着熟铜棍,步履如飞,顷刻间已经冲进人群里,熟铜棍左右一摆,将双方人马手中的兵器尽数震飞,顷刻间,便打出一片真空带,将熟铜棍往地上一顿,环眼一瞪,厉声道:“还不给我停手!”

  “雄将军,是此人,他……”龚都见识过雄阔海的厉害,此刻见他到来,心知想要再杀廖化已经没了机会,眼珠一转,便要先告一状,却被雄阔海粗暴的打断。

  “主公已至,有什么话,跟主公说,现在,都给我放下兵器!”雄阔海眉头一皱,厉声道。

  廖化闻言,将手中的长枪丢在一边,带着陷阵营的人退开几步,龚都见雄阔海将目光扫来,也只能无奈的丢掉兵器,等待吕布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