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不同的待遇

附身吕布 +A -A

  “锦荣,文和,多年未见,不想再见之日,会是这般状况。”筑阳府衙内,吕布为张绣和贾诩倒上一杯清酒,有些感慨道,丝毫没有因为之前率军攻杀,亲手杀死张绣心腹大将的尴尬。

  “温侯下的一手好棋,想来如今这南阳,已无我张绣的立足之地了。”张绣看着眼前的酒水,苦涩道。

  陈宫和雄阔海并未跟着吕布一同回来,而是返回了宛城,以陈宫的手段加上雄阔海的骁勇,没有自己的镇压,恐怕用不了多久,他的兵士就会全部被收服。

  “不说这些,难得重逢,怎的尽提这些扫兴的事情,喝酒。”吕布举起了酒碗笑道。

  扫兴的事?

  张绣眼中闪过一抹苦涩,举起酒碗,一碗赶了下去,贾诩却是默不作声的坐在张绣身边,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尴尬的气氛缓解了不少,无论怎么算,昔日总有一份想火情在里面,至于董卓,无论张绣还是贾诩,都算不上董卓的嫡系,更遑论忠诚,对此事,吕布不说,两人自是绝口不提。

  “锦荣,今后有何打算?”吕布动了动有些酸麻的膝盖,这种跪坐的方式,时间久了真不好受,目光看向张绣笑道。

  来了!

  张绣和贾诩心中同时一沉,从被吕布抓住的那一刻开始,两人就知道早晚会有这一刻的,只是没想到来的如此快。

  张绣下意识的扭头看向贾诩,未来如何,张绣真的有些茫然了,他希望贾诩能够像往日一样,给自己一个合适的主意,不需要什么惊天动地的奇谋妙策,他现在需要的,只是一个方向,降或不降,若是不降的话,自己该如何说?

  贾诩眼观鼻鼻观心,如老僧入禅一般坐在原地,似乎没有感受到张绣迫切的目光,又仿佛睡着了一般。

  “锦荣,人这一辈子,有些事情,是要自己去做决断的,你是个男人,不能一辈子靠别人。”吕布剑眉挑了挑,虽然没说什么,不过心中对于张绣的评价却是降低了不少,不小的人了,什么事都要旁人帮自己决定,也难怪坐拥南阳多年,麾下又有贾诩这等顶尖谋士效力,却无所作为。

  张绣闻言,脸上闪过一抹尴尬的神色,看了看贾诩,咬了咬牙,从桌案后走出来,向单膝跪地向吕布道:“末将愿意追随主公。”

  “不后悔?我现在虽然占了你的南阳,但说到底,你我之间也差不了多少,都是落魄之人,跟着我,好日子可就到头了。”吕布笑道。

  张绣闻言,苦笑道:“末将与曹操杀子之仇,又不见容于刘表,天下之大,难有容身之地,倒不如追随主公,放手一搏。”

  贾诩在一旁如老僧坐禅,但耳朵可却听着呢,闻言也不禁心中苦笑,张绣现在没了地盘,若去投曹操,死亡率超过九成,不过投刘表的话,恐怕刘表不但不会责难,反而会礼遇有加,再说,天下也不只是有这三家诸侯啊,江东孙策,河北袁绍,无论张绣去哪里,以他的本事,都不难有一席之地。

  罢了,就算做是一次投资吧。

  贾诩在心中默默地道,感受到有目光看向自己,连忙收束心神,接下来,怕是要轮到自己了。

  “锦荣,文和家眷,可都在宛城?”吕布的目光在贾诩身上停留了片刻,却并未理会,而是转而扭头看向张绣,笑着问道。

  “这……”张绣看了贾诩一眼,点头道:“长子贾穆,在我麾下效力,次子贾访如今尚且年幼,未曾出仕。”

  此前贾诩孤身出城,为的是诈出陈宫,并非真有离开之意,两个儿子都暗中安排在城内,并未一起带出城。

  “文长。”吕布点了点头,对坐陪的魏延道。

  “主公。”魏延站起身来。

  “如今南阳已经初定,不过公台那里,需要人手,劳你即刻启程,带一支人马去往宛城,助公台收降兵卒,另外……好生照顾文和先生家眷,不得有丝毫怠慢。”

  吕布字咬的很重,魏延只是微微一怔,便明白了吕布的意思,看了贾诩一眼,狠狠地点点头道:“末将遵命!”说完,起身便走,半步不留。

  “温侯乃名冠天下之英雄,如此做法,未免有失身份,不怕天下人耻笑吗?”贾诩终于坐不住,站起身来,目光森寒的看向吕布。

  “英雄?”吕布闻言,嗤笑一声:“放眼天下,怕是也只有文和如此想了,至于世人耻笑?就让他们笑去吧,吕某的名声如何,某心中清楚,有句俗语叫债多不压身,既然已经声名狼藉,又何必怕再多一声骂名,先生说呢?”

  “温侯如此做,不怕某日后算计与你?”贾诩看着吕布,森然道。

  “无妨。”吕布摆了摆手道:“我暂时不会强迫文和为我效力,文和静观其变,若那天文和觉得,我非明主,可以与我说明,我绝不强留,到时候,赏你一刀,绝不会为难你家属,当然,文和也可以一言不发,不过文和最好期待我能够一直壮大下去,否则,若哪一天吕布身败,一定会先一步诛杀文和满门。”

  “你……”贾诩听着,只觉得胸口发闷,他想过很多情况,既然已经在张绣麾下展露出才华,想要再隐藏已经很难了,在吕布将他擒下的那一刻,他想过很多场面,吕布装作礼贤下士的样子邀请自己,自己再�以委蛇一番,暂时投入其麾下,日后若有机会,再另谋高就不迟,但无论真心还是假意,贾诩都不准备长时间跟在吕布身边,那是没有未来的。

  只是……无论贾诩怎么想,也没想过吕布会这么干脆,这么无耻,就这么直接的威胁他,这让他怎么说?不想干了,直接告诉他,他好赏我一刀?这么别扭的话为何能说的如此理直气壮,让人无法反驳。

  可以不献计,可以不谋划,但一定要真心为他祈祷,祈祷他会不断壮大,否则,吕布败亡之日,就是贾家灭亡之时……

  说好的礼贤下士呢?求贤若渴在哪里?贾诩博览群书,纵观古今,也是第一次见有人这么收服手下的。

  看着吕布,哪怕贾诩有着相当的忍耐和涵养,这一刻,一口气顶在喉咙里,却始终发泄不出来又咽不下去,浑身被气的发抖。

  “先生,这……”张绣站在一旁,目瞪口呆的听着吕布和贾诩之间的对话,自己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既然文和没有意义,那就先在这里住下吧,我已命高顺去攻占武关,武关一破,就将这南阳百姓尽数迁往观众,这段时间,会很忙,早些休息吧。”吕布拍了拍张绣的肩膀道。

  贾诩闻言皱眉道:“南阳有人口百万,而且世家豪族颇多,他们恐怕不会同意。”

  “世家豪族?”吕布瞥了瞥头,看向贾诩道:“要他们干什么?将他们的家财于我便可,至于人,留着让曹操或者刘表去头疼吧。”

  说完,径直离开宴厅,留下一脸呆滞的张绣和脸上露出诧异之色的贾诩,紧跟着,门外响起吕布的声音:“专派一支人马,负责文和先生的日常起居,不可怠慢,但若他想跑,立斩无赦!”

  宴厅里,张绣扭头无奈的看了贾诩一眼,贾诩虽然明知道这是吕布在恫吓自己,但那话语中包含的杀机,以及门外侍卫煞气腾腾的回答,他毫不怀疑若自己真有这种想法并付诸行动的话,这些人绝对会毫不留情的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