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贾诩之谋

附身吕布 +A -A

  南阳,宛城。

  作为南北要冲,南阳西近武关,北邻洛阳,南靠荆襄,东边与颍川、汝南都有接壤,乃兵家必占之地,但同样,南来北往的商队也大都要路经此地,久而久之,也形成了南阳的繁华。

  黄巾之乱已经过去十多年,虽然天下纷争不断,但南阳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却渐渐地恢复了几分生气,张绣不是一个太有野心的人,所以在占领南阳之后,并没有过度盘剥百姓,也让南阳吸引来不少难民在这里落户,若非一年前曹操的进攻,让南阳人心惶惶的话,南阳恐怕会比现在更加繁华。

  宛城作为南阳的郡治,自然是最繁华同时也是戒备最森严的地方,哪怕是张绣没有野心,但生逢乱世,也不敢掉以轻心,在宛城驻扎了大批的人马。

  城门口,一队全副武装,煞气腾腾的士兵在一名将领的带领下朝着东南方向而去,周围准备进城的路人百姓纷纷避让开,带着几分敬畏。

  “第八批了。”人群中,一身儒袍的陈宫皱眉看着疾驰而去的部队,喃喃自语道。

  “先生,什么第八批了?”雄阔海正看着热闹,闻言疑惑的扭头看向陈宫。

  “走吧,进城。”陈宫摇了摇头,没有回答雄阔海的话,看了看四周行人已经开始重新排队进城,也带着雄阔海和周仓,朝着城门的方向走去。

  “站住,干什么的?”门口的守军突然叫住了陈宫,皱眉看着陈宫三人,陈宫一身儒袍,风度儒雅,倒是没什么,只是身后跟着的雄阔海和周仓,却是一脸杀气,藏都藏不住,只是眼睛扫过来,就令这些守城军士心底发颤,让守城的将官不禁心中生疑。

  一把按住雄阔海摸向腰间的板斧,陈宫摇了摇头,面带几分倨傲道:“徐州,射阳陈家陈瑜,何故拦我?”

  陈瑜,乃是陈兴之叔,字伯愠,乃广陵名士,当初孙策攻陷射阳,一怒之下,斩了陈氏满门,射阳陈家,除了陈兴之外,无一幸免,陈瑜便是陈宫与吕布事先想好的身份,就算有知道的,有陈兴帮忙,也看不出破绽。

  城门官皱了皱眉,陈宫身上那股子名士特有的傲慢劲儿一般人可真学不来,不是演技不够,而是底蕴不够,不但因为家世,也因为胸中所学。

  虽然心中有些不屑,但对于名士,别说他,就算是南阳之主张绣也不敢怠慢,只能恭敬道:“这两位,是先生的随从吗?”

  “不错。”陈宫冷冷的点点头:“我们可以进去了吗?”

  “是,可以。”城门官无奈的点点头,人分三六九等,这等人物,不是他可以得罪的,还是让上面去头疼吧。

  看着陈宫进去之后,城门官想了想,招来手下道:“派人盯着这三人,你们继续看着,我去向主公禀报。”

  ……

  “先生,有人跟着我们,要不要找个偏僻的地方将他们做掉?”雄阔海跟在陈宫身边,眼中闪过一抹杀机道。

  “不可,如此一来,反而会惊动宛城高层,我等只需像寻常名士一般就可以了。”陈宫不动声色的摇了摇头,这里是宛城,那些人,肯定是之前那城门官不放心,派上来的,如果杀了,反而会引起宛城高层的注意。

  “可是……”雄阔海挠了挠脑袋:“名士平常都干些什么?”

  陈宫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少说话,学学周仓,就像寻常护卫一样,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懂吗?”

  不懂。

  雄阔海看了陈宫一眼,默默地将到嘴的话咽下去,还是学学周仓算了。

  陈宫也有些无奈,没想到刚刚进了宛城,便被人盯上了,虽然吕布一番好意,让雄阔海保护自己,但这货站在人群里,也太醒目了,尤其是腰间那对板斧,怎么看,都像土匪多过护卫,想不被人注意都难。

  既然要做名士,那就做足了名士的派头好了。

  打定主意,陈宫放弃了找个不起眼客栈或者盘下一个院子的打算,找人打听了一番这宛城之中有何名士,便带着雄阔海和周仓,大摇大摆的朝着宛城内最繁华的街道走去。

  花了足足三天的时间,陈宫算是将陈瑜的名气打出去了,对于宛城的贩夫走卒来说,并没有什么变化,但对于宛城的上流圈子来说,却是基本都知道最近来了一个来自徐州的名士,射阳陈伯愠,家门被孙策屠尽,带着家财,这几日几乎拜遍了宛城豪门,看样子,是想在宛城落户,重建陈家。

  大张旗鼓的在宛城盘下一个落魄士子的老宅,这两天正在大张旗鼓的招募家丁仆役,张绣和贾诩听到城门官的汇报之后,注意了一下,询问了几名豪门之后,便不再理会这事。

  最近曹操在汝南对付袁术,胜势已经明朗,无论张绣还是贾诩都很清楚,扫平袁术之后,下一个目标,恐怕就是南阳了,是战是降,那要看曹操的态度,但该有的准备必须做,否则若是曹操到时候兵临城下,一点准备都没有,可就完了。

  至于多了一个名士,无论张绣还是贾诩,都没有过多关注这些,陈宫甚至还来拜访过张绣和贾诩,只是两人这段时间都太忙,推脱掉了,不过对于陈宫到来的时机,贾诩有些疑虑,派人打听了一下徐州的事情,发现确如陈宫所说的那样之后,便没在理会,除了曹操之外,其实他更担忧的是吕布。

  宛城,太守府。

  “文和先生来了。”正在跟张绣商议军政的胡车儿见到贾诩,连忙站起来,躬身笑道。

  “大人,胡将军。”贾诩微笑着向两人点点头,跪坐在一旁的席位上,看向张绣道:“大人,最近可有吕布的消息?”

  “这倒没有。”张绣担忧道:“先生,那日吕布派来的人至今被关押着也不是办法,那吕布与我素无交集,如果算起来的话,昔日也算袍泽一场,他要借道借给他便是,大不了我们紧闭城门,再资助他些粮草也就是了,何必无故竖此强敌?”

  “大人想的,过于天真了。”贾诩摇了摇头道:“吕布,虎狼也,观其这段时间以来,途经广陵、庐江、汝南,此三地皆有立足之机,却毫不停留,往日锁观,恐怕有失偏颇,此人野心甚大,而且颇有决断,若让他过此地,他日必成大人心腹之患。”

  “何解?”张绣不解的看向贾诩,这关他什么事?

  “大人!”贾诩苦笑着看着张绣,不知该如何解释,他能看得出吕布此行的目的,更能看出吕布真正看中关中就是因为关中世家凋零,也就是说,此人不但知道自己需要什么,而且能看清自身,没有不自量力的在汝南、庐江等地谋求一时,若张绣降曹也就罢了,如果张绣依然选择自立的话,日后吕布将是一大劲敌啊!

  退一步讲,就算张绣选择降曹,若能在此困住吕布,他日也是一桩大功,能够消除一些与曹操之间的隔阂,以贾诩看来,汝南之战,要不了多久就会结束,到时候,曹操必然顺势解决宛城之厄,到时候,如果张绣选择顽抗的话,这吕布,也是一大助力,这也是他为何将吕布的人扣下,却并未加害,反而殷勤招待的原因。

  只是看着张绣,贾诩不知道该如何说,关于吕布的事情,他几乎将各种可能都想到了,但最近几天却突然失去了吕布的踪影,这让贾诩感觉事情有些脱离掌控了。

  “大人如果信得过诩,便给诩调拨些人马。”最终,贾诩只能如此说道。

  “先生言重了,胡将军,给文和先生调集一营人马,听候文和先生调遣。”张绣连忙笑道。

  “多谢大人。”贾诩有些无奈,张绣肯听人言,而且能够毫无保留的信任自己,对一个谋士而言,这样的主公,打着灯笼都难找,唯一可惜的是,无野心,空有南阳这等兴旺之地,却无吞吐天下的气魄,让人惋惜,不过也正是因此,贾诩才敢毫无保留的去辅佐,如果张绣真有那么大的本事,以贾诩的性子,估计要选择一条比较稳妥的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