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破城

附身吕布 +A -A

  “吕布!?”凌操咬牙看着被压得抬不起头来的守军,不明白这家伙为什么会出现在舒县,听着吕布的喊话,心中却是冷哼一声,吕布又如何,就算再厉害,也不信你能让骑兵冲上城墙。

  “主公,我们削了几棵大树绑在一起,你看这成吗?”不久,雄阔海带着数十名战士,扛着粗粗制成的撞城木上前,对吕布道。

  吕布目光在那撞城木上看了一眼,点头道:“足够了,再绑结实一点,准备攻城。”

  “攻城?”管亥愕然的看着对面的城门,舒县有护城河,吊桥都没落下,怎么攻城。

  “好!”雄阔海二话不说,将熟铜棍绑在身后,舔了舔嘴角,森然道:“兄弟们,准备上了!”

  管亥闻言,也只能无奈苦笑,翻身下马,跟雄阔海一起扛起撞城木,开始向城门进发。

  “将军,他们想干什么?”城墙上,几名凌操的副将不解的看着抱着撞城木冲过来的一群人,吊桥都还悬着呢,这跟送死有什么区别?

  “哼!”凌操冷哼一声,厉声道:“引弓搭箭,准备杀敌!”

  两百步外,吕布让人取来三袋箭囊,挂在马上,抽出两根,双目犹如鹰隼一般,锁定牵引吊桥的两根儿臂粗的绳索,嘎吱声响中,震天弓被拉的圆如满月。

  “咻~咻~”

  两根箭簇几乎是同时破空而出,就在雄阔海等人冲到距离城门不足百步之际,两根破空而至的箭簇射穿了牵引吊桥的绳索。

  “轰隆~”

  伴随着令人牙酸的嘎吱声响,失去了绳索牵引的吊桥轰然落地,整个大地都被沉重的吊桥朕的微微震颤,城墙上,不少守军骇然失色,两百步外射断牵引吊桥的绳索,这是何等箭术?

  雄阔海等人却是士气大震,发出一声兴奋地咆哮,速度又快了几分。

  “放箭!”凌操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从一开始吕布这种奇特的骑兵攻城方式,就让他失去了对战场的把控,只是到了此刻,也只能咬牙支撑,绝对不能让这攻城木来到城墙下面,若让对方就这么撞开城门,对守城的将士来说,绝对是一个灾难性的打击。

  “咻咻咻~”

  然而,不等城头的将士放箭,破空声却已经席卷而至,一枚枚破空而至的利箭精准的将城头上一名名引箭待发的士卒射杀,箭上力道极大,不少箭簇直接射穿人体,盯在身后的城楼上。

  “吕布!!”凌操见状不禁大怒,他手中只有五百守军,分到各城,就只剩下百多号人,任吕布这么杀下去,别说阻止城下的攻城锤靠近,恐怕不等这些人上来,自己这里就没人了。

  “咻~”

  破空声重,凌操只觉眉心发痛,一根箭簇已经破空刺向他的咽喉,凌操终究不是普通小兵,见状大喝一声,手中钢刀横拍,一箭将箭杆斩断,奈何吕布箭矢来的太猛,虽然避开了咽喉要害,但冰冷的箭簇却是直接穿透了铠甲,射入他的肩胛之中。

  “啊~”凌操连退三步,才卸去了箭簇上的力道,钻心的痛处让他双目变得赤红,厉声道:“通知其他各门守军来此!”

  “将军,敌兵不断以箭矢掩射,我们已经折了不少兄弟,要将所有人都调来这里,恐怕其他各门会立时失陷。”副将猫着腰,他可没有凌操的本事,若吕布盯上他,恐怕要立刻去见阎王。

  凌操咬牙切齿的看着吕布,此刻城头上,除了他,几乎所有的士兵都将自己藏在城墙后面,不感冒头,能够坚守自己岗位的人也越来越少。

  “嘭~”

  一声沉闷的巨响声仿佛敲击在所有人的心头,吕布的攻城部队已经冲到城下,开始撞城了,看着畏畏缩缩的将士,凌操大怒,连斩两名龟缩在城墙后面的战士,厉声吼道:“都给我起来,你们现在的样子,哪还像什么军人,你去通知乔公,请他出面,召集城内各家家丁前来助战,城池若破,他们也好不了!”

  “是!”副将闻言,如蒙大赦,连滚带爬的朝城下跑去。

  “咻~”

  又是一支箭簇射来,一名刚刚冒头的士兵被吕布一箭直接射穿透露,死不瞑目的倒下,这下彻底将守城将士的士气彻底打灭,任凌操如何打骂,甚至提刀砍杀,守城将士都不敢再将脑袋探出城墙,生恐对方那恐怖的神箭手将自己一箭爆头。

  城墙之下,雄阔海和管亥带着人,一次次将撞城木撞在城门之上,城门四周不断有粉尘嗖嗖落下,但城门坚固,一时间难以冲破。

  “你来替我!”雄阔海将自己的位置让给身后一名将士。

  “老雄,你干什么!?”管亥不解的看向雄阔海。

  “嘿,看我将这鸟城门给砸碎喽!”雄阔海反手摘下自己背上的熟铜棍,双臂神力爆发,将熟铜棍狠狠一抡,往城门上砸去。

  “轰~”一声闷响,坚木制成的城门被雄阔海一棍子打出一个凹洞。

  “好神力!”管亥见状不禁大喝一声,带着士卒往雄阔海刚才砸过的地方撞去。

  “轰~”

  “咔嚓~”

  城门虽然坚硬,但拴住城门的毕竟是一根木棍,再结识也有限,刚才雄阔海一棍子用了巧劲,大半力量透过城门,作用在栓木之上,已经将栓木震坏,此时管亥十几个人合力一撞,栓木瞬间被撞断,城门大开。

  “哈哈,门开了,兄弟们,给我杀进去,守住城门!”雄阔海大笑一声,一脚将城门彻底踹开。

  “吹集合号,进城!”吕布看到城门打开,不禁大笑一声,甩了甩有些发酸的右臂,这五石强弓连开三十多次,就算是他也有些吃不消,这还是他力量、体质这些天重新恢复到四星级别,否则想要一次隔着二百步远放这么多箭,恐怕现在吕布这只右手暂时都得废了。

  “呜~呜呜~”吕布身后,一名骑兵将背上的牛角号摘下来,鼓起腮帮子吹起来,四周正在压制城投守军的张辽等将听到声音,迅速向吕布这边汇合,不到片刻功夫,四百骑兵未损一人,尽数来到城下,随着吕布轰然冲入城中。

  城墙上,凌操咬牙看着大队骑兵畅通无阻的冲进来,单手提着钢刀,厉声吼道:“将士们,主公待我们恩重如山,如今,却是到了报效主公的时候了,通知各墙将士,放弃城墙,随我下城,杀退敌兵!”

  “杀~”劫后余生的战士此刻还有些心有余悸,不过这些人都是孙策一手带出来的兵马,忠诚度极高,闻言鼓起了勇气,跟着凌操冲向城下。

  城中,凌操的副将带着匆忙间聚集而来的各府家兵,正看到城门被雄阔海等人撞开,急忙带着人杀上来。

  “哪来的臭虫,给爷爷滚开!”雄阔海眼见大批人马杀来,吕布还未入城,当即让管亥带着人马守住城门,自己则提了熟铜棍,朝着这些士卒家丁冲过来,手中熟铜棍一扫,副将连忙将长枪挡在身前,只听一连串咔嚓声响,长枪被雄阔海一棍子扫断,紧跟着余势不止,狠狠地打在副将的胸口,整个胸膛连同铠甲一起凹陷下去,人更是被雄阔海这一棍子打的飞起来,重重的落在人群中,没了声息。

  “吼~”熟铜棍太长,不适合步战,雄阔海将几十斤重的熟铜棍往人群里一扔,砸翻一片,反手将腰间两把板斧摘下来,如虎入羊群一般扑进了人群中,一双板斧左劈右砍,片刻间,便被他砍翻一片,人头满地,这些家丁哪见过这种阵仗,惨叫哀嚎着如同没头苍蝇一般四散逃离。

  “狗贼,看刀!”便在此时,凌操带着人杀下来,正看到雄阔海大杀四方,一个人将一大群家丁杀的四散奔逃,顿时大吼一声,冲上来一刀朝着雄阔海砍过来。

  “咣~”雄阔海将斧子一抬,架住凌操的钢刀,随即另一把斧子劈出,凌操仓促间只来得及避开要害,雄阔海的斧子已经砍到,坚硬的盔甲被拉开一条口子,鲜血不住从伤口中渗出。

  “嘿嘿,本事不错,给我拿下!”雄阔海嘿笑一声,一把拎住凌操的后领,随手一抛,将他抛向城门,被管亥一把接住,让部下找了条绳子将凌操捆在一边,此时吕布已经带着人马冲进来,一群守城将士还要冲来救援凌操,便被吕布一个冲锋冲的七零八落,死伤无数。

  “十人一队,入城,肃清城内残军,若有反抗,格杀勿论!记住,不得扰民,否则格杀勿论!”吕布一戟将一名负隅顽抗的守军斩杀,看向四周,厉声道。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