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逼供

附身吕布 +A -A

  “主公,看来这乔飞却有阴谋。”路上,吕布故意放慢了行军速度,乔飞虽然不说,但言语中,都带着几分急迫,本就对这些突然到来的邀请心生不解的陈宫,此刻更加确定这乔飞此来绝对没安好心。

  “问题的确不少,文远。”吕布示意赤兔马放慢了脚步,让张辽跟上来,低声道:“我会在这里拖慢行军速度,你带几人先行,去皖县一带侦测地形,顺便看看这刘勋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是。”张辽点点头,悄悄地点了几个人暗中脱离队伍,准备找机会超过吕布他们去皖县一探究竟。

  “文向,盯紧他们,别让他们给跑了。”吕布又看向徐盛,末了又道:“无需隐蔽。”

  “好!”徐盛不动声色的点点头,有意无意间,离乔飞他们近了一些。

  乔飞只觉背后突然升起一股凉意,徐盛带着几名精锐其实来到他们身旁,虎视眈眈,丝毫没有遮掩的意思,心中担心怕是行迹败露,却又不敢说话,只能闷声前行。

  江东,九江大营。

  孙策、周瑜、黄盖、程普、董袭等一干江东众将齐聚于此。

  “自前日开始,刘勋频繁调动兵马,据我方细作来报,刘勋至少调动近万兵马汇聚皖县之地,。”周瑜在地图上画了一条线道。

  “若走陆路,皖县是庐江东北门户,却不知是何人来犯,竟然让刘勋如此大动干戈。”孙策皱眉道。

  “不管是谁,对我们来说,却是一个趁机入主庐江的天赐良机。”周瑜笑道:“刘勋麾下,马步军共有约三万人马,我军虽然雄踞江东六郡,但根基未稳,不好强攻,此前我本准备示之以弱,以骄其心,而后祸水东引,将其主力骗出老巢,趁虚而入,如今看来,却是无需如此麻烦了。”周瑜微笑着指点江山道。

  “刘勋此刻调动兵马入皖县,如此急切,内部防御必然出现破绽,我等只需声东击西,派一员上将率水军顺流而下,将刘勋沿江一带的驻军吸引到龙舒、阳泉一带,而后我军主力趁机自浔阳登录,直取舒县,令刘勋阵脚大乱,而后虚张声势,做出全力来攻的假象,令他不敢妄动,我军趁机一步步蚕食庐江各县,压迫其生存空间,待他反应过来时,就算知道中计,届时已是无根飘萍,除非死战,否则便只能等死!”

  “妙!”孙策闻言不禁大笑道:“就依公瑾之计,却不知诸位将军谁愿引一路偏师走一遭,吸引刘勋驻军注意?”

  谁都知道,这路偏师顾忌没什么仗打,一个个各自缩了缩脖子,无人愿去,原本这种事情让一员小将前往便可,但要引起刘勋军队的重视,必须要一名有足够名望的大将才行,黄盖看了看左右,苦笑道:“就由老将前去诱敌吧。”

  “若是公覆老将军愿往,此事可事半功倍。”周瑜看到黄盖出列,不禁目光一亮,微笑着点头道。

  与此同时,庐江,皖县。

  打听到吕布确实是在东阳落脚无疑之后,不太放心的刘勋最终还是又带了两千人马过来,不断派出哨探去打听吕布的动静,终于得到了吕布真的进入庐江,并一路直向皖县而来,顿时大怒。

  “好你个吕奉先,竟然不念昔日之情,来谋夺我地盘!”刘勋暴怒着一把拎起报信斥候的衣领,怒吼道:“说,他带来了多少人马?”

  “五……五百余人,而且,皆是骑兵!”斥候战战兢兢的说道。

  “五百多人,还都是骑兵?”刘勋随手将斥候扔在地上,冷笑道:“庐江可不是平原,只凭五百骑兵就想来我这里闹事,陆荣、乔升,你二人各自点上三千人马随我出城伏击吕布,其他人谨守城池!”

  “是!”二人答应一声,各自去召集人马。

  不片刻,皖县城门洞开,六千人马在刘勋的带领下,杀气腾腾的往皖县外三十里的双箸峰而去,那里地势险要,类似于一线天,两旁山峰有林木遮掩,是块伏击的绝佳之所,也是途经皖县的天然屏障。

  从东阳往皖县如果是步兵的话,需要两日时间,但吕布一行都是骑兵,就算吕布有意放慢速度,也要比步兵快了不止一倍,快马加鞭的话,只需半日便可到达,张辽带着四名骑士一路来到双箸峰下,却勒住了战马。

  “好一处险地,若敌人在此地设伏,怕是插翅难逃!”张辽看着眼前横在道路两侧的两座山峰,虽然不算陡峭,但道路却崎岖难行,中间只有一条窄道可容两骑并行。

  “将军,前方似乎有大批兵马向这边行来。”一名随行骑士突然翻身下马,单耳贴地,片刻后,抬起头来皱眉看向张辽道。

  “先退出山谷。”张辽带着四人策马退出山谷,命一人留下来看守马匹之后,又带着另外三人悄悄折返回来,正看到刘勋带着大批人马涌入谷中,指挥着大批士兵向藏入山谷两边。

  “哼!”张辽冷哼一声,哪还不知道这些人就是为了伏击他们而来,当下带着人悄然退去,寻到战马,飞快的向来路折返而去。

  这边张辽前去将刘勋设伏的事情告诉吕布,而江东孙策反应却更快,黄盖带着上百艘艨艟浩浩荡荡的自九江沿江而下,每艘艨艟上,皆扎了不少草人,混上两个军士,做出大军袭击的样子,令岸上刘勋的军队大为紧张,一边严密紧盯黄盖的动向,一边集结兵马,准备应付黄盖的追击。

  而孙策,却趁着夕阳西下,天地渐渐昏暗之际,悄无声息的拿下了浔阳城,而此刻,张辽也汇合了吕布的兵马,将双箸峰出现大量伏兵的事情说了一遍。

  “不知乔将军可还有什么补充?”吕布在马背上居高临下,看着被雄阔海如同拎小鸡一般拎下来的乔飞,淡淡的语气中,却带着一抹森然的杀机。

  “末将……末将不知温侯所言何意?”乔飞脸上闪过慌乱惊恐的神色,勉力镇定道。

  “是吗?”吕布点点头,挥了挥手。

  雄阔海森然一笑,自腰间将一把板斧拽出,一脚将乔飞的一名随行骑士踹倒,手中板斧手起斧落,将对方的脑袋剁下。

  乔飞心中狠狠地跳了一下,早就听说这吕布凶残无比,今日一见,果然如此,脸上的恐惧之色,却是更甚。

  “你还有两次机会,下次开口,一定要认真想清楚。”吕布微笑着看向乔飞。

  乔飞恐惧的看向吕布,心中害怕,正在犹豫见,吕布看了看天色,突然道:“杀!”

  “是!”雄阔海眸子里闪过一抹嗜血的残忍,一脚将另一名骑士踹倒在地,随后手起斧落,又是一颗人头落地。

  “为什么!”乔飞不可思议的看着对方,虽然乱世人命如草芥,但这又不是打仗,这杀人也太随意了吧。

  “你超时了。”吕布摇了摇头,一脸遗憾的道:“乔飞将军,你只剩下一次机会,若你坚持不说的话,也可以交代一下遗言,某家对乔将军这种视死如归的忠义之士是十分欣赏的,若能做到,定会为你做到。”

  乔飞感觉自己膀胱有些发热,他只是个家将,说白了就是那种看家护院的存在,哪见过这种杀人连眉头都不皱一下的狠人,眼看着那九尺高的恶汉一脸不怀好意的走过来,连忙急声叫道:“我说,我说,别杀我!”

  什么忠义,在小命面前,还是让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