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孙策入侵

附身吕布 +A -A

  广陵,太守府。

  “当日没能杀死吕布,果然后患无穷啊。”看着手中的信笺,陈登摇了摇头,眉头紧蹙,陈家当初可是将吕布给得罪死了,如今吕布未死,按照陈登对吕布的了解,定会与他陈家不死不休。

  想了想,陈登扭头看向站在一旁的臧霸,微笑道:“有劳宣高将军专程跑一趟,旅途劳顿,宣高将军先去歇息吧,至于吕布的事情,我自有计较。”

  “都是为丞相效力,使君莫要客气,此次某还带来了三千精锐,听候使君调遣。”臧霸微笑道。

  “有此三千精锐,加上宣高将军相助,要破吕布,易如反掌。”陈登笑道。

  “如此,末将便先去安顿将士,晚些时候再来与使君相商。”臧霸告辞道。

  陈登点点头,派人去跟臧霸一起安顿他带来的三千将士,不过对于是否能够将吕布拿下,陈登没有太大的把握。

  别看当初将吕布耍猴儿一样玩弄于股掌之间,那是因为当时他们取得了吕布的信任,现在吕布为复仇而来,怎么可能再像当时一样玩儿。

  三千兵马,加上广陵郡的五千郡兵,有八千之多,听起来很多,但广陵的郡兵,大半都用来防备孙策不时的袭扰,根本抽不出太多来,臧霸带来的这些兵马,也只是能自保,陈登可不敢像尹礼那样拉着兵马跑去找吕布的麻烦,当初他可是跟随吕布出兵,见识过吕布野战的本事的,莫说吕布现在手中有足足五百来去如风的骑兵,哪怕只有一百,陈登都不敢出去。

  看来,只能像父亲说的,借助那孙策的力量了,只是如何借,还需要好好谋划一番!陈登在心中默默思索着,孙策不是傻子,不可能乖乖的去当他手里的枪。

  其实这一次,倒是陈登多心了,如今的吕布已经不是当初的吕布,现在的第一要务是跑路,如果陈登不去招惹吕布,吕布绝不会跑来找麻烦,只可惜,灵魂穿越附体这种事情,就算是神仙也未必算得到,陈登又怎会知晓。

  “使君大人。”这时,一名官吏进来,脸色有些着急。

  “什么事?”陈登扭头,看向这名官吏,温言道。

  “昨夜江东孙策夜袭盐渎,如今已经攻破盐渎,往射阳方向袭掠!”

  “来的可真是时候!”陈登心中一阵气闷,不过随即心中一动,想了想突然问道:“射阳县,那不是陈兴的地方?”

  “正是。”官吏低声道。

  陈兴虽然姓陈,也是徐州大族,但跟陈登并不是一家,关系就像是徐盛与海西徐家一样,虽然祖上同出一源,但经过几代甚至十几代的分隔,那份血缘关系,早已淡了,陈兴是射阳陈家的长子,少有勇力,通熟兵法,只是性格桀骜,而且野心不小,陈登最初上任广陵时,曾想过借助射阳陈家的力量来帮助自己在广陵站稳脚跟。

  只可惜,这陈兴竟然野心勃勃的想要架空自己,实掌广陵,陈登岂能同意,最终不欢而散,陈兴自领射阳,听调不听宣,射阳有兵马足足近两千,可惜,却并不算在陈登手下,而是陈兴的私兵,陈登初来乍到,还要防备孙策,真正能够调动的人马甚至不如陈兴多,也拿他没办法,甚至还要好言安抚于他。

  “传命于射阳陈兴,吕布近日渡河而来,当封锁城门,谨守城池,不得有误。”陈登说道。

  “这……”那官吏是陈登心腹,闻言不禁小心的看向陈登:“大人,那陈兴恐怕未必会听候我太守府的命令。”

  “你自去传命于他便是,至于听与不听,那就是他的事情了。”陈登微微一笑,随即道:“对了,你顺便去找臧霸,让他安顿好士兵之后,便来见我,有要事相商。”

  “是。”官吏拱手告退。

  孙策,吕布,陈兴?这或许是一个机会。

  陈登眸子里闪过一抹精光。

  与此同时,广陵以南,一支军队刚刚经历过一场小规模的战争,士兵开始收拢尸体,几名将领聚在一名青年身边,青年身形高挺,俊朗的脸上带带着几分张扬,一双虎目炯炯有神,此刻胜了一仗,脸上却不见得意之色,只是催促将士尽快清理战场,此人便是江东小霸王孙策,此次趁夜偷袭,一举攻破沿江防线,便一路急进而来。

  “公子,我们这次走的是不是有些远了?孤军深入,乃兵家大忌!”黄盖看着地图,皱了皱眉道。

  孙策摇了摇头笑道:“广陵兵马不过五千,大半都在沿江布防,陈登虽然厉害,奈何手中无兵无将,当趁此机会捞一把才是。”

  “那也不必远袭射阳吧?”黄盖苦笑道。

  “公覆有所不知,你可知道,这广陵境内,最富庶之地是何处?”孙策笑着摇头道。

  “自然是广陵。”黄盖理所当然到,广陵城作为广陵郡郡治,自然也是最富庶所在。

  “这你可猜错了。”孙策笑着摇头道:“陈登这两年大力发展,又要募集郡兵,广陵钱粮早已被消耗一空,就算我们打下来,也是一座空城。”

  “那……”黄盖疑惑的看着孙策,有些摸不着头脑,随即心中一动,看向孙策道:“可是射阳?”

  “不错。”孙策点点头道:“射阳令陈兴,与陈登本是一脉两支,本该齐心协力,可惜此子野心极大,当初陈登单骑来此,便想暗中架空陈登控制广陵,只可惜,那陈登又岂是易于之辈,被他看穿之后,拥兵射阳,听调不听宣,为了能与陈登对抗,这两年来更是大肆横征暴敛,这射阳如今,可是富得流油。”

  “想来,公子已经想好了退路。”黄盖不禁笑道。

  这广陵进来容易,但如果攻破射阳之后,还想带着大批粮草原路退出,那就是把陈登当傻子了。

  “我已命子义率水军沿海而上,最迟明日,子义的水军便能抵达射阳。”孙策笑道:“所以我们要尽快赶到,听闻那陈兴自比吕布,此番,我倒要见识见识他有何本事!”

  “自比吕布?”黄盖愕然,随即摇头嗤笑,当年十八路诸侯讨董,他们可是跟着孙坚亲临战阵,吕布单人匹马雄狮天下诸侯的气势至今难忘,虽说后来被刘备三兄弟打退,但三个打一个,当时为了联军颜面虽然备受夸赞,但实际上,很多武将心中却是不以为然,三打一才勉强打赢,这有什么好夸耀的?

  “听闻那吕布已经从曹操的包围中突围而出,若有机会,我倒是想要见识见识。”孙策眼中却是闪过一抹兴奋地光芒,吕布虽然声名狼藉,但这些年来,勇武之名却是十几年不衰败,当年虎牢关之战,孙策武艺还未成,但如今小霸王之名已经名满江东,骨子里好战的血液刺激下,自然希望有朝一日,能够与这天下第一一战,才不枉此生。

  “公子,你……”黄盖闻言,不禁苦笑,在他看来,现在的孙策虽然厉害,但怕还不是吕布的对手,想要劝说,却被孙策挥手止住。

  “公覆叔不必担心,我分得清楚轻重。”孙策笑道。

  就是这样,我才担心啊!

  看着孙策自信的笑脸,黄盖不禁苦笑。

  另一边,吕布已经带着整合好的兵马离开了海西,一日奔波,如今已经进入射阳境内。

  “主公,将士们所携带的干粮已经不多了。”张辽策马来到吕布身边,抬头看了看天色道。

  “前方就是射阳城了,我们今夜便在射阳歇息。”吕布看了看天色,也是时候休息一下了。

  “主公,这广陵境内,就算去攻打广陵,也不能打这射阳的主意。”张辽苦笑道。

  “哦?”吕布惊讶的扭头看向张辽:“这又是何说法?”

  “射阳令陈兴,原本与徐州陈家一脉两支,不过此人野心勃勃,陈登当初进广陵之时,便想架空陈登,控制射阳,却被陈登看破,双方撕破脸面,陈兴独霸射阳,有独立之势,招揽了两千士兵,日夜训练,不接受太守府的命令,陈登虽是广陵太守,但要防备江东孙郎,却无力去对付陈兴,以至于如今陈兴隐隐间有尾大不掉之势,此刻射阳城内,兵马恐怕不少。”张辽解释道。

  “还有这等事。”吕布皱眉道:“此人性格如何?”

  “却有才干,精通武艺兵法,却有些张扬,常常暗恨晚生十年,若能早生十年,定要在虎牢关下,与主公一较长短!”张辽说到最后,不禁笑起来。

  “若真是如此,这射阳倒未必不能破!”吕布闻言,目光却是不禁亮了起来:“让玲绮来见我,她不是一直想冲锋陷阵吗?今日便给她一个机会。”

  “喏。”张辽闻言有些疑惑,但还是点头,打马往后阵去寻找吕玲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