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以火焚体(下)

星域争雄 +A -A

    风铭陷入了犹豫之中,是留下,还是离开,心中难以取舍。

    离开对双方都好,免得双方都陷入折磨之中;但他想到风云大陆的秘密,又犹豫了。

    他希望能携着兄弟姐妹的手,去完成前人并没有完成的壮举,为自己,也为风云大陆的人寻找一条出路。

    至于那条路能否走通,他心里并没有十足的把握。风云大陆那么多前辈先贤沉戟折戈,尚未走通,足见其艰难!风云大陆的现状是进也死,退也死,充满了悲怆与苦痛!绝大部分武者已经绝望,选择了沉沦。而他却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前进,但也只是尽人事,听天命罢了!

    在这样一条充满艰辛的道路上,他渴望有一批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披荆斩棘,携手冲击那前人未能走通的路。但世事如棋,变幻莫测,即便曾经志同道合的兄弟姐妹也难以走在一起,无奈!无奈!

    唉!

    风铭重重地叹息了一声。

    冰寒谷那门人见风铭竟赖着不走,顿时着急了。现在各大势力谁都不愿和风铭有一丝一毫的瓜葛。风铭是各大势力的仇人,他把进入生死台的各大势力的精英弟子宰了个干干净净,每一个势力都把他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寝其皮,食其肉。谁和他搭边都会跟着倒霉。如今风铭赖在这不走,传出去,冰寒谷绝对吃不消。

    那门人鼓起勇气再次破口大骂,那话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但风铭却充耳不闻,一副“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吧”的神态。

    风铭耍无赖,轰也不走,骂也不走,冰寒谷那门人顿时没辙了,只好去找冰寒。

    那女孩子实在不想风铭在冰寒的洞府里多呆一会。风铭在她们的眼里就是一瘟神,根本不愿和他接触。俗话,解铃还须系铃人。这瘟神既然是冰寒惹来的,也只有冰寒能解决了。

    冰寒回到洞府里,看到风铭大大咧咧地坐在她的洞府里,感到很惊讶,一双美目滴溜溜地瞪着风铭。全段时间他那意思不是和他们掰了吗?敢情是老大像孩子耍家家来着,如今竟主动上门来了,这脸变得比翻书还快。不过,自进入圣院后,老大那脸属狗脸,变就变,如同风云,变幻不定。

    “跟我走!”

    风铭干脆得很,起身直接往外而去。没多看冰寒一眼,也没一句解释,至于冰寒是否跟着他走,也不管。

    冰寒没任何话,也没有丝毫犹豫,静静地紧随风铭而去。

    这一幕让冰寒谷的那位门人呆若木鸡!要知道冰寒平素冷傲无比,男子别要搭话,就是靠近她都很难,而如今却放下傲气和女孩子的矜持,如同温顺的妻子一样,亦步亦趋,仅仅是因为仇海的“跟我走”三个字。

    待风铭、冰寒消失后,她醒悟过来,顿时乱了方寸:她们冰寒谷那美艳无双、天赋异禀的少谷主被仇海那废物拐跑了。天崩了!地裂了!不得了!

    冰寒谷的那个门人掏出传音符一顿传音……

    望着前面那并不是很高大的身躯,冰寒柔肠千转。有时候,她真的很想抛开一切跟随在风铭身边,无关男女情感,只是因为风铭是老大。他们二十二人在风铭的带领下,度过了生命中最难以忘怀的时光,创造了前所未有的辉煌,他们在梦中都渴望能重聚在一起,再塑辉煌。只可惜,现实让他们分道扬镳,这其间透着无奈和酸楚。

    风铭来找她,让她感到很意外!风铭让她跟他走,她不会问任何缘由,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也会毫不犹豫地跟着!

    风铭一路上一句话都没有和冰寒讲,两人默默地来到风铭的洞府。

    “冰寒,这一次我要借你的‘绝对零度’练几天功。”风铭进了洞府后道。

    “老大,需要我怎样帮你?”冰寒没有丝毫犹豫。

    风铭把情况告诉冰寒。

    冰寒听了,花容失色!风铭的做法太疯狂了,简直是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老大,我不同意你这样做,这是一条死路!”

    “置之死地而后生!我们没有更多的选择!”风铭的神情很坚定。

    “老大,以你的聪明才智肯定会有其他的选择,我不同意!”

    冰寒的身子有些颤抖,美目里闪动着泪花。他们都历经过“黄金古路”里的“火焰桥”一关,知道其间的凶险,而风铭现在要做的比那还要凶险得多。这样做风铭会死,她坚决不同意风铭这样做。

    然而,风铭却不顾冰寒的劝阻,直接盘膝而坐,并告诉冰寒他立马就要燃体内的火焰了。

    冰寒根本阻止不了风铭,风铭是燃体内的火焰,进行焚烧锻体,她左右不了风铭,只能急忙伸出双掌抵住风铭的后背,按照风铭的吩咐去做。

    刹那间,风铭被冰封,与此同时,他体内的火焰开始燃烧。

    风铭身上顿时传出滋滋的声响,如同火上被浇了油一般,同时传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如同炒豆子一样,而风铭凄厉的惨叫声仿佛要将整个洞府掀翻……

    冰寒并不需要全力以赴,只需源源不绝地输出寒冰之气进入风铭的各个部位,但此时此刻,冰寒却陷入巨大的煎熬之中,风铭因难以承受疼痛而借以释放疼痛的惨叫声,就如同一般锋利的刀插进她的心里,让她心弦欲碎。然而,风铭此时的身躯却坚如磐石,纹丝不动,仅有惨叫声伴同着黑色的块状之物连连喷出。

    冰寒知道武者修武有时会产生巨痛,但像风铭修炼所承受的这种非人所能承受的疼痛,不单没见过,连听都没有听过,一般的武者根本承受不了,瞬间就会昏死过去,而风铭却生生承受了下来。这意味着风铭对疼痛的承受能力远远超过其他的武者,也意味着风铭修武一直就伴同着非人所能承受的巨痛,要不然,他承受疼痛的能力不会这么强。

    在这一刻,冰寒的心碎了!

    在这一刻,冰寒真真切切认识了风铭!

    在这一刻,冰寒真真切切感受到了风铭的强大!

    在此之前,其他的兄弟姐妹实际上并没有真正认识风铭,只知道风铭孤独、寂寞、痛苦,一个人带着满身的伤,独自艰难跋涉。但没有亲眼所见,绝对想象不到,风铭的路走得如此艰难!如此苦痛!而他却一一承受了下来,这是何等坚强的心性。

    而人们往往只看到了风铭头上那耀眼的光环,没有看到那耀眼光环的背后。而世间事往往就是如此,人们对于成功充满了羡慕嫉妒,很容易忽略成功背后的深层原因。实际上,只要如同成功者那样付出,每一个人都有成功的机会。

    冰寒的心承受着煎熬,但也是一次心灵上的洗礼,在痛苦之余,也感到心灵在涅。

    此时此刻,风铭正处在冰火两重天之中。这种痛苦超过了以前任何一次修炼所产生的痛苦,但他再也没有昏过去,只要没有昏过去,他就获得了成功,就意味着这条路他又走通了。

    当他第一次尝试失败之后,他并没有放弃,他想到了冰寒,借助冰寒的“绝对零度”来减轻疼痛。冰寒的冰寒之气虽然没有凤焰那么高级,也难以阻挡凤焰的消融,但对于减轻疼痛却是效果奇佳。他找冰寒帮忙找对了。

    风铭体内的寒冰之气与火焰激烈的交锋,把他的整个身体当作了战场,对他的肌肉、器脏和骨骼疯狂地蹂躏,而这种蹂躏就是对其身体各个部位最大的锤炼,这种锤炼的方式更直接,更快捷,更具效果。

    两个时辰后,风铭瘫软在冰寒的怀里,冰寒抱着风铭,泪水奔涌而出。

    那泪水既是心痛的泪水,又是钦佩的泪水。

    此时,风铭脸若纸金,憔悴不已,整个身子干枯,竟瘦了一圈。整个人竟虚脱了,浑身瘫软,如同面条一样。这模样让冰寒心痛不已!而这种非人所能承受的折磨,风铭竟足足承受了两个时辰,又让冰寒钦佩不已!

    休息两个时辰之后,风铭咬着牙对冰寒道:“继续!”

    冰寒吓了一跳:“你不要命了!”

    “继续!”风铭挣脱冰寒的双手,盘膝而坐,坚定地道。

    “不行!绝对不行!你必须休息两天!我就在这等着。”

    冰寒坚决不同意风铭这样蛮干,简直是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再拼命也要有个度。

    “我要开始了!”

    风铭根本不给冰寒阻止的机会。时间耗不起,只能拼了!

    “你!你!……”

    冰寒被风铭的任性弄得想吐血。风铭根本就不听劝,一意孤行。而这次的锤炼,她只是个配角,一切都是由风铭主导的。风铭一动,她也必须跟着动。她阻止不了风铭。

    风铭的执着让冰寒心惊肉跳!一天一夜了,风铭锤炼的时间在延长,休息的时间在缩短。他已濒临崩溃了,还在要求继续。

    冰寒撂挑子了,跳起来直接就往外走。

    “我管不了你,我去找二哥,二哥的话你总该听了吧!”

    风铭见冰寒去找林风,急忙答应听冰寒的话,休息一段时间。风铭不想惊动林风,林风过来绝对会制止他这种玩命的修炼,即使让步准许他修炼下去,那休息时间也会延长到三天以上。这么长的时间,耗不起,因为冰寒马上就要进入西院了,他必须在最短时间内借助冰寒的帮助,适应以火焚体。他不可能总让冰寒留在身边,冰寒也要修炼。

    与此同时,冰寒的洞府里,冰寒谷的门人正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冰寒谷的门人听到冰寒被仇海拐跑后,一个个都花容失色,但又一筹莫展,给冰寒传音,也没有丝毫回应,冰寒明显把自己的传音符给屏蔽了。

    而这件事,她们又不敢声张,要是这件事弄得沸沸扬扬的,不单对冰寒的名声不好,就连冰寒谷也要受到牵连。最后她们不得不向万旺几人求助。

    万旺几人过来,待听到仇海把冰寒拐跑时,感到惊讶不已!又见冰寒谷的人大骂仇海那十恶不赦的大淫贼时,不禁苦笑不已!

    万旺几个也是面面相觑,搞不懂风铭在搞什么鬼,但风铭是大淫贼,几个都是不敢苟同。

    “去!去!去!捕风捉影的事,你们也敢瞎,要是传出去,影响可不好!”万旺制止冰寒谷的门人道。

    “嘻嘻!这下热闹了!这事要是被二哥知道了,那醋坛子又得打翻。上次嫣然的事,二哥足足有半年多没理老大,这一次估计得三年。”素素在一旁笑着道。

    “我估计老大那耳朵这一次绝对保不住了,谁叫他沾花惹草。”火焚幸灾乐祸地道。

    “这行为是不对的,要管!还是叫二哥去管!现在就去找二哥。”绝天道。

    “二哥都不理我们了,找到也没用。”谷蛊道,“我们还是先到老大的洞府里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吧。”

    万旺几人前脚到了风铭的洞府外,冰寒谷的人后脚就跟了过来。本来万旺是不让她们过来的,但她们放心不下冰寒,希望事情越快解决越好。

    这样一来,风铭的洞府外就热闹了,扎了一堆怒气冲冲的美女。她们一个个扬言要打破风铭的洞府门。

    万旺几人急忙阻止,冰寒谷的人才答应再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