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军需官

我是杀毒软件 +A -A

  火光摇曳,夜幕沉沉。

  空气中还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道。

  但战场却是暂时平静下来,第七军团最终还是与东南方向的援军合兵一处,彻底击溃病毒阵营的守军,拿下来这座山顶废墟。

  不过这代价也是非常惨烈的,遍地都是尸骸,但很快,一道红色的光芒笼罩下来,所有的尸体与遍地的武器装备都化为数据被格式化。

  这红色光芒显然是要比夏普团长手中拿着的那块领地石更加高级。

  这一切慕少安都无暇理会,他身上的伤势太重,即便喝了最后两瓶生命药水,他的生命值也依然在以每分钟两点的速度在下降,他需要包扎止血。

  好在也不是没人管他。

  之前临阵退缩的几个小军官又不好意思地跑回来,说实话这个时候慕少安才注意到他们才不过是十五六岁的少年,看来德玛西亚帝国的国力的确是被连绵百年的战争给拖惨了。

  同时他也理解了为什么方才那些第七军团的新兵会畏缩怯战,他们本来就是一群刚上战场的娃娃兵啊,本来是被故意安排在战场边缘最安全的位置刷经验混人头的,只不过因为自己横插一脚,这才将这些刚上战场的新兵蛋子给鼓动起来,直接杀入战场最核心。

  所以在遇到20名强大的病毒夜行者,他们选择理智撤退的行为就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当时第七军团真正的精锐就在几十米外,哪里轮得到他们这些小鬼。

  此时他们几个人七手八脚地扶着慕少安就去了废墟内部,话说这才五六分钟的时间,那块已经放下来,散发着红色光芒的领地石已经在发挥效果了,很神奇。

  只见红光笼罩的地方,原本破碎的城墙开始逐渐恢复,坑洼不平的街道开始复原,倒塌的房屋也重新树立,一座小型的能量塔逐渐成型。

  这种现象根本难以用现实的科学来解释,但慕少安却是见怪不怪,早在七日杀世界,他就知道领地石有这个效果。

  不过,第七军团放下的这块领地石也许是因为物资不足,能量不够,恢复的速度相当缓慢,不像是在七日杀世界中,基地成功升级也就是几秒钟。

  而此时随着废墟建筑的成型,第七军团的指挥中央的一条条命令的下达,原本有些混乱的秩序也开始恢复。

  像是士兵归建,治疗伤患这些事务更是被优先放在第一项。

  慕少安在那几个小军官的扶持下很快就来到废墟中央,距离那座正在成型的能量塔只有不到三十米,这里早已经躺满了伤员,但基本上都是德玛西亚帝国的士兵,十几个穿着长袍的医官在忙碌着。

  不过他们治疗的手段倒是很有魔幻色彩,既不包扎,也不截肢什么的,不管是什么伤,只要还有一口气,就给灌上一大碗不知什么东东,然后念上一段咒语后,便摆摆手粗暴地命人给扔进后面的一个水池子里,估计那水池里的水没准与生命之泉有些关联。

  “他是谁?他没有资格在这里疗伤,扔出去!”

  此时慕少安正想着,就听见一个粗暴且不耐烦的声音喊道,却是一个德玛西亚帝国的中级军官。

  看他说话的语气,还有那种神色里的浓烈鄙夷,就知道这些家伙对于来自混沌基地的雇佣兵非常没有好感。

  想来也是,任谁掏了一大笔钱却只能雇佣来一大堆炮灰,心情也不会好的。

  “科里长官,这个人很勇敢,他救了我们的性命,他甚至敢与暗夜军团的夜行者正面对决。”搀扶着慕少安的一个小军官连忙道。

  “哼,你们这些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子懂什么?我们第七军团的勇士们难道不勇敢,我们难道不敢直面夜行者?那是谁把这岩角要塞攻下来的,去去去,少来添乱!”那个中级军官不耐烦地道,看来这家伙对雇佣兵的成见不是一般的大。

  “长官,我愿意支付治疗费用,不,双倍的费用,哦,我还私藏着一瓶上好的白兰地美酒。”这个时候慕少安连忙虚弱地道,虽然他肯定他不会死,因为混沌基地的程序战兵手中也有临时商店,到时候再喝下几瓶生命药水,他保证能痊愈。

  但是那种低劣的生命药水又怎么能够与生命之泉的泉水媲美,没看到这些德玛西亚帝国的伤兵们在片刻间就生龙活虎么?

  此外更主要的是,慕少安还想和这位德玛西亚帝国的中级军官扯上点关系。

  没错,他已经看出来了,这个叫科里的中级军官其实就是第七军团的后勤军需官,否则的话,在场这么多第七军团的军官,怎么不见他们阻拦呢?

  “唔,你说什么?”

  果然,在听到慕少安此话后,那科里的一双眼睛就看过来,更是竖起耳朵,因为方才慕少安说出最后一句的时候故意放低了语气,很有点含糊不清,估计旁边几个小军官都没听清。

  但是人所周知,某个人只要对某件事非常感兴趣,那么其敏锐力会立刻脱离科学的逻辑上升无数倍,比如我们大家通常在聊天时,若是不小心蹦出‘种子’‘开车’‘亚麻地’之类的词语,哪怕隔着很远,都能让我们动若脱兔,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堪比王牌间谍。

  至于说为什么慕少安敢肯定这个后勤官也是一个酒虫,那完全是蒙了,毕竟管后勤的家伙通常都比较嘴馋,不是有句话说得好,近水楼台先得月,向阳花木易为春么。

  平时的时候,他们吃得油光嘴滑,但是条件艰苦的时候,尤其在被严厉监督的时候,他们也要比别人承受更多的煎熬。

  哦呵呵。

  “一瓶,一瓶……”

  慕少安故意让自己气若游丝一些,但他发誓,从科里长官那亮晶晶的眼睛里,他知道这位老兄听懂了他的意思。

  “唔,两倍的治疗费用,好吧,看在你救了这几个小鬼的面子上,扔过去吧!”那科里长官很是不满地嘟囔道,可身体并没让开,显然这位也是一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

  好在慕少安手里还有234枚混沌金币,300枚噩梦金币,他一口气全掏了出来,这不是他傻,他当然也知道这是一笔巨款,尤其那噩梦金币,似乎还带着点美元的光环。

  可正所谓醉翁之意不在酒,慕少安可不仅仅是要治疗自己的伤势的,他还要与这位脾气不太好的军需官拉上关系。

  方法是什么呢?

  他又不具备舌灿莲花,口喷八方,魅力四射的技能,所以只能用那种古今中外皆通行,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古老法则――用钱把他砸死!

  尤其是在此刻可以正大光明行贿的时刻。

  果不其然,当看到那一堆金灿灿的喔喔叫的时候,我们的军需官先生立刻就英明神武起来,虽然德玛西亚帝国的法律一向严苛,虽然德玛西亚人的传统一向洁身自好。

  但正所谓你不能要求一群眼睛都绿了的宅男个个都是柳下惠,也不能要求所有饥肠辘辘的乞丐都去学那个不食嗟来之食的傻帽。

  人首先得满足自己最基本的生存需求,才能去谈什么高尚品德。

  话说那位柳下惠先生,如果您泉下有知,不知是否能听得见每当夜深人静时我们这些单身汪那种幽怨的叹息声?送您一句暴殄天物的评语不过分吧?

  而且此时此刻慕少安还是一个万恶的混沌基地的雇佣兵,那位军需官先生就更加不会有什么负担了,知道吗,这叫赚取外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