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求生不得

我是杀毒软件 +A -A

  慕少安学着电影里的台词,试图拖延时间,但实际上下一秒钟四道雪亮的刀光就划破夜空,隔着七八米的距离就向他劈砍下来,那种死亡的气息直接将他整个人笼罩!

  那些病毒夜行者都是战斗经验丰富,且无比残忍冷酷的家伙,怎么会给他拖延时间的机会,甚至都不会犯一点自大的错误,明明一个病毒夜行者就能干掉慕少安,他们却非得直接杀出两个人。

  一点都不骄傲,太可怕了!

  慕少安的脑门都炸了,他敢肯定若是他用盾牌来格挡这四道刀光,保证一下子就能把他给打成残血,甚至他的精铁盾都得四分五裂!

  这才是名正言顺,理所当然的实力碾压。

  怎么办?

  进攻是死,

  后退是死,

  躲避也是死,

  求饶也是死,

  怎么也绝无幸理,怎么也不会有奇迹发生了。

  那么,就这样的死去吧。

  恍惚中,慕少安脸上露出了一抹残酷又疯狂的笑意,既然形势已然如此,何不放手一搏?拉一个陪葬也是好的啊!

  “咣当”一声,精铁盾被他很干脆地扔掉,下一个瞬间他完全无视了那四道带着死亡气息的雪亮刀光,只是眼神狰狞,神情恐怖,双手持刀,如同一个疯子,笔直撞入那刀光之中!

  什么生死,什么痛苦,什么前尘往事,一切一切无关紧要了,他的心里,他的脑海之中,不,是他的全身上下,所有奔流的血液之中都在咆哮!

  草泥马!

  无所求于生,故无所惧于死!

  刹那间刀光相汇,金铁交鸣,鲜血迸现!

  痛楚在身体中延伸,一条一尺多长的伤口在胸肋处划过,只差一点就割开了他的胸腔。

  但是对面第一个病毒夜行者也不轻松,慕少安拼着挨了另外一人一刀,却用长刀直接劈砍向第一个病毒夜行者,完全是以命搏命!

  虽然瞬间那个病毒夜行者横刀就快速格挡住,但是――他是双刀啊,虽然他的力量属性足足有75点,可慕少安却是双手持刀,而且还同时施展出了重击技能!

  所以这一刀从上而下的劈砍虽然简单到了极致,却也可怕到了极致,更是快到了极致,尤其这其中还有燃烧精神力的效果存在。

  结果就在方才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那第一个病毒夜行者虽然准确格挡住慕少安的劈砍,却没有什么意义。

  他太低估了慕少安这一记劈砍的力道。

  仅仅一刀,就将那个病毒夜行者的右手刀磕飞,虽然这家伙紧急向后错步,左手横刀格挡,却仍旧无法阻挡这一刀的气势,毫厘之间,他的左臂从肩膀处就被一刀斩断!

  他身上的铁甲也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一切发生的太快了。

  形势逆转得也太快了。

  或者说慕少安这一刀劈砍的势头太凶残了!

  甚至另外一个病毒夜行者都在奇怪他竟然没能双刀合璧,一击击杀?

  其实这不是他的错误。

  而是慕少安自己都低估了他自己。

  他目前180点的精神力让他的六识感官已经敏锐到一个很高的层次。

  所以即便是在这种必死之局里面,他仍然能够下意识地躲开要害,或者说,当他心中再无惧意,再无求生之念的时候,他反而能毫无保留的发挥出他的优势,他能以更快的反应速度看破他们的攻击路线。

  “铛铛”

  金铁交鸣声再起,慕少安根本来不及随手一刀砍下那重伤的病毒夜行者的头颅,第二名病毒夜行者已经持着双刀闪电劈砍而来。

  不过这个时候他心中反而冷静下来,血液还在奔涌,精神力还在徐徐燃烧,一切也不过如此!

  拧身错步,长刀反手,不早不晚,不偏不倚地封住那个病毒夜行者的双刀斩击。

  这个时候由于没有施展重击技能,再加上伤口的拖累,慕少安立刻就感觉到双方在力量上的巨大差距。

  双手虎口都麻了起来。

  而那个病毒夜行者却似乎非常吃惊于慕少安的快速反应,方才那一瞬间拧身错步挥刀格挡的角度和时机简直掌握得太好了。

  简直行云流水。

  难道这是个高手?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或者是方才被慕少安那可怕的,有如神助的一刀劈砍给镇住了,所以他立刻展开了全面快攻,手中的双刀如雪花般飞舞,上下左右前后似乎封锁了一切。

  处处是杀机,处处是死地,处处是死神的狞笑,绝对不再给慕少安再来一次类似的长刀劈砍!

  不得不说,这家伙双刀玩得简直出神入化。

  但慕少安却不得不感谢他。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不用你的力量来碾压我,只需要咱们两个再像初次玩刀的菜鸟一样硬碰硬个三五刀,老子就完蛋了啊!

  知不知道老子现在的手腕都是麻木的?

  你又知不知道老子现在最不怕的就是你这种技巧高超的以快打快?

  慕少安的力量不占优势,但他是双手持刀,所以他可以勉强扛得住对方的单手刀。

  因此在此刻这种刀光如雪纷飞,险象环生的战斗中,他只需要做一件事就可以了,那就是双手持刀先一步封住对方的单刀,然后也不管另外一把单刀的落下,直接变招就是同归于尽,老子不在乎了!有本事咱们就一块死好了。

  这种打法很无赖,那个病毒夜行者不得不立刻自救,当然这家伙的单刀也的确太快,即便是这样,依旧是能够给慕少安身上留下一道道伤口。

  虽然不是致命伤,但顶多再片刻功夫,不管慕少安再怎么无赖,他都必死无疑。

  是的,一招鲜在这里失效了,那个病毒夜行者不会再给他雷霆般劈砍的机会,更不会给他同归于尽的机会。

  换句话说慕少安也没有了与其同归于尽的能力。

  他只能坚持,疯狂却又冷静的反击,任由自己身上一条条伤口的增加,这也多亏了他的中级防御符文,他现在的抗击打数值提升到了750点,理论上来讲,每一次攻击都可以豁免375点的基础伤害。

  5秒钟过去。

  10秒钟过去。

  当第15秒钟的时候,慕少安的生命值已经只剩下最后27点。

  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那个病毒夜行者退了,他不得不退,因为第七军团的主力精锐士兵已经潮水般全线冲杀过来,毕竟原本就隔着40多米而已,又是在全面冲锋的状态下。

  话说从一开始交手到此刻,整个过程也连一分钟都不到。

  慕少安纯粹是从鬼门关捡了一条小命回来。

  噗通一声坐在地上,近在咫尺的喊杀声也仿佛很远很远。

  慕少安咧嘴疯狂大笑,就像是个傻子。

  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一次那两个病毒夜行者没能杀了他,其实就永远永远再也不会有机会了,就方才这不到一分钟的生死鏖战中,天知道他经历了怎样巨大的压力,那种死亡近在咫尺,甚至已经浸透入灵魂深处的感觉是有多么恐怖和无助。

  不过既然他没有死,那就涅�重生吧!

  (还是两章连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