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局部与整体

我是杀毒软件 +A -A

  慕少安是在冒险。

  但同时也是对他自己综合实力的自信。

  在七日杀世界中,他一直在重点训练擎盾时身体发力的平衡,以及与步伐变幻,错步移身时的平衡与协调。

  在这一点的训练上他花了很大力气的,甚至要超过他对于基础刀术的训练。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可以在数十只,上百只病毒感染体的重重包围下能够做到游刃有余。

  这不是一种力量,这只是一种关于身体协调性,与反应能力的技巧。

  这种协调性的技巧就是他已经解锁了的基础身法和基础步法。

  如今,也正是这种看起来并不太复杂但其实比想象中更加复杂和难以掌握的技巧,为他轻而易举的打开了这个必死之局。

  在这一个瞬间慕少安就像是一个高超的舞者,以不可思议的协调和平衡性,再配合因为精神力活跃所带来的更精准更敏锐的感知,就这样用最快的速度在方寸之地旋转了三个不同的角度,躲避开了三支致命的羽箭,然后当他旋转一周,重新回到他原来的位置的时候,他右手中那支天空之矛不早不晚,直接蓄力脱手而出!

  目标就是三十米外的一个病毒弓箭手。

  整个过程就像是一个圆环,完美无缺的圆环。

  若说唯一的瑕疵,那就是他此刻并不能完全驾驭这天空之矛,但是他心中坦然无惧,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他是一个战士,他只需要在战场上发挥他应该发挥出的实力即可,其他更复杂的因素不在他的考虑之中。

  更何况区区三十米的距离,就算是一根木棍,慕少安也有信心投掷出不俗的伤害,而如今他却至少可以发挥出天空之矛三成的威力。

  他又何须担心什么呢?

  不过,慕少安还是低估了天空之矛的恐怖威力,就如同那三个病毒弓箭手低估了他的综合战斗力一样。

  那支看起来毫不起眼的木矛在脱手而出的时候,慕少安就听到了风声,呼啸的风声,那是昂扬狂飙于九天之上的飓风!

  那是天空的宠儿,远非大地可以束缚!

  甚至慕少安和那个病毒弓箭手在同时都生出一种错觉,他们听到了嘹亮霸气的飞鹰的鸣叫!

  这是俯视,这是裁决,这更像是――宿命!

  太快了!

  眨眼之间,那一个病毒弓箭手根本来不及躲避或者是反应,整个人就被那一支天空之矛给洞穿并带飞起来,庞大的力量属于慕少安,但恐怖的威力却属于天空之矛!

  人未落地,已然被轻而易举的击杀。

  然后在这一瞬间,慕少安毫不迟疑的展开了真正的冲锋,他就像是一头蛮牛,无视了侧翼那个病毒弓箭手的威胁,擎着精铁盾,发出低沉的怒吼,向着前方那个已经吓傻了的弓箭手扑去。

  说是吓傻了也不太正确,只能说慕少安一连串的反应太快,从连续三次不同角度的旋转躲开羽箭,然后天空之矛脱手投掷必杀一击,再到他擎盾冲锋,这整个过程如同行云流水,没有半分的误差,简直就是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的。

  而且此刻双方的距离只有三十米。

  真的,这并不是一个很遥远的距离。

  以慕少安全力爆发的状态,30米的距离也不过是两秒钟时间而已。

  根本不给那个病毒弓箭手太多反应的机会,虽然这可怜的家伙立刻扔下弓箭,直接抽出长刀,摆出防御姿势,应对不可谓不正确。

  可实际上已经没有意义了,面对慕少安这种炮弹一样的擎盾冲锋,又是借助地势狂奔而下的惯性冲击,别说他只有50点力量,就是有75点满值力量,在这样毫无躲避机会的情况下也得被撞个跟头。

  而且更重要的是,慕少安这一回没有忘记释放重击技能!

  所以在远处侧翼的那个病毒弓箭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看着慕少安冲上去的一瞬间,他的那个同伴竟是毫无反抗之力,就像是被一台悍马迎面撞飞,连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鲜血漫天挥洒,轰然落地时早已气绝身亡!

  两连杀!

  “咻咻”

  接连两支黑羽箭破空激射而来。

  对方有些恼羞成怒了。

  虽然听不到言语,也看不到他们的表情,但慕少安就是能知道。

  这种感觉很微妙。

  实际上方才那侧翼的那个病毒弓箭手是有一定机会射中慕少安的,但一来慕少安奔跑得极快,二来则是这短暂时间内的变化太快,如走马灯一样,让那个病毒弓箭手有些措手不及。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病毒既然同样拥有不凡的智慧和逻辑思索能力,那么就不可能同样拥有如机器般冷静精准的心态。

  或许更高级的病毒能做到这点,但是此时此刻慕少安所面对的这几个病毒小兵,充其量只是五个病毒追随者而已。

  一旦攻击受挫,他们心里就不可能不出现波动。

  而只需要一丝破绽就已足够产生巨大的后果了。

  所以这两支连射的黑羽箭看似威力惊人,但并不能对慕少安构成任何威胁。

  他此时没有去理会地面上的两具尸体,整个人根本不停,甚至连天空之矛都来不及拔出,只是右手从腰间抽出短剑,就朝着那第三名病毒弓箭手冲去。

  双方在短时间内攻守上下易位。

  那个病毒弓箭手大叫着,不停张弓攒射,尽管他射出的黑羽箭依旧快速精准狠辣,但他的心已经乱了。

  而另外两名病毒弓箭手此时已经快速爬上乱石堆,理论上来讲他们已经达到预期的作战目的,可是这个时候他们必须面临两种选择。

  第一,牺牲他们的那个同伴,争取时间给敌人大部队造成袭扰,实际上这个时候前方主战场已经进入激战的白热化,有他们两名弓箭手在背后攒射,肯定能发挥不小的骚扰作用,比如一箭射中夏普团长,然后导致了他的死亡或受伤,绝对会让这五十人的猎杀团迅速崩溃的,这个道理谁都明白。

  然后就是第二种选择,支援他们的那个同伴,三人联手要么用箭雨,要么用近战长刀,总是能够把慕少安杀死的,只需要花费一两分钟时间而已,这一点毫无疑问,慕少安自己也得承认这不是在开玩笑。

  但是,那两名病毒弓箭手还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第一种方案,然后厉声喝令下方的那个同伴拖延时间,其实这意思就是牺牲这个倒霉蛋了,两个战场,一大一小,孰轻孰重?

  换句话说,在这个时候是用羽箭攒射夏普团长,凯斯特副团长这些主力的性价比大,

  还是攒射有着盾牌防御的慕少安性价比更大?

  傻瓜都知道怎么做出选择的对吧。

  而只要拖延几分钟,只需要几分钟,战场的天平就会倾斜,哪怕牺牲他们五个弓箭手,用局部的失败换来大局的胜利,到时候慕少安就已经无足轻重,他一个人能做什么?

  歼灭对方的大部队才是最重要的啊!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