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腹背受敌

我是杀毒软件 +A -A

  慕少安的脑海中一片空白。

  但不是惊恐过度导致的空白,也非茫然无措导致的空白。

  他或许平均属性比不上其他E级程序战兵,可若论战场厮杀的经验,他却绝对不是菜鸟。

  他此刻脑海中的空白,仅仅是因为心无旁骛,他甚至没有去关注上方山包上和临时营地的情况,他只知道他能做什么和该做什么。

  敌人显然是早就埋伏在这里,然后在他们抵达后仍旧足足等待了半个多小时,直到他们彻底松懈后才突然从两侧发动袭击。

  可是慕少安敢打赌,在乱石堆这一侧的敌人并不多,因为埋伏的环境不允许,顶多也就是四五个。

  相反的,上方的山包虽然占据制高点,但是在山包的东面大约几百米却是一处小树林,树林更远处则是茂密的草丛。

  也许是因为距离太远,或者是太自信,副团长凯斯特四个人之前并没有搜索到那片区域,事实上这也是正常的,他们只有四个人而已,只能扫清正前方的障碍,想彻底搜索行进路线周边几里地的区域也太苛刻了,累死他们也做不到。

  所以就在这样的一个看似最不可能被伏击的开阔环境下,他们被伏击了。

  此时此刻,在慕少安快速翻滚出四五米后,他才猛然站了起来,精铁盾牌同时也来到手中,下一个瞬间,他果断擎盾向乱石堆下发起了反冲锋!

  他当然不是脑袋迷糊了。

  因为他很清楚地知道若是给弓箭手拉开足够的距离,将会造成怎样恐怖的后果!

  敌人的伏兵既然分成两部分,肯定是因为总人数并不多,否则的话一拥而上不要太简单。

  病毒士兵也是有着缜密的思维逻辑能力的,他们虽然被混沌基地极度贬低,却也必须承认,他们才是最可怕的对手。

  所以此刻若是慕少安被第一轮羽箭射死,或者他狼狈地向后逃窜,那就刚好正中敌人下怀。

  想想看,敌人的主力会迅速占据上方的山岗,然后居高临下冲锋,这个时候,我方后阵却又有弓箭手不断骚扰狙击,这仗还怎么打?

  腹背受敌啊。

  绝对是要团灭的节奏。

  慕少安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点。

  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做出最正确的选择,他甚至无需杀死那五名弓箭手,只要确保他们不能袭扰己方的军阵即可。

  “咄”

  一支强劲的黑羽箭飞来,角度刁钻,颇有些狙击手的味道。

  不过慕少安却是心如止水,左手的精铁盾迅速移动,就将这黑羽箭轻易挡下,不管对方的基础弓术有多高,只要没有超过200点,或者是掌握了强大的弓术技能,那么就别想破轻易破开精铁盾。

  刀盾兵对上弓箭手,天生就有克制的效果。

  更别说因为未知原因导致精神力非常活跃的关系,此刻慕少安的各种感官都在大幅提升状态中,既然他连突然袭击都能躲过去,何况是现在正对面的攒射?

  这也是慕少安的自信之处。

  他此时顺着乱石堆就冲下去,这是一个较为平缓的坡地,堆积的乱石体积也不大,无法作为掩体,也不会太影响奔跑。

  至于下方那五名弓箭手已经全部现身,身上覆盖着厚厚的茅草,很是惟妙惟肖,其中两个在张弓搭箭负责牵制,另外三个则是绕开去,显然他们立刻就针对慕少安的反冲锋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不与他纠缠。

  因为冷兵器的战争对决往往就是在几分钟之内就会出现结果,尤其是在双方人数相差不多的情况下。

  他们五个人联手肯定能杀死慕少安的,但是同时他们却也别想在短时间内就能结束战斗,因为慕少安手中有盾牌,完全可以且战且退,不求歼敌,但求牵制,敌进我退,敌退我进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不管怎样最后都能为夏普团长他们争取两分钟至三分钟的宝贵时间。

  就是这短短两三分钟时间,百分百会影响到主战场的胜利天平,毕竟腹背受敌才是最恐怖的。

  所以那三个弓箭手才不会因小失大。

  更何况,他们大可以绕到上方,到时候随便居高临下射上两箭,仅仅慕少安一个人就必死无疑。

  他一个人影响不了战斗的结果。

  但是慕少安似乎完全无视了这种必死的境地,他就像是一个死士在发起亡命的冲锋。

  一支又一支的黑羽箭钉在精铁盾上,让他看起来像是一只刺猬。

  双方的距离在迅速拉近,从八十米,到五十米,再到三十米,但不管距离怎么接近,以那两个弓箭手在正面飞射的状态,根本不可能突破精铁盾的格挡。

  但这个时候远处绕路的一个弓箭手却停下脚步,开始张弓搭箭,准备从侧面攒射慕少安,这是一个危险的角度。

  只要他们这三个弓箭手配合默契,秒秒钟就能射死他,除非慕少安选择向另外一个方向撤退,也就是说放弃牵制任务,那样一来,这三个弓箭手也暂时奈何不得他。

  可就在此时,慕少安喉咙中发出了野兽般的嘶吼,一抬手,背后的天空之矛就被他快速抽了出来,不得不说那种战争携具相当好用。

  不过对面的一个病毒弓箭手却在此刻笑了起来,露出了雪白的牙齿,他们当然不傻,立刻就知道那支木矛是可以用来投掷的。

  但是拜托,就如同我们在正面没法射中你一样,你以为你的木矛就可以在面对面射中我们?

  真当我们是丧尸那样,傻乎乎的根本不懂得躲避的肉靶子啊!

  “¥%#”

  其中一个病毒弓箭手忽然喊了一声什么,远处那个弓箭手立刻引而不发,他在等待慕少安投掷木矛的那一刻,因为他正好处于慕少安的右侧,只要他投掷木矛,就避不开这个角度。

  于此同时,下方三十米外的两个病毒弓箭手也是立刻张弓引而不发,这是一个死局。

  不管慕少安怎么选择,都躲不开两个方向的羽箭攒射。

  进退两难!

  生与死就凝固在此刻。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慕少安忽然冷笑一声,迅速停下脚步,非常果决地错步转身,面向侧翼如同困兽突围,右手中的天空之矛更是向后微扬,似乎就要对着侧翼的那个病毒弓箭手投掷。

  但同一时间他的左侧空门大开,终于露出破绽。

  于是刹那间只听得铮铮两声弓弦震响,下方的那两名病毒弓箭手又怎么可能错过这样的好机会?

  羽箭离弦,闪电般朝着慕少安飞射而来。

  就冲这速度,就可知道他们的基础弓术至少在120点左右。

  但是,慕少安并没有投掷出天空之矛,他的动作也从来没有丝毫的停留。

  事实上在他移盾错步回身的一刹那,他就已经再次向右错步移盾转身。

  整个过程很快,他的这一套动作也无比简单,在协调中带着某种未知的平衡,仿佛是一种魔法。

  仅仅是毫厘之间,那两支可怕的黑羽箭就这么险之又险的擦着他的身体掠过。

  落空了!

  (感谢书友咖咯,会不去的过去,寒月倾,西楚霸王项羽再世,银色战车镇魂曲,一统天下1000,只想看更新,�鹰之�,梅根替补,等的打赏支持)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