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警戒小队

我是杀毒软件 +A -A

  溪木镇猎杀团虽然落魄,但经验还是非常老到的。

  副团长凯斯特带着三个人在前面探路,其中就包括两名弓手外加那个玩匕首的刺客或者是盗贼。

  他们狂奔了整个上午,跑出至少八十多公里,一路上除了偶尔遇到一些腐烂或被烧焦的尸体外,并没有发生什么太严重的事件。

  即便碰到一些游荡的病毒士兵,也被凯斯特他们四人轻而易举地收割了。

  至于那最可怕的战争迷雾,反倒看着很安全,因为那些战争迷雾都是漂浮在原地,一大块一大块的,就像是一座座漂浮的大陆,中间总是会留出几公里或者是几十公里的巨大空间,只要不是傻瓜,谁都不用担心撞上去。

  而一众程序战兵的体质在此刻也能看出个端倪,不计算溪木镇猎杀团的十二个主力成员,其他新加入的程序战兵表现都不错,至少慕少安没有看到谁累得气喘吁吁。

  好像所有人都是体力充沛的样子。

  看到这点,慕少安也不禁重新想起F区的新兵营,哪里到底是怎样培养的,才可以在短时间内让一众程序小兵速成到这种程度。

  要知道,像大块头赵峥和刘惠,阿里克谢这样的程序小兵,已经算是佼佼者,其四维属性大多能达到平均25点左右。

  可是现在看这些从新兵营里毕业走出来的程序战兵,其四维属性基本上都能达到38点到40点。

  话说慕少安现在的四维平均属性也就40点上下。

  好在他很自信,就算再狂奔出一百公里他也不会感到太疲劳。

  这一方面是因为他的耐力(爆发值)属性已经达到51(510)这个高度了,另外一方面就是他可以很平静的呼吸,嗯,这么说也不太正确,应该是他的精神力在发挥作用,始终让他处于一种很安宁止水的状态。

  另外也不知为什么,自从来到这个召唤师峡谷后,他觉得他的六识感官都跟着逐渐敏感起来,就像他的皮肤在呼吸一样,很惬意,非得用言语来形容的话,就是神清气爽,注意力高度集中。

  “停下来休息一个小时,分出两个五人小队去东面和西面警戒!”

  当他们这支队伍狂奔至一座巨大的山崖下的时候,团长夏普就下达了命令,毫无疑问,在这里休息,是为了接下来攀登这座陡峭的,至少有五百米高山崖,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捷径,否则要想绕过去,没有个几十里是做不到的。

  “你,别瞪眼,说的就是你,还有你,再加上你们两个,唔,还有你。”此时那个东南亚人泰达的手指头在人群里胡乱点了几个,最后他的手指就落在慕少安身上,这一刻他笑容灿烂,那一口小白牙格外引人注目,很让人有一种冲动一拳砸碎了。

  “慕少安先生,现在你是这支警戒小队的首领了,好好干!”

  泰达挤挤眼睛,越来越像一只猴子。

  慕少安只是点点头,并不意外,警戒小队是必须存在的,不是他就是别人,所以也没什么可以怨愤。

  倒是其余四个被点名了的程序战兵一脸不乐意。

  但即便如此,他们还是快速走出队伍跟在慕少安后面,他们需要警戒西面大约一百三十米外的一处乱石堆。

  另外一支警戒小队则是得去东面一百米左右的一个小高岗,那里生长着几棵树,并没有被战火摧毁,高岗下则是一条小溪,那个地方不错,视界好,风景也好,还能喝点水缓解一下干渴和饥饿。

  话说到了这个时候,所有新来的程序战兵包括慕少安才意识到他们犯了一个多大的错误,那就是他们根本没有时间和机会在这个世界里搜集食物。

  早知道这样,他们说什么也得在地精小贩那里购买一些。

  反倒是夏普团长他们每人都背着一个小包袱,里面肯定是在溪木镇时就准备好的食物。

  所以现在,随着前面探路的凯斯特四人返回后,一众人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很享受地吃着咸肉干,对,没有分享。

  这真是最生动和最有效的教训,假若他们还能活着回去,保证铭刻终身的。

  “靠,那些混蛋,不分享也就罢了,就不能在昨晚上提醒一下?我看他们就是故意的。”

  一个程序战兵低声发着牢骚,然后一屁股坐在石头上,这里地势较低,除了一大堆碎石头,也没什么可警戒的。

  “嘿,忍忍就好了,这点小事算什么,不过我敢打赌,翻过这座山崖,我们肯定能找到宿营地,你们没看到夏普团长他们其实一路上都很放松吗,这说明这条路他们走了很多次。还有啊,你们看到这山崖没有,易守难攻,若是我的话,我肯定把宿营地放在那上面,所以不用担心了,到了晚上我就会有吃的。”

  此时另外一个程序战兵就笑眯眯,胸有成竹地道。

  “咦,你说的好有道理,这一路上观察入微啊!怎么称呼?我叫郝建文。”一开始说话的程序战兵套着近乎。

  “哪里哪里,客气客气,我叫迷城浪子。”

  “呃――”几个程序战兵都有点蒙,这算什么名字。

  “哈哈,我给自己新起的名字,既然是新的开始,那么当然要拉风一些啦。”那位迷城浪子仁兄不无得意地道。

  一时间,几个程序战兵一副大受启发,很是顶礼膜拜。

  慕少安在一旁听着也好笑,这哥几个很乐观啊,不过他到没有参与进去,只是默默打量四周远近,虽然明知道不可能有什么问题,却也得仔细看清楚。

  四周的确很平静,也很安全,毕竟这已经不是游戏中的召唤师峡谷,只有那么一巴掌大的地方,按照夏普之前的说法,这地方怕是不下有方圆数千公里。

  因此在这么大范围内遭遇到病毒小队,也得是一种运气。

  一连十几分钟过去,一切安全,几个程序战兵都懒洋洋地躺在石头另外一侧,背对着上方的视线,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也没人理会慕少安。

  包括最上方山包上的那个五人警戒小队也是如此,都是懒洋洋地坐在山包上,看起来很惬意。

  而正中央的临时营地,几十人或坐或卧,都很放松,反倒是夏普,凯斯特等十二个老鸟,虽然也在休息,可只看他们不时四处观望,或支愣着耳朵倾听,就知道他们并没有放松任何警惕性。

  从这一点来讲,就值得慕少安学习。

  收回目光,他也伏身靠在石头上,看似是在遥望远方,实则在学着夏普那些人的样子侧耳倾听。

  如果是在从前,他大概会嗤之以鼻,隔着二三百多米能听出什么鸟来?但是在这个混沌基地,当他的身体不断强大,当他可以拥有普通人难以仰望的力量时,他就相信一切皆有可能!

  更别说方才走过来的这一路上,他觉得自己的六识感官已经明显得到了加强。

  所以他要做的只是将这种潜力挖掘完善出来,而非当做错觉懒得理会。

  他永远都清楚,他是活在怎样一个危机四伏的世界。

  和那所谓的迷城浪子一样,太乐观了反而不是一件好事。

  又是十几分钟过后,慕少安并没有听出什么花样来,反倒是他身边的四个程序战兵都轻微的发出了鼾声,他们居然睡着了。

  居然就这么简单的睡着了!

  这真是个奇迹。

  就在慕少安哭笑不得的时候,他心中猛然浮现出一缕不同寻常的感觉,很模糊,也难以解释说明,甚至都无法形容。

  可他就是感觉到了,一如同当日在中级训练场上,那个模拟病毒稻草人正投掷出致命标枪的那一刻。

  这是死亡的味道!

  来不及多想,慕少安猛地一推石头,借力一个翻滚就窜出五六米远,而几乎是在同时,五道残影划着空气就剁剁剁钉在不远处。

  是羽箭。

  黑色的箭尾还在颤动,但死亡的阴影已经降临,那迷城浪子四个人在睡梦中还未醒过来就被一击击杀!

  至于最后的那支黑羽箭则是落空了!

  “啊!”

  此时上方的小山岗上也传来凄厉的惨叫声,那五个警戒的程序战兵直接被一堆标枪给扎成了肉酱!

  “敌袭!结阵战斗!”

  炸雷般的吼声响起,是团长夏普,这个时候没有人去想敌人是从哪里来?为什么可以埋伏在这里?

  没有意义了,他们要想活下去,就只有一条路,那就是――

  死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