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混乱的仇恨值

我是杀毒软件 +A -A

  胡德家的房子下面有一个巨大的地下室,里面储备着很多食物,以及酒桶,工具等等。

  而在地下室的最里面的角落里,有一个很大的木箱子,胡德走上前用钥匙打开,然后慕少安借着油灯的光芒,就看到一片寒光闪过――

  呃,好吧,这只是他自己的想象,实际上里面就只有三件毫不出众的武器,一把单手战斗斧,一把只有三十厘米长的短剑,最后是一面盾牌。

  说实话也看不出什么品质,正当慕少安准备伸手去查看的时候,他脑海中就浮现出一条该死的信息。

  “编号A-11982,因为你慷慨无私的行为,溪木镇的泰沃先生决定报答你,所以你可以从以下三种武器装备中任选其一。”

  你妹!

  你大爷!

  慕少安真是要被气疯了,开什么玩笑,关键时刻掉链子啊。

  可是此时他也只能腹诽暗骂,然后还能怎样呢?

  还不是得乖乖接受。

  所以他叹了口气,也没选择什么,直接拿了那面盾牌,不管怎样对他眼下来说,盾牌都是最重要的。

  这盾牌落到手中,他立刻就能查看其属性,还真不错,不愧是阿尔沃出品,当然就别指望是神器了。

  精铁盾牌:出产自上古卷轴世界,由溪木镇铁匠阿尔沃锻造。

  品质:蓝色。

  防御+20

  特性:坚固,说明,这是铁匠阿尔沃精心打造的精铁盾牌,可以抵挡大多数的攻击,相信它能为你带来好运。

  ――

  很简单的属性介绍,却是看得慕少安心花怒放,原本的不愉快也烟消云散了。

  做人,重要的是要知足常乐啊!

  接下来与胡德夫妇告别,慕少安就再次回到沉睡巨人旅馆,明天就是杀毒任务开始的时候了,他既然加入了溪木镇猎杀团,怎么也不好此时都不露面。

  推开那扇厚重的橡木门,扑面而来的就是巨大喧嚣的声浪,烤肉的香气与汗臭的味道升腾其上,整个酒馆大厅内竟是人满为患,足足四五十个程序战兵在这里叫嚣,举着人头大小的酒杯,咕咚咕咚灌着劣质的黑啤酒,很欢乐啊。

  估计整个溪木镇的程序战兵全都跑到这里来了。

  战前晚宴吗?

  没有人注意慕少安,或者他们就算注意到也权当没注意到,毕竟这位的存在太尴尬了。

  倒是翩翩走过来的狐女招待先是一愣,然后对着他甜甜一笑。

  这什么节奏,自己变帅了吗?慕少安心中臭美地想着,然后就听到有人在喊,

  “嘿,小慕同学,过来过来。”

  这时候慕少安看到坐在角落里的两个程序战兵正对他招手,是前几天坑了他的那两位。

  微微一笑,他就走了过去。

  而每当他走过之后,原本喧哗热闹的程序战兵们都会露出一个你懂得的眼神。

  不过还好,并没有出现那种老套的,有人站出来挑衅揶揄嘲讽的事情,谁闲的蛋疼啊,放着满桌子的酒肉不去吃却去做这种蠢事,智商被狗叼去了么?

  这是一张很小的,用几块木板随意拼凑起来的酒桌,慕少安在这里一屁股坐下来,很是泰然,而那两位已经喝得半熏的程序战兵就乐不可支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其中一个就笑嘻嘻地道:“兄弟,这两天你辛苦了,多亏你在之前把我们从歌尔朵那个地主婆手里解救出来,天见可怜,你得知道整个溪木镇里面,除了程序管理员人熊恰巴耶夫,连狐女小妹妹都中了她的奸计,不得不哭哭啼啼地给她砍够五百根木头。”

  “就是,太恶劣了,不过话说起来,老兄你怎么还没有从那邪恶的诅咒中挣脱出来?不会你看上那个老妖婆了吧,嗯,你还别说,这么一想的话,歌尔朵的身材还真是一级棒,兄弟,你好眼光,在下佩服佩服。”

  听着这两个家伙满嘴跑火车,慕少安也是大感亲切,不过他可是不打算把真相说出来,当即就转移话题道:“我看今晚很热闹,在座的各位应该都是属于我们溪木镇猎杀团的成员吧?”

  “嗯,我们?”

  那两个程序战兵互相看了一眼,然后才哈哈大笑道:“没错没错,都是属于我们溪木镇猎杀团的,这不明天就要开战了吗,夏普团长把我们都召集起来,一方面是为了明天的作战计划,一方面也是犒劳一下大家,真见鬼,你肯定无法想象我们这些日子过得有多苦,哦哦,我差点忘了,你一定也心有戚戚,黑面包不好啃吧,我们至少每天还能分到一条烤鱼来着。”

  慕少安微笑着,心下却是了然,看来溪木镇猎杀团是真的把他当成空气了,只不过是因为签了契约,不好把他赶走,但也就把他这么晾在一旁,连召开作战计划都没兴趣招呼他一声。

  话说他有表现的那么差劲吗?

  心中微晒,慕少安也不以为意,只是顺着那两个程序小兵的话语,好似漫不经心地道:“不会吧,难道我们还能提前知道明天的作战计划?”

  “当然啊,我们现在又不是那些可怜的,连记忆都没有了的木偶,我们可是E级程序战兵,提前知道作战计划很正常啊,哦,我忘了你没听到,其实很简单,明天我们是要进入英雄联盟的世界,嗯,你知道这个游戏世界吧?”

  “英雄联盟?唔,我倒是知道,但技术太渣,所以人送外号――大肥猪。”慕少安随口自嘲笑道,这件事他倒真的没有说谎。

  “哈哈,看你的样子就是,不过你不用担心啦,哥们我可是个中高手,明天跟着我,我来罩你,不是给你吹,想当年我玩英雄联盟的时候,那是从小学三年级就开始了,可谓是身经百战,意识超凡,走位那叫一个风骚啊!无论上单下单中单,无论是打野还是发育,就算是玩真实之眼,我也能够给你玩出一百个花样来,嗯,套用阿Q前辈的名人名言,知道茴字有四百种写法吗?”

  左边那个程序战兵气壮山河地吼道。

  不过还未等慕少安接口,就听见旁边一张酒桌上有人不屑地冷哼一声,“井底之蛙,小子,看清楚,认得我不?曾经的英雄联盟国际锦标赛第一名思密达,曾经代表大韩民国远征欧洲,横扫华夏,万龙之王就是我思密达,全大龙思密达!”

  “去你姥姥的思密达!”

  “啪叽”

  一个大号的木酒桶就砸了下来,那位万龙之王思密达一声没吭就钻桌子底下去了,却是旁边另外一张酒桌上的一个络腮胡大汉干得好事。

  “嗷嗷嗷思密达!”那位万龙之王的同伴不干了,于是一言不合,拳脚相向,鸡飞狗跳,转眼间这混乱就蔓延到整个酒馆大厅,而且从一开始这仇恨值就彻底混乱了,因为连那位程序管理员,人熊恰巴耶夫也跟着兴奋地嗷嗷大叫着加入这混乱的战团。

  到最后,慕少安也稀里糊涂参与进去。

  不知挨了多少拳脚,也不知揍了多少人,似乎还抱着香喷喷的狐女小妹妹啃了一大口,然后又不知摸了什么地方――反正这就是一夜荒唐。

  于是他终于明白了溪木镇的经济为什么会衰退了,我凑,这一群暴力分子天天打打杀杀的,正常人哪里受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