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三重变化

我是杀毒软件 +A -A

  不出所料的,所有人都傻眼了,这尼玛就是传说中强悍的D级突击战兵?

  千万别逗我啊!

  整个训练场都难堪起来,这太尴尬了,就是每周招募的炮灰E级程序战兵,貌似也比这位慕先生强大许多吧。

  “咳咳!”

  慕少安自己从地上艰难爬了起来,虽然狼狈,但他笑得却蛮灿烂的,这下好了,切磋完毕,咱们终于可以免费吃大餐了吧?

  而且话又说回来,这一次切磋看似很不靠谱,但其实却也让他有了大致的估摸。

  没错他看出来了,泰达方才那两脚绝对是全力高水平的爆发,不然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打掉他120点生命值。

  可是这并不重要,泰达的耐力和力量属性应该都达到了满值,也就是50点。

  甚至他的自由搏击的基础技能也快达到150点满值。

  但那又怎样呢?双方实力的差距原来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巨大啊。

  如果是在自己状态良好的情况下再切磋的话,慕少安至少可以抗住这家伙的二十次以上的攻击,然后干脆利落地认输投降。

  而如果是生死搏击的话,那么只要不是一开始就展开贴身搏斗,那么慕少安保证三秒钟之内就能让这个泰达变成一具尸体。

  假若他没有别的保命手段的话。

  这真不是在开玩笑。

  就方才泰达冲过来的那一瞬间慕少安至少可以投掷出三支木矛,距离越近,那泰达就越发无法闪避,更别说他还有重击技能,他还有天空之矛。

  话说这泰达有本事把慕少安逼到生死决战的程度吗?

  那么到时候他反而会变得更惨,因为慕少安还可以燃烧精神力瞬间输出。

  想想吧,泰达老兄,你自问比得过那头高射机枪都打不死的世界王级boss?

  “惭愧,惭愧,让各位见笑了。”慕少安笑眯眯地道,然后望向那同样还在发愣的人熊恰巴耶夫,“阁下,沉睡巨人旅馆的后院训练场是免费训练的吧,哦,我是说器械的损坏是不用赔偿的吧?”

  “呃,当然当然,全部免费,我还有事,你们忙哈哈!”这位壮硕的老兄抹了一把冷汗,干笑一声转头就走了,估计心里的郁闷已经无法言说,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人有走眼,马有失蹄,幸好只是签了三周短期契约,否则大爷我就要把老脸丢尽了。

  “嘿嘿,我记得我下午还有些事情,那个,慕小哥,咱们有机会一块儿喝酒啊哈哈。”又一个人借口溜走了。

  “咦,我也记得有很重要的事情,同去同去!”

  一大堆人呼啦啦地离开了。

  “我倒是没事,可我下午想睡个懒觉,唔,我觉得这事情更有意义。”那泰达也伸了个懒腰,看也不看慕少安,一摇三晃,趾高气扬地离开了,顷刻间,这偌大的后院训练场上就只剩下慕少安,团长夏普,还有一个副团长凯斯特,他们两个人的表情就像是看见了一只鬼,而且是一只正在果奔的男鬼。

  尼玛这也太坑了!

  ――

  “砰”

  伐木斧落下的一瞬间,粗大的原木段就被笔直地劈开。

  此刻已经是下午三四点左右,经历了之前那一场闹剧,慕少安又回到了歌尔朵的锯木厂,因为他还有八百多根的木头没有劈完呢。

  不过这个时候他已经很无耻地填饱了肚子,浑身都是力气,神清气爽的那种,但再也没有人来找他切磋了。

  而且慕少安敢打赌,他之前那顿狂吃海喝的样子一定把那些家伙给恶心坏了。

  毫无疑问,此刻他的事迹肯定已经在不大的溪木镇中成了所有人的笑柄和鄙弃的目标。

  但是他会在乎?

  有空想这个,他不如想想未来的训练方向,很明显,短时间内他别想彻底掌控天空之矛了,所以他得暂时放弃这个计划,也许他可以加强一下刀盾训练。

  今天是第二天,还有五天的时间,就又是新一轮杀毒任务的开始,哦,当然在溪木镇,这种杀毒任务叫服役。

  所以他还能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整整一个晚上,慕少安都在锯木厂有条不紊的劈砍着原木,他不再追求速度和效率,也不考虑那坑爹的两块黑面包的奖励,更不在乎自己的笑料。

  慕少安固然有很多缺点,但他还有一个优点叫做专注。

  是的,不管任何事情,他都能够很快投入进去。

  渐渐的,他的思绪一片清明,这状态就像是从前削制木矛时一刀刀落下的感觉。

  不知不觉中,连那把沉重的伐木斧也变得轻盈起来。

  一根根原木段被劈开,整个过程单调,乏味,机械,枯燥,无趣。

  但在慕少安眼里,却是精准,力道,快速,协调,与平衡的综合体现。

  于是他开始喜欢上了这种劈木头的感觉,这并不是一个笑话,他也不是傻瓜。

  因为他发现,这么一个看似粗糙简单的活计,其实也藏着很多意想不到的技巧,比如腰间的发力,双脚站立的位置,双手高高举起伐木斧那一瞬间呼气或者吸气的小小细节,乃至调动全身力量,狠狠劈下去的一记劈砍,这感觉就像是站在高高的浪头之间,一去不返的豪迈和决然!

  要多快就可以有多快,要多沉重就可以有多沉重,伐木斧在这一刻不再是伐木斧,原木段也非原木段。

  “嚓”的一声轻响,然后紧跟着那伐木斧就狠狠地砍入最下方用来做砧板的树桩上。

  被砍开的原木段劈口极为平整,甚至迟滞了数秒钟后才咣当一声倒掉。

  慕少安轻轻吐出一口气,目光里闪动着莫名的光彩。

  方才这一记劈砍他完全是随意的,脑袋里空空如也,但就这样一记劈砍却犹如神来之笔。

  他调动了他全身上下的力量,这一点毫无疑问。

  他这一次劈砍至少造成500+以上的伤害,这一点也毫无疑问。

  但是,他只消耗了20点爆发值。

  这是出现bug了吗?

  当然不是,而是慕少安对于自身力量的掌控更上一层。

  没有惊喜,没有停滞,他再次如常竖起原木段,好像一切什么都没有发生。

  四野静谧无声,天上星光晦暗,远处有流水潺潺,近处有清风拂面。

  他的呼吸越发平稳,双手握持伐木斧的力道不多不少,上半身与下半身的动作越发协调。

  当斧头高高举起,再迅速且沉稳的落下,“嚓”的一声轻响,在这安静的夜里,不起波澜。

  唯一的变化就是,原木段被劈开的劈口越发平整,这完成超出正常逻辑范围,因为普通人用斧头永远不可能劈砍出这样的平整断口。

  当然,这种变化永远不会有人注意到,毕竟只是一些被劈砍的木柴罢了,再平整又能怎样呢?

  夜色的迷雾逐渐散开,一缕曙光从东面的崇山峻岭上照射下来的时候,慕少安才恍然惊觉,一夜已经过去。

  他忘记了自己到底劈砍了多少根木头,也忘记了自己的爆发值被清空了几次,不过这似乎并不重要了。

  肚子里在咕咕叫,可他并没有感到有太多的疲惫,连他的精神力都出乎意料的活跃。

  所以在这样一个宁静的清晨,他的心情也是格外的愉快,生命的美妙在此刻尽情绽放,不含半点尘埃。

  微微一笑,扔掉伐木斧,慕少安先是去溪木镇东面的溪流中痛痛快快的洗了个澡,这溪流是雪山上融化的雪水汇聚而成,此刻虽然是在盛夏时节,但依旧寒冰彻骨,所以从半人深的溪水里跳出来的时候,他忍不住大呼爽快!整个肺腑,全身的每一个汗毛孔都在欢呼的样子。

  当慕少安精神焕发地重新回到沉睡巨人旅馆,一进门,就见到满地狼藉,食物的残骸,空的酒瓶子到处都是,看来昨晚上溪木镇的猎杀团成员们是度过了一个很嗨皮的夜晚。

  柜台上也看不到人熊恰巴耶夫。

  慕少安忍不住暗自腹诽,看来这家伙真的不是数据NPC,而是和正常人一样也得吃饭睡觉,放气打嗝。

  在旅馆内转悠了一圈,没找到后厨,更无论厨师了,连食材都不见有半点,这帮家伙,还真是有一种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朝散发弄扁舟的浪荡子气概。

  当然,慕少安也不无恶意地猜测这可能是为了防备他这个骗子加恶客。

  而回到那间本应该属于他的免费客房的时候,他听到了里面打雷一样的呼噜声,还有浓烈的,带着足足三重变化的臭脚丫子的味道。

  这简直就是生化袭来。

  无奈地摇摇头,慕少安转身狼狈而逃,看来他免费的贵客待遇已经泡汤了。

  估计若不是契约不可更改,那些家伙早就抄家伙把他轰出溪木镇了。

  走出沉睡巨人旅馆,他只能回到歌尔朵的锯木厂里,溪木镇之中虽然看上去有二三十间房屋,但他也不想贸然闯进去。

  所以他只是随便在锯木厂里找了个位置,忍着腹中的饥饿就沉沉睡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