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泰沃夫人

我是杀毒软件 +A -A

  把那些念头甩开,慕少安就拿起那把伐木斧准备砍木头,这把东西居然是带属性的,锋利+1。

  有点意思。

  然后他就看向一旁的木头堆,这些木头都是被截成了一米长度的原木段,看数量的话,怕是有几万根堆积在这里。

  而他需要把这些原木段劈砍成能够当做木柴使用的木楔子。

  也就是说一根原木段,至少得砍上三斧子才算合格。

  这简直是小事一桩。

  当下,慕少安就学着方才那两个程序战兵的动作劈砍起来,不过第一斧头下去,他立刻就意识到这件事情的难度。

  因为那些原木段的坚硬程度远超普通树木,所以他的第一次劈砍就因为力道不足而导致斧头直接卡在里面。

  “我去,这样一来,每砍一斧头的话,至少得消耗30点爆发值才行,怪不得之前那两个家伙那样有气无力的。”

  慕少安简直哭笑不得,500根原木段啊,照这个速度,他得砍到什么时候?

  当然,他并没有抱怨或者仇恨那两个程序战兵,这是一场公平交易,你情我愿的。

  所以他只是苦笑着摇摇头,随后就沉声吐气,一斧头一斧头的劈砍下去。

  还好他现在的耐力有40点,爆发值也有400点之多,砍起来也是虎虎生风!

  另外在劈砍了十几根原木段后,慕少安也掌握了技巧,不再浪费力量,劈砍也越发精准,不多不少,三斧头刚好将一根原木段分成四瓣。

  在连续清空了十次爆发值之后,慕少安就听到肚子里在咕咕叫了。

  本来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但他却是惊喜无比。

  原因无他,他会饿,代表着他很正常,要知道在F区的时候,他根本感觉不到饥饿,整个人就像是一件货物。

  “看来那个地方真的太邪门,幸好自己走出来了。”

  慕少安嘿然一笑,心中斗志万千,也没去想着寻找食物,只是稍事休息,待爆发值恢复后继续劈砍。

  接下来,慕少安肚子是越来越饥饿,但他仍旧是很兴奋的劈砍着木头,因为他想试试在这里能不能训练清空爆发值后压榨精神力的方法。

  可惜事实证明,那种机遇是很难遇到的。

  想到这点,他也不得暗自庆幸他在七日杀世界中的那个决定,真的,离开了那个环境,想要再找到那种得天独厚刷BUG的机会,真的不太可能了。

  最终慕少安累瘫在原地,爆发值一点都不增长了,他实在是被饿得两眼昏花,肚子前心贴后心,但是他依旧开心得不得了。

  不为别的,只为这种正常人才会拥有的感觉,太特么的令人感动了。

  只有真正失去过,才会知道什么最珍贵。

  “嘿,年轻的勇士,你为什么不去先吃些东西?”

  就在慕少安躺在地上,捂着咕咕叫的肚子却还对着天空嘿嘿傻笑的时候,一个语速很快,发音很清脆,很动听的女人声音就在一旁响起。

  不过当他看到那张脸,尤其是从这个角度能够看到的那两座雄伟山峰后,他立刻像见了鬼一样的瞪大眼睛。

  “呃,歌尔朵女士?”

  “不,你应该叫我泰沃夫人。”

  那个女人微笑道,好像发现了一个新怪物一样上下打量着慕少安。

  只是此时慕少安仍然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因为他之前一直以为这是假的溪木镇,只是被复制出来的建筑,哪里想到,他居然真的在这里看到了溪木镇的原住民,也就是锯木厂的老板娘,胡德?泰沃先生的妻子,歌尔朵。

  难道说这里居然是真的上古卷轴的世界?

  还是说――慕少安飞快地瞄了一眼山峰,心道万一这是假的呢,可他最终没敢去用手去验证,他依旧记得自己当初不过是在这里杀了只鸡就被追砍十八条街的悲惨过往。

  可是这真的不应该啊,这里是E区局域没错,应该是所有程序战兵在完成了杀毒任务后,休息恢复的大后方也没错。

  一时间他有点搞不懂了。

  不过他倒也没有太纠结,在愣了一下后,还是吃力地爬起来,尴尬地笑道:“失礼,泰沃夫人,我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您?”

  “为什么?这是我家的锯木厂啊,我出现在这里不是应该很正常么?”歌尔朵吃吃笑道,看向慕少安的目光就有点怪异,大概她也在想,哪里冒出来的傻子?

  “嘿嘿,这倒也是。”慕少安抓了抓耳朵,然后对歌尔朵微微倾身施礼,就打算回沉睡巨人旅馆买点吃的,唔,他现在有918点ST平台积分,应该不能算穷人了。

  “年轻的勇士,不知你可否帮我一个小忙吗?”就在这时,歌尔朵却是叫住慕少安。

  “啥?”

  慕少安瞠目结舌,有点难以置信地转身,开什么玩笑,这里又不是杀毒任务世界,怎么会冒出任务来?

  不过震惊过后他立刻就心头火热,莫非哥的人品大爆发,有隐藏任务出现?

  “泰沃夫人,您的意思是――您在给我发布雇佣任务?”

  “当然,如果你非得认为这是一个雇佣任务的话,”歌尔朵笑得很灿烂,然后才换上有些忧愁的神色,这变脸之快,也真的没谁了。

  “年轻的勇士,你也看到了,溪木镇的经济并不好,很多居民都搬走了,连锯木厂之前雇佣的两个工人也离开了,没办法,我们总是要生活的呀,于是不久前我的丈夫胡德只能亲自上山砍伐树木――”

  “他失踪了?这真是不幸。”慕少安压抑住心中的亢奋,太好了,才来到这溪木镇局域就有隐藏任务做,哈哈,请容许我先大笑三声。

  “不,胡德没有失踪,只是他似乎在深山里听到了霜狼嚎叫的声音,他被吓坏了,扔下工具就逃了回来,唔,这真是噩梦一样的经历。”

  慕少安的一张脸瞬间有点僵硬,但他还是试探着问道:“泰沃夫人,您是要我去杀掉那些可怕的霜狼吗?”

  “不,它们是那么的强大,年轻的勇士,我不想你去白白送死。”歌尔朵忧愁地道。

  听到此话,慕少安却只差一口老血没喷出来了,他明白了,歌尔朵只是想让他去山里把胡德丢失的工具找回来,好吧,这算哪门子的任务?

  不过话又说回来,苍蝇再小也是肉,也许这是一系列任务的开端呢?游戏里不都是这个套路嘛!

  所以他就意兴阑珊地摆摆手道:“放心好了,泰沃夫人,我会在明天给你把泰沃先生丢失的工具找回来的。”

  但是在下一秒钟,他再一次听到歌尔朵那忧伤的声音,“不,年轻的勇士,工具只是工具,锯木厂里还有很多,我担心的并不是这个,我想说的是,胡德回来后,不小心把脚扭伤了,所以他得休息,但在此期间内,我们还得供应雪漫城的柴火,所以,您能替我劈砍一些木柴吗?”

  这一回没等慕少安答应与否,他的脑海中就冒出一条信息。

  “编号A-11982,你已经同意为溪木镇的歌尔朵砍伐500根原木段,请在三天内完成,届时歌尔朵会用两块黑面包作为答谢你的报酬。”

  “我――我靠!”

  慕少安忽然一下子全明白过来,原来之前那两个程序战兵也是中了招,所以不得不在歌尔朵这里砍伐木头,然后自己就这么懵懵懂懂地闯进来。

  500根木头啊,报酬只是两块黑面包?

  慕少安怔怔地瞅着歌尔朵,什么时候溪木镇里淳朴的民风变得这么恶劣?

  他可是记得当初在游戏中,随便砍几根木头就给5金币的。

  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感谢书友会不去的过去,银色战车镇魂曲,西楚霸王项羽再世,fengxing,天文止,123qpg,叫蜀黍吧等的打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