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刮地三尺有青天

我是杀毒软件 +A -A

  如此想着,慕少安就一咬牙,不再犹豫直接在羊皮纸上面按下手指,同一时间他脑海中也浮现出一个确认信息,可等了片刻并没有关于他被通缉的事情。

  一时间,他心中也长长松了口气。

  而当他选择确认后,那张羊皮纸瞬间就化为火焰消失。

  看到这一幕,那个编号A-13234的程序战兵才嘿嘿笑道:“好了,你可以询问了,任何我知道的问题都会告诉你。”

  “多谢多谢!”慕少安一瞧这家伙那得意的笑容,就知道他是坑了自己,那五百根木头肯定不简单,可是相对比他即将获得的基础情报,并且确认了自己并没有被通缉,这一切都还是值得的。

  但是,他也不可能就这么直截了当的询问,所以在稍稍思索后,就问道:

  “先告诉我这个地方的金币的兑换比例吧。”

  慕少安这么问也是有缘由的,他在杀毒任务世界中从未获得有关于金币的事情,但这两个程序战兵却是张口闭口都是金币,那么这玩意肯定有某些兑换渠道。

  果然那个13234并没有怀疑,只是随口道:“一样啊,虽然溪木镇的经济就快破产了,但是兑换金币的却是混沌基地的中央银行,所以在任何地方都一样的,你去找程序管理员就好了,100点经验值可以兑换一枚混沌金币,嗯,假若你有ST平台积分的话,那么1点积分就可以兑换100枚混沌金币,可恨啊,我们当初完成新兵训练,每个人免费赠送10点ST平台积分,结果特么的全都被那个老混蛋乔斯林给强行骗走了,那家伙简直是饕餮。”

  “我记得有个倒霉蛋运气大爆发在某个任务世界中弄到了一枚白板项链,那可是装备,你猜怎么着,愣是被那老混蛋找借口,嗯,就是违反夜间安全条令擅自外出,试图窥探防火墙这个罪名给没收了,末了还把他身上所有的经验值都给罚没了,所以后来大家都学精了,在任务世界中绝对不冒险,能得过且过就得过且过,哪怕获得了白板装备,要不扔掉,要不就痛快地送给老混蛋,没准还能赏块骨头吃。”

  “唔,试图窥探防火墙?怎么可能,谁会这么傻?”

  慕少安心中一动故意问道,但他同时也忍不住恨得咬牙切齿起来,那个老混蛋乔斯林,不会就是F区的程序管理员吧,也就是昨天晚上追杀他,喊着要杀死他抢夺天空之矛的那个人?

  “哈,所以说老兄你看起来还是很稚嫩的。新兵营之中当然没有规定夜晚不能出来,但是你听说过训练bug吧,就是老混蛋乔斯林鼓捣出来的恐怖刑罚?他这个bug是这样运作的,因为新兵营的性质,他每月都可以申请三次中级训练,为的是给那些出类拔萃的新兵来磨砺,可是这个bug却被老混蛋用来惩罚那些不听话的家伙,像我之前说过的那个倒霉蛋,他就被老混蛋弄进中级训练里,里面的训练教官就是夹子屠夫,结果那个倒霉蛋被折磨了仅仅一个回合就崩溃了,晚上也睡不着,只能出来溜达,然后当他因为好奇靠近防火墙的时候,老混蛋带人出现了,哈哈,可怜的家伙,我可是听说了,那三个中级训练场里面最恐怖的要属稻草人,基本上任何程序小兵进去后出来就废了。“

  那13234说到这里,他两个人也是露出噤若寒蝉的表情,显然这种事情光是听闻就让人发指。

  而慕少安此时听完这事件背景真相后,也是心头发凉,汗毛直竖,现在他算明白了为什么阿里克谢那些老鸟为何如此消极,为何刘惠声称新兵营就像是一个腐臭的烂泥坑,那里面的黑暗不用想也知道会有多惊悚。

  老混蛋乔斯林都如此恶心了,那些积年老鸟们的盘剥呢,刘惠之前就亲口说过,程序管理员会强行掠夺新兵们在杀毒任务中的一半好处,难道那些积年老鸟就不会向你要保护费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你就是在杀毒任务里面获得山一样的丰厚收获,到最后能留给自己的还能有多少?

  想快速的发育成长,呵呵,见鬼去吧。

  就算那些真正有潜力,出类拔萃,具备很高实力的新兵,他们也必须分割出很大一部分好处来买平安。

  如果自己也钻进新兵营,别的不说,天空之矛肯定保不住了,918点的ST积分能剩下三分之一就不错了,同时还得与那些腐烂的积年老鸟勾心斗角,尼玛――

  所以他能提前逃出来真是万幸啊万幸。

  不过就有一点,老混蛋乔斯林似乎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具有D级权限。

  但这想来也正常,那每月三次的中级训练也不是由他主导,他顶多是负责一个挑选推荐的中介作用,当然不会知道慕少安竟然拥有D级权限。

  “诅咒那个老家伙一万次,诅咒他上厕所一定掉坑里,诅咒他生儿子一定没有小吉吉!”于是乎,慕少安也忍不住开口叫骂起来,太特么黑了,不这么骂两句他觉得自己会被怒火烧毁的。

  而他这一举动顿时赢得两个程序战兵的好感,其中一个就问道:“怎么,你也被那老混蛋狠狠坑过?”

  “可不是嘛,哎,往事不堪回首,要知道我在新兵营的时候过的日子可是很凄惨的。”

  慕少安顺着话语就往下跑火车,然后很好地掩饰起心中真正的怒火。

  那两个程序战兵也没怀疑,显然是找到了共同语言,尤其此刻又坑了慕少安一次,心情大好,所以就道:“新兵营的日子其实不错啦,虽然要接受至少八重的剥削,虽然有时候还得做些恶心的事情来讨喜那些老鸟,但至少不会轻易死掉,忍忍就好了,没有进新兵营之前才叫惨,我们那个时候两眼一抹黑,啥都不知道,只是以为别人都是失去记忆的,谁也不敢说,而后来才知道,在杀毒任务中每死亡一次,就会永久抹去1%的核心记忆,这些核心记忆可是我们当初签订混沌契约时封印了的,损失了根本就不会有补充,天知道我失去了多少的宝贵记忆,然后才辛辛苦苦累积了三连胜,最后得以进入了新兵营,可是在进入新兵营知道真相后,才知道我们已经落后一大截了。”

  “是啊,新兵营里面除了那些浑身散发着腐臭气息,打死也不愿意毕业的魔鬼老鸟,总有些逆天的家伙能够以最快速度晋升E级程序战兵,他们都是可以被分配到经济条件更好的E区局域,哪像咱们实力不足,也没有足够的ST积分去贿赂老混蛋乔斯林,脸蛋还不够好看,所以直接被分配到这个快要破产了的溪木镇,不过比我们更惨的,那就是老兄你啊!我劝你在给我砍完木头后,就去沉睡巨人旅馆找程序管理员登记加入溪木镇的猎杀团,千万不能逃避每周一次的杀毒任务,否则是会被当成逃兵的,知道逃兵的下场是什么吗?以病毒论处!”

  两个程序战兵嘻嘻哈哈的,拍拍慕少安的肩膀,就心情愉快地离开了。

  而此时的慕少安却也露出一缕古怪的微笑。

  通过方才那一番对话,他已经搜集并整理出了一些关键性的情报。

  比如,F区和E区是截然不同的,那个老混蛋程序管理员是没有资格来到E区通缉追杀他的,因为权限不够。

  另外,F区之中的新兵营就是负责给混沌基地培养新鲜血液的,其中不合格的就会变成永久性的傀儡程序。

  而且,再联系赵峥,刘惠,阿里克谢等人的说法,就可以知道在F区新兵营之中的竞争何止是非常激烈,新兵营,呵呵,新兵粪坑还差不多,即便是那些出类拔萃,且实力强大的新兵也得遭受不知多少盘剥才可以被送去经济条件较好的局域。

  虽然他还不太明白局域之中的经济是怎么回事,但肯定与个人的强大和成长发育有很大关系。

  不过此时此刻慕少安却根本不觉得自己真倒霉了,真的,再厉害的新兵进入新兵营,也得脱一层皮,但自己目前虽然少了至少几个任务世界的成长,但最起码他保住了天空之矛,最起码他没有被掠夺盘剥。

  换句话说,正常人谁喜欢去粪坑里三月游呢?

  想想那些积年老鸟居然还乐不思蜀,真的只能用蛆虫来形容他们了。

  也怪不得刘惠,大块头,戴维三人是那么意志坚决的要离开新兵营,正常人都受不了的好嘛!

  所以,不管这溪木镇局域有多么垃圾,有多么恶劣,慕少安都不会在意。

  哪怕他因为错过新兵营,而导致很多事情都无法了解,可那又算得了什么呢?

  他愿意一点一滴的来探索这个世界。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