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技能解锁

我是杀毒软件 +A -A

  同一时间,大块头两个人也已经成功击杀了四只那种巨力型病毒boss,不管它们的防御再强,但是在专门用来对付它们的狙击枪面前也没有什么意义。

  更何况,手持这两把狙击枪的还都是一流神枪手,他们两个那都是属于攻击自带加成伤害的。

  而基地内其他的枪手或弓弩手也都按部就班,除了一部分人主动去支援慕少安,剩下的人基本发挥稳定,甚至很多人在慕少安的带动下,前所未有地的发挥了超越最巅峰的水准。

  像是那两个枪械数值在70点的枪手,很快就进入状态,并突破瓶颈。

  而弓弩手之中,那个小胡子农夫更是发挥出色,不过没有人注意到而已,毕竟这个时候大家都心无旁骛。

  可是若有人在此刻观察,就会发现这家伙看起来慢条斯理的给机械弩上弦,发射,怎么看都慢吞吞的,但实际上则不然,因为他的上弦发射速度要比其他人快上一大截,别人还得仔细瞄准一下,这家伙几乎是抬手就射,那张苦巴巴的面孔也没有什么波动。

  另外,他也不是射的最近的目标,全都是射击六十米开外,也就是给慕少安进行压制支援,简直就是箭无虚发,虽然他的一支弩箭还射不死一只狗丧尸,但也能给其造成很大伤害,这在无形中就减轻了慕少安很大压力,尽管实际上以慕少安此刻的状态并不太需要这种支援。

  除了他们之外,其他人也是越来越稳定,只要保持这个节奏,他们这一次依旧能完胜这尸潮。

  ――

  就在21号基地有条不紊进行尸潮的抵抗的时候,北面七十公里之外,44号基地内,三十多人正欢呼着将最后一只4型boss击杀,太容易了,在拥有两张自制床子弩,外加一把狙击枪,二十多把猎枪的火力下,才三百多只病毒感染体在不到十分钟内就被消灭干净。

  “哈哈,我们真是太聪明了,看看,事情就这么简单。”

  一个程序小兵得意地大笑道,他就是之前32号基地的首领,也正是他首先想到了那个转移负担的策略,如今看来,这个策略真是完美无缺,只要七天,他们的基地就能制作成四张床子弩,顺利度过第四次尸潮毫无压力。

  “就是不知道21号基地能否度过今夜呢,哈哈,真想看看他们绝望的面孔,哼,那个木先生更是****,居然敢勒索我?我呸,我要看看你到底是怎么死的?不要以为老子不知道你的打算,哼哼,你不就是想卖了21号基地,等到第二十八天的时候来投奔老子吗?好得很,到时候老子不会为难你这个家伙,只需给大爷舔舔脚趾头就好了。”

  伴随着这得意洋洋的声音,一阵粗俗的哄笑声迅速响起。

  而就在同时,在21号基地南面大约六十公里外,34号基地也顺利击溃了数量在三百左右的病毒感染体,同时击杀一只4型boss,原本是17号基地的首领也望着天空阴阴笑着,太特么轻松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劳心者治于人,劳力者受制于人。

  可笑那什么木先生,什么21号基地大言不惭的样子,真以为尼玛的是盟军领袖啊,哼哼,倒要看看你们能不能渡过这第三次尸潮?

  嗯,那个小子当时怎么说的来着?

  提前为我默哀,我呸,我现在就已经为你们提前默哀了。

  “老大,老大,不好了!”

  忽然,手下的喊叫声惊醒了正在遐想的首领,他正想喝骂一番,怎么一点都不沉稳?可是话到嘴边,立刻就变成了山药蛋,咯喽一下,差点没把他给噎死,然后他只能死死地盯着远方,那一大片黑黝黝的飞过来是什么?连天上的血月都给遮住了啊。

  不应该是下雨吧?

  “是――是鸟,鸟丧尸――”

  那首领终于从嗓子里嚎叫起来,这怎么可能?这问题不对啊,他才刚刚消灭掉第三波尸潮的,为什么,为什么?

  这不科学啊啊啊啊啊!

  ――

  “砰”

  木盾撞击的沉闷声音响起,一只2型病毒感染体狂暴地撞击上来,这一下不但撼动了慕少安,还将他整个人给撞得‘飞’了起来!

  但是下一刻刀光一闪,借力冲向空中的慕少安就像是陀螺般一个回旋,一颗人头就伴随着一腔污血飞了起来。

  然后他翻滚落地,左手中的木盾不早不晚封住两只2型病毒感染体的冲击,随即再次借力,矮身滑步,右手的尼泊尔弯刀一个突刺,就闪电般刺入一开始那只病毒感染体的下巴。

  下一秒他松开右手中的尼泊尔弯刀,猛然加速,直接撞入这死亡的尸体怀中,在笔直向前冲撞出一大片空间后,这才迅速抽刀在手,返身杀了回来,只要有一定空间,那么木盾配合尼泊尔弯刀就能卷起一道杀戮旋风,转眼间,这附近十几只病毒感染体就这么被清空。

  不过紧跟着,更多的病毒感染体再次潮水般涌上来。

  这个地方已经成为了主战场,只有三分之一左右的病毒感染体在冲击木墙,剩余三分之二的病毒感染体都被吸引过来。

  所以尽管大部分枪手,弓弩手一直在慕少安周围二十米之外扫射,但奈何这数量太多了,怎么杀都杀不尽。

  大块头他们只能保证一出现boss,就立刻集火击杀,至于其他的,就只能看着慕少安如游龙般在尸潮之中纵横砍杀,他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太强大了。

  没有别的办法。

  但是,他们都不知道,慕少安此刻的爆发值早已清零了数次,他也早就感觉到身体内剧烈的疲惫。

  换做其他人早就累得手指头都动不了了,可慕少安表面上却看不出什么。

  因为他是故意的。

  这些天他尝试了各种方式,都找不出增加智力和精神力的方法,所以他才要铤而走险,重新复制第一次尸潮时的经历。

  这听起来很疯狂,但实际上慕少安自己却是非常明白,错过了这个机会,就再也别想有这种好事了。

  真的以为眼下的情况很危险吗,的确,他随时有累得瘫倒在地的危险,然后被瞬间分尸。

  可是凭良心而论,这一次的杀毒任务真的是太简单,太良心了,容易得简直要让人感恩这个世界。

  换做其他的病毒世界,或者杀毒任务,慕少安都不敢这么尝试的。

  而这一回,他是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啊!

  天时,是这个杀毒任务很简单,并且有病毒血清这样的好东西来增强实力。

  地利,是他背靠着自己的基地。

  人和,则是有三十多个同伴在替他分担压力,虽然大块头和女首领一直隐藏着某种秘密,但这并不会影响他们携手对敌,至少这一次的杀毒任务他们之间不存在利益冲突。

  所以这样的天时地利人和三者全都具备了的条件,试问慕少安还有什么理由不去冒险?

  他这一次直面尸潮,一方面是为了突破基础格挡的瓶颈,一方面则是为了锤炼智力和精神力这个未知的属性,虽然到目前为止他都不知道这个属性有什么用,但肯定很有用就是了。

  “缩小攻击半径,封锁木先生周围十五米。”

  在没有boss出现的时候,拥有两把狙击枪的大块头两人也加入到了这个战场中。

  他们到现在已经联手杀死了十二只boss,这一次尸潮已经基本上可以说赢定了,目前唯一的变数就是慕少安,他们都能看得出,慕少安似乎已经消耗掉所有的爆发值,所以不再像之前那么大开大合,而是退到木墙附近。

  “我们要不要派人去接应?”大块头有些迟疑地问道,目光里似乎有些犹疑,但在他对面的女首领11990却是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然后坚定地摇了摇头,小声道:“我们还需要依靠他来渡过第四次尸潮,所以不管如何在此之前都不能内讧,完成此次杀毒任务才是当务之急,而且我看他未必需要支援,留份人情吧,也许将来在新兵营中见面也能多份善缘,他这样的人物即便到了新兵营也绝对是能搅动风云的那种。”

  ――

  大块头两个人的谈话慕少安并不知道,但就算是知道也不会在意,因为此时此刻他全身上下再次都变成了木头,僵硬,疼痛,麻木,这是极度脱力的迹象。

  可是,明明他每一秒都有可能倒下,明明他已经没有爆发值再去抵挡击杀,他仍旧可以左手擎盾不动如山,右手持刀如脱兔,如飞蛇,如鹰击!将一只只冲到近前的病毒感染体快速击杀。

  造成这一切原因就在于,有另外一种力量在支撑着他,这种力量说不清,道不明,却好像干涸的土地上流淌而过的清泉,让他的思维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冷静,在这样的状态下,所有攻击围拢过来的病毒感染体都好像变成了慢动作,他只需要用最简单,最直接,最省力的攻击即可解决战斗!

  但这不是行云流水,而是另外一种无法言明的体验。

  就好像是在做研究,解剖一切,敌人的一切动作,他自己的一切动作,越来越精细,越来越有效。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世界再次安静下来,四周堆满了尸体,血月已经消失,东边天际一缕曙光乍现,欢呼声远在天边,又近在眼前。

  他们又赢了一次。

  而慕少安他自己,也赢得了一场对他自己来说彻底的胜利,他赌赢了,他突破了自己的极限!

  几个程序小兵把他已经彻底脱力的身体抬了回去的时候,他还在笑,咧嘴笑得畅快,与别人的欢呼无关,这一次他赚大了。

  首先是他的基础投掷,对,没错,虽然这一夜他都没有动用木矛投掷,但就好像一窍通百窍一样,他的木矛投掷从之前的85点再次提升到90点。

  然后是他的基础刀术,则是从之前的70点提升到78点。

  由此可见,这刀术的提升难度也很大的。

  至于他的基础格挡,则终于突破瓶颈,从之前的50点直接突破65点大关。

  甚至于他的战斗技能重击,也因此额外获得了23点的熟练度。

  然后还有两个意外,在他的基础技能中又有两个新的技能自动解锁,那就是基础身法和基础步法,都是刚好锁定到50点。

  但这只能说是意料之中的意外,因为过去这些天来慕少安一直在训练他身体,步伐,动作,盾牌之间的平衡和协调。

  可以说,这种平衡与协调也是与他的基础格挡,基础刀法息息相关的。

  他既然提升了基础刀法和基础格挡,那么基础身法和基础步法的解锁也就在意料之中。

  非不如此,慕少安又焉能在数十上百只病毒感染体的团团围攻下游刃有余?

  这可不是光凭着强大力量就可以做得到的。

  不过,即便是基础身法和基础步法的意外解锁,依然不是慕少安最大的收获,真的。

  他最大的收获就是他凭着自己的意志力,依靠着之前那种近乎于作弊一样的bug,硬生生地把他的那个新的属性给煎熬到解锁了,没错,解锁了。

  智力:9.0(精神力90)

  虽然他还是不知道这玩意有啥具体的作用。

  但他真的是赢了,因为失去目前的机会,他敢打赌,以后想再这么玩就没有这么好的条件了。

  (感谢书友苑缘吊胖,天文止的打赏,顺便说一下拿盾牌撞树这个梗,书评区有书友觉得不科学,所以还是在此解释一下,玄乎的话咱就不说了,就说大家见过拳击手打沙袋,打木桩没有?见过刺刀训练没有?见过拿着长枪穿刺木板训练没有?性质都是一样的啊,古代的士兵肯定要训练擎盾的臂力,姿势,还有面对冲击力时怎么卸去力道,慕少安之所以拿盾牌去撞树,一来是无人能陪他训练,二来他的力量太强别人能承受几次?他也不是在训练野路子,他只是在训练自己擎盾的稳定性和对于力量输出的掌控。具体就这样,多谢大家支持)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