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鹿皮背心

我是杀毒软件 +A -A

  “好了,没什么大事,尸潮到来之前也不必太紧张,找我有事吗?”慕少安虽然有点奇怪那一向都是端庄大气和善的女首领为什么语气如此严厉,但也并没有放在心上。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莽撞了!”那雀斑女一脸歉意,很不好意思的样子,但她的话语却是如同机关枪,飞快地接着道:“是这样的木先生,我之前趁着休息时候给您做了一件鹿皮背心,虽然――虽然样子很丑,但至少也能帮您抵挡一些伤害,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希望您一定要收下。”

  如此说着,那雀斑女不管不顾地快步走过来,抢在大块头和女首领阻拦之前,就将那实在丑陋的鹿皮背心直接放在慕少安手中。

  不过,在两个人双手接触的一刹那间,那雀斑女的手指却是以极快的速度在慕少安手心里划了两个字。

  仅仅两秒钟,她就已经再次退了回去。

  同一时间,慕少安也终于看到了大块头脸上一闪而过的怒意,还有旁边那女首领脸上的惊愕,她心中似乎隐藏着一种比愤怒更多一些的东西。

  “嘿嘿,这可真够丑的。”

  慕少安依旧笑容满面,甚至用双手拎起那鹿皮背心,使劲儿晃荡两下,然后才微笑道:“但这仍旧不失是一件不错的礼物,非常感谢你。”

  听到慕少安此话,旁边的大块头和女首领两个人才仿佛一下子活过来,后者更是急忙道:“她是好意,不过这鹿皮背心的确太丑了,不如这样吧木先生,还是让我来给您修改一下可好,过两天您就可以穿着了。”

  “唔,那真是太好了,11990,辛苦你了。”慕少安呵呵一笑,随手就把那鹿皮背心丢了过去。

  整个过程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那个雀斑女更是不住的道歉,然后才如小鹿般离开。

  大块头和女首领也随后匆匆离开。

  而这个时候,慕少安才不动声色地握了下手掌,其实方才那一瞬间,雀斑女只是在他手心里划了两个字――安吉。

  很明显,这两个字要么代表着的是地名,慕少安恰好知道现实世界中华夏境内有座叫安吉的城市,但联想到雀斑女那明显的欧美人种血统,他就可以有九成的把握来确定,这其实是一个名字。

  雀斑女的名字。

  嗯,在此时此刻,雀斑女把她的名字告诉慕少安不是鼓励他可以去追求她,而是在告诉他一个事实,那就是――她拥有记忆。

  这很重要。

  因为慕少安立刻就想到了看似惺惺相惜,一见钟情,默契无比的大块头和女首领。

  毫无疑问,既然雀斑女安吉都拥有记忆,他们也至少有九成的可能拥有记忆。

  但问题就这么来了,大块头和女首领为什么要刻意瞒住他?

  雀斑女安吉为什么要告诉他真相?

  其他程序小兵呢?是一部分拥有记忆,还是全部拥有记忆?

  还有他们明明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为什么感觉比自己知道的还要多?

  这些念头纷杳而来。

  但是一秒钟之后,慕少安就决定不在去想,如今大战将至,他需要心无杂念,他相信就算大块头和女首领他们瞒着自己一些事,但他们至少不会自取灭亡的要干掉他,那没有意义。

  而且他还可以百分百确定,雀斑女安吉不是在向自己示警,更像是在卖一个人情给他,而且她的做法太过了,根本就不打算瞒着大块头和女首领的样子。

  所以这其中肯定另有隐情。

  想来雀斑女安吉会再次单独来找他的,或者是大块头两个人顶不住压力首先向他坦白。

  鹿皮背心就像是一个小小的插曲。

  雀斑女安吉间接带给慕少安的那个惊人真相也被他暂时抛下。

  没有什么能够影响慕少安进入战场时的心境,一如没有什么能挡得住他的刀锋。

  别的程序小兵需要士气,需要鼓舞,需要胜绩来让自己战胜恐惧,战胜不安。

  而慕少安需要的就是无坚不摧,所向披靡的信念,以及钢铁熔铸的意志。

  当长刀在手,整个世界也就跟着简单起来,顺我者昌逆之者亡这句话或许很狂妄,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喊出来,但慕少安却的的确确地希望自己将来能达到这种肆无忌惮的境界。

  因为用刀锋来说话,要比什么阴谋诡计来得痛快得多,也有效得多。

  所以在夜幕开始降临,慕少安就从容不迫地走下三楼,他有足够的实力去改变事实,不管是否存在阴谋诡计。

  “木先生,要不要派两个人下去辅助你?”

  女首领似乎一直就守在出口处,看到慕少安立刻就有点紧张地询问道,在她旁边,那个白人壮汉跃跃试试。

  这家伙也是枪手中的一员,原本在慕少安他们没有出现之前,不但是21号基地第一高手,还是第一大力士,风光得很。

  不过后来当慕少安和大块头出现后,立刻被碾压得没脾气,比力气比战斗力比不过慕少安,比枪法,更是被大块头打击得痛不欲生。

  直到他服用了病毒血清,又收割了大量的经验值来提升四维属性。

  话说,由于他原来的基础就很高,所以,目前在这21号基地内,不计算基础技能的话,这个家伙可以算得上是当之无愧的第二名,因为第一的永远是慕少安。

  他现在的耐力,和力量两种属性都达到了22点,11984都比不上,目前他只有21点左右。

  可是,和慕少安的耐力30点,力量29点,防御16点,敏捷15点更高属性相比,还是差远了。

  但是,即便他的四维属性能够与慕少安持平,甚至大幅超过,他也不可能在下面坚持十分钟,真的,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光靠着堆砌属性就可以做到的了。

  这里面需要的东西,已经是到了更高的层次。

  不夸张的说,慕少安在底下击杀200只病毒感染体,所需要难度就要远超狙击手先生在上面杀600只的难度,这其中所要运用的力量,技巧,意志,经验,心境等等,都不是简单几句话可以说清楚的。

  他们还以为慕少安每次都要身先士卒,像个拯救世界的英雄那样非得无比拉风地冲到尸潮里大杀特杀。

  但是却不知,慕少安只是用这种方式来磨砺提升他自己而已。

  转回头,慕少安上下打量了那白人壮汉几眼,本来他想毫不犹豫的拒绝,不过想了想还是淡淡笑道:“先生,我佩服你的勇气,但是你必须要明白,你首先是一个枪手,这是你的责任,我希望你不会因为你自己的一些想法而擅自离开分配给你的岗位。”

  “呃,是的,阁下,我明白了。”那白人壮汉有点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脑壳,然后小意飞快地瞄了女首领一眼,就像是一只听话的拉布拉多。

  若是在之前,慕少安是不会关注这种小小细节的,而现在嘛,他同样不会去关注。

  顺着绳梯来到楼下,又有眼尖的程序小兵喊道:“木先生,您忘了带霰弹枪了。”

  “不,我没有忘,那些狗丧尸就全部交给你们处理了,难道你们会因此嫌弃唾手而得的经验值吗?”慕少安回头大声问道。

  “当然不,经验值可是一个好东西。”大家一片哄笑,轻松之极,偶尔也会有程序小兵注意到今时今日的慕少安有些不同了,不但没有携带霰弹枪,甚至连他最擅长的投掷木矛都没有带,全身上下的武器只有三种,左手的木盾,右手的尼泊尔弯刀,还有背上背着一面木盾。

  不过并没有人多想,一方面是因为慕少安过往的彪炳战绩实在可怕,另外一方面则是他们今次的整体战力已经是非常强悍,整体防御又坚不可摧,何忧之有?

  慕少安这一回也没有站在基地的正对面,就是正对着陷坑大阵的地方,他去了北面,正对着柏油路的方向,这个地方没有办法挖掘陷坑,所以每次冲过来的病毒感染体也都最多最凶猛,而这一次,他就是要挑战自己的极限。

  过去六天时间里,他每天上午都擎盾冲撞松木三百次,看似除了让他疼得骨头都散了架,且没有任何收获,但实际上则不然。

  因为在这样愚蠢的冲撞之中,慕少安懂得了怎样蓄力,怎样爆发,怎样用身体来卸去冲击的力道。

  诚然,松木是死的,但他却是活的。

  力量与力量的冲撞,看似毫无花架,毫无缓冲之地,但是谁又知道,在此过程中,哪怕是一次吸气,甚至是一点角度的变化,都能产生截然不同的效果呢?

  所以,松木无法给慕少安一个准确的答案,现在他要在尸潮之中寻找这种答案。

  这一次,他只用盾!

  天空中的血月如约而至。

  但也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慕少安觉得这第三次出现的血月浓度更高,散发出来的血色月光越发粘稠,好像真的变成了漫天的血雨。

  甚至,那血月之中蕴含着的疯狂杀戮气息更加浓烈,有如实质。

  然后慕少安想到了一种可能,为什么只要血月出现,病毒感染体就会发狂,莫非这血月能够促进病毒感染体的进化?不然也无法解释每一次尸潮会比上一次更恐怖。

  那1型病毒感染体会进化成2型感染体,2型感染体会直接进化成4型boss吗?

  这些念头纷纭闪过,慕少安却是再次张口,深深地连续吸了三口空气,在这一瞬间,他有一种错觉,整个人都要浸泡在浓烈的血色之中。

  “嗷呜”

  远处响起狗丧尸那种特有的嚎叫声,第三次尸潮出现了,视线尽头,数百只狗丧尸像是一股快速奔涌的黑色浪头,狂暴地扑过来,更远处,黑色尸潮滚滚涌动,隐约中,可以看到四五个身形巨大的boss,然后,基地三楼平台上,两道枪声先后响起,是狙击枪,也只有狙击枪才可以隔着这么远打出不菲的伤害。

  但这一切已经与慕少安无关,那些boss全部交给大块头两人处理就好,他现在需要的是心无旁骛!

  眼看着前方几十只狗丧尸如铁骑般冲锋过来,慕少安的嘴角笑了笑,然后在下一刻,他整个人如同大鸟腾空就这么从三米高的木墙上跳下去,在落地的一瞬间擎盾翻滚卸去力量,随后长身再起,毫无停滞,行云流水般地冲上去,然后连两个呼吸都不到,他整个人就冲入那狗丧尸的浪头之中。

  这一幕看得基地上众人都是冷汗涔涔,几乎觉得慕少安要疯了!

  他不要命了吗?

  但是,众人预想到的悲剧惨景并没有发生,反而慕少安整个人就如同一发炮弹,是真的炮弹,坚不可摧,硬不可挡地破入狗丧尸群之中。

  没有什么花哨,也没有什么神奇的动作,就一个字,撞!一如同过去六天时间里他撞击松木的动作一模一样。

  然后就是四分五裂,人仰马翻,乱成一片,当头至少三四只狗丧尸哀嚎着被撞飞出去,天知道慕少安这一记毫无变化的冲撞威力竟是如此惊人!

  但他自己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反而在下一刻身影翻飞,刀光连闪,两只狗头在众人还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的时候就冲天而起。

  “压制,给我压制住!分一半人支援木先生!”

  基地主体上的众人此时才似乎如梦方醒,方才那短暂的过程太惊心动魄了,这种力量,这种技巧,这种战斗力,简直已经超乎人类的范畴啊!

  虽然无比震惊,可是程序小兵们的士气却是瞬间爆棚!

  慕少安对于这一切并不关注,此时此刻他已经全身心的投入到战斗之中,思维冷静得如同冰原,但身体的协调性却是娴熟无比,他体内的力量就像是一头被驯服的猛兽,可以暴躁,可以狂击,可以肆虐,可以粗暴,可以藐视天下!但同样也可以保持绝对的精准,绝对的柔韧!

  或许,可以一个词来形容他此刻的变化,那就是举重若轻!

  在这样的状态下,慕少安手中那面木盾既可以化身巨石,坚硬无比,没有什么力量可以撼动,同样也可以化为狂奔的野牛,所到之处,横扫一切障碍!更可以化为杠杆,四两拨千斤!

  不知不觉的,他会施展出重击技能,真的,这个战斗技能自从领悟后,慕少安已经很久都没有刻意施展了,但是在这一刻,这一切又是如此的水到渠成!

  甚至每一次释放,都无需消耗太多的爆发值,因为慕少安自己对于体内的那种力量的控制已经越过了最粗糙的控制阶段。

  但威力却是不减!

  而如此一来,这战场上的情形就变得格外不同了,明明是几十只狗丧尸前仆后继的扑上来,但是眨眼间就被慕少安冲撞得人仰马翻,偶尔一记木盾横扫,就能将一只体型庞大的狗丧尸给轰飞出去,若是施加了重击技能的话,还未等落地,就已经被彻底震杀!

  完全的游刃有余。

  所以,这已经不仅仅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更像是一种艺术,屠杀的艺术。

  (感谢书友顾半缘,会不去的过去,天文止,拉格朗找余顶的打赏支持,求推荐收藏点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