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尸潮(二)

我是杀毒软件 +A -A

  此时,慕少安索性扔了长矛,左手擎着新切割出来的木盾,右手抄起尼泊尔弯刀,半步不退的在这里杀戮起来,反正他不怕被感染,又没有了狗丧尸这种逆天的家伙,至于说2型病毒感染体,他已经能够在力量上将其碾压了,尤其他还不断的将收割来的经验值不断分配到耐力和力量属性上,优势都是在逐渐累加。

  可是随着冲上木墙的病毒感染体越来越多,慕少安也不得不且战且退进入木墙内,这里空间更大,但也导致了他前后左右都是病毒感染体,不得已他只能绕着基地主体不断游走。

  好在这个时候二楼和三楼上的程序小兵终于能帮忙了,他们用弓弩枪械压制着一部分病毒感染体。

  不过依旧有一些病毒感染体冲进来,更糟糕的是,整个尸潮原本是分散在四周的,由于无法破开基地的防御,所以也逐渐地从这个地方围拢过来,然后顺着尸体堆一只只的爬上来。

  虽然11984他们那三只来福猎枪始终开火,弓弩也不断射击,但漏进来的病毒感染体数量一直维持在二三十个左右,始终不断。

  没有人能帮他。

  压力全都压在了慕少安身上,他此刻唯一值得庆幸的是,11984他们还不算傻,知道优先干掉2型病毒感染体,否则若是一股脑儿的有十几只2型病毒感染体冲下来,慕少安就真的要倒霉了。

  至于剩下来的1型病毒感染体数量虽然很多,却是在属性上被慕少安全面碾压!

  哪怕对方嗷嗷嗷地冲过来,好几只将他围在中央,他也能够用更快的速度,更熟练的技巧出刀格挡,然后退步,跳出包围圈,反手再飞快一刀斩杀一只。

  就这样不断消耗着,游走着,一只一只的病毒感染体被他不断击杀,可冲进来的病毒感染体如同添油战术一样不断扑入战圈,好似永无止境。

  最初的时候,慕少安的确很吃力,可是时间久了,无形中他就掌握了一些技巧,这些技巧在平时的时候是苦思冥想不出来的。

  因为实战与空想根本就完全不一样。

  只有在战斗中才会迅速掌握和领悟。

  这些小小的技巧和体悟让慕少安渐渐变得轻松起来,毕竟他要面对的只是不会配合的病毒感染体,而非会思索的人类战士,否则的话,这个时候不要说几十人,就是来上十个街头混混,在类似这种狭窄的区域内一阵老拳就能把他打趴下。

  管你是什么四维属性。

  就这样,慕少安反而打出了几次不错的反击。

  可是病毒感染体太多了,似乎怎么也杀不绝,嚎叫声此起彼伏,也不知道还剩下多少,慕少安只能听得到枪声在断断续续地响起,那种单发的来福猎枪,射速就别指望了。

  而其他地方怎样?基地是否被攻破,领地石是否被攻击?人是否有伤亡?

  慕少安已经全然顾不得了,满脑子都是杀杀杀!

  杀得兴起,只觉得前后左右都是敌人,脚下都是污血和尸体,什么重击技能,全然忘了!

  因为在这个时候根本没有机会和爆发值供他施展。

  他根本不敢浪费半点爆发值,所以只能用左手始终保持擎盾状态,右手里的尼泊尔弯刀则是尽可能的避免大力劈砍,尽量用移动的脚步和身法来规避并迅速展开反击!

  但即便这样,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他身上的伤口也在一条条的增加!

  得亏他一直用木盾护住要害,手中的尼泊尔弯刀也总是能先一步击杀病毒感染体,再加上他自身的防御属性不错,就这样周旋,躲避,突进,灭杀,周而复始,越来越熟练,越来越简单有力快速!

  便是偶尔冒出来的2型病毒感染体,他都可以在瞬间配合木盾格挡然后将其一击击杀!在这整个击杀过程里,慕少安感觉自己似乎完全升华了。

  那种他之前投掷木矛的感觉也依稀出现在这里,右手中的尼泊尔弯刀也仿佛成为了他身体的一部分。

  虽然他的身体越来越疲劳,可他的意志却是越来越清晰,甚至随着时间的消逝,他的生命值只剩下极其危险20点,双手双脚如同灌了一百斤的铅块,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

  但是,仍旧没有一只病毒感染体能够摘取这最后甜美的胜利果实,它们一只只的冲过来,但总是会被木盾挡住,然后在一瞬间,那把尼泊尔弯刀精准地划过它们的咽喉,或者是刺入心脏,绝不拖泥带水。

  在这一刻,在慕少安的感知里,他觉得他有一种错觉,他不是在杀病毒感染体,他手中握着的也不是尼泊尔弯刀,而是那把折叠小刀,那些冲过来的病毒感染体也只是丑陋的木矛胚子,无需用太多力量,但绝对精准,只需一刀,木屑飘落,污血满地!

  就像是一种艺术。

  终于,不知过去了多久,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枪声也停了,也听不到那些程序小兵惊叫的声音,只有慕少安自己的粗重如风箱般呼吸声,太疲倦了,他的爆发值早已经被清空不知几次,他都不知道是依靠着什么力量让他支撑这么久的?

  “噗通”一声,一只2型病毒感染体从木墙爬过,然后再掉下,在这忽然安静的世界里它的嘶吼声格外的不真实,然后它就如同一头狂怒的黑熊朝着已经是一个血葫芦的慕少安猛扑过来!

  若是在七天前,慕少安肯定会用长矛来对付它。

  若是在三天前,慕少安必然会用盾牌释放一道重击技能和它来个硬碰硬。

  若是在此次开战前,慕少安则至少有四五种方法来轻而易举的解决它。

  但是现在――

  污血的喷溅已经让他的双眼变得模糊,

  极度的疲劳已经让他的身体无比僵硬,

  右手握着的尼泊尔弯刀已经不再锋利,

  左手中擎着的木盾再也坚持不住。

  只需要被那大块头轻轻一碰,他必死无疑。

  基地的楼上传来尖叫的声音,

  也许这就是他生命中最后的的两秒钟。

  慕少安长长出了一口气,然后,他左手一松,那面木盾砰然落地,他似乎认命了。

  “开枪啊!谁快开枪啊!”

  楼上不知谁在喊。

  “我没子弹了!”似乎是11984悲怆的声音。

  短短的一秒钟,时间在此刻凝结,那2型病毒感染体张开的大口,还有挥舞的双臂就像是漫天的阴影笼罩下来!

  但是,这还不够快!

  因为在此刻和疲惫的身体相比,慕少安的意志却超乎想象的清醒,所以他能够看到那2型病毒感染体的臃肿,累赘,还有那致命的破绽。

  原来一切就这么简单啊!

  真的需要盾牌吗?

  不,我手中的刀,就是最强的盾!

  刹那之间,似乎有刀光一闪,随后慕少安的身体猛地前倾,终于不支,跪倒到在那里,只能双手握着尼泊尔弯刀来支撑整个身体的重量。

  而时间,却再次停滞在此刻,那只2型病毒感染体扑过来的势头似乎滞了一下,然后好像失去了控制一样继续向前扑去,两只强壮的手臂胡乱挥舞着,距离慕少安只差一丁点。

  一步,两步,三步。

  “噗通”一声,这只强壮的2型病毒感染体仆倒在地,它的脑袋飞了出去,一腔黑色的污血喷涌而出。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