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我叫不紧张

我是杀毒软件 +A -A

  这个会议还是不欢而散,假如这称得上是会议的话。

  21号基地的这个女首领很有大局观,管理人才的能力也相当不错,她是挺看重慕少安与傻大个两个人的,但即便是她,也不太相信慕少安所说的那些。

  什么叫做身高足足三米,力大如牛,皮肤防御惊人,连汽车都可以砸扁,普通的水泥柱子都能在连续击打中轰然倒地,开什么玩笑?

  还有那种叫军肥的boss,可以隔着几十米喷吐具有高度腐蚀性的酸液,能融化一切,甚至还能自爆,威力能比得上枪榴弹,真是好笑,当这是玄幻世界啊。

  如果真的有那种病毒感染体,那么他们的杀毒任务还完成个屁?

  慕少安也并没有强求众人相信,他只是说出来他所拥有的记忆罢了,在七日杀的游戏中,这两种boss级病毒感染体都是存在着的,而且还很多,当然,那基本上都是四十天以后才会发生的事情。

  既然他们这次重启系统的任务只有二十八天,也许会碰不到,慕少安真心希望碰不到。

  可这不代表他不会做好准备。

  21号基地的程序小兵夜晚都会睡在2楼,其中七八名女性程序小兵会住在三楼,而负责巡逻警戒的哨兵也会在三楼,毕竟这是以加油站为地基的,空间很大。

  那位女首领也邀请慕少安去三楼休息,不过他拒绝了,只是在二楼随便找个位置,靠着背包,用折叠小刀不紧不慢地削制木矛胚子。

  这几天来他又搜索了两根品质木矛胚子,但不是直接从树上截取下来的,而是之前在福克斯小镇他在打造新的木盾的时候,在一座装修为中式风格的小楼上发现了一张紫檀木大床,这玩意虽然不能用来做木盾,但是床的栏杆却不错,于是被他一口气拆了两根回来,掐头去尾留中间,一根能剩下165厘米,另外一根能剩下170厘米。

  这可是非常笔直,且一体成型,没有任何结疤的好材料,唯一麻烦的一点就是若是想将其削制成标准的木矛,可是一整套铁杵磨针的过程。

  对于此事,慕少安倒也淡然,他不是纯粹的为了追求木矛的坚硬度和伤害的。

  真要想弄到坚硬的标枪,他完全可以用钢铁啊,21号基地里就因为搜刮到了一些煤炭,因此也就可以粗糙地改造一些兵器,甚至用切断的钢筋头来打造不太标准的箭头。

  而只要慕少安要求,那位女首领肯定会欣然同意的。

  事实上,慕少安想要的只是那种感觉,他一直有一种想法,那就是在混沌基地中经验值是真的可以成就一切吗?用经验值真的可以堆积出一个绝世高手吗?

  说实话,之前他还是相信经验值无所不能,但是自从知道七日杀世界的前世今生,堂堂混沌基地的杀毒软件居然被病毒阵营给打得落花流水后,他才有了这个疑问。

  的确啊,混沌基地掌握着经验值的发放兑换,只要愿意,随时可以从后台程序中捏出来一个又一个绝顶高手,就好像当初在现实世界中,慕少安自己玩游戏作弊的时候给自己创建的角色,各种属性逆天到爆,天赋一大堆,技能一大堆,神器一大堆,见神杀神,遇佛杀佛,真正的天下无敌,当然仅限于那个单机游戏中。

  所以,慕少安开始怀疑了,经验值肯定是有用的,至少在此刻,他能够感受到自身的强大,那么经验值的弊端是什么呢?

  这个问题并不难找到答案。

  那就是真正的,从生死战场上感悟到的战斗经验,或者说,是那种飘渺难寻,羚羊挂角,可以一击必杀的感觉。

  这玩意不好捉摸,所以慕少安就强迫自己来琢磨。

  所以只要不是战斗时间,只要不是需要休息的时候,他都会拿出折叠小刀,不紧不慢的,一刀又一刀的削着那根本不像木矛的木矛。

  远处有人窃窃私语,目光偶尔会飞快落到慕少安身上,大概是在说这家伙真是怪物,疯子,不可理喻。

  但再也没有人敢来捋慕少安的虎须了。

  很快,整个二楼都是鼾声大作,根本听不到那折叠小刀削制木屑的声音。

  紫檀木很坚硬,以折叠小刀的锋利,削起来都很吃力,不过如今慕少安的力量足够,耐力也足够,所以他看似很单调的在做无用功,但如果有心人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每一刀落下的角度,和削下来的角度竟是惊人的相似,甚至削下来的木屑也一般大小。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慕少安周围仿若下了一层厚厚的积雪一样,所有的木屑都只有指甲大小,竟是都找不到差异太大的。

  只有那根木矛胚子,依旧无比丑陋,没什么变化。

  午夜十二点的时候,慕少安准时停止,开始休息,仅仅三十秒钟后,他就神速地进入了梦乡。

  ――

  第二天凌晨五点,他再次如同上了发条一样准时醒来,精神奕奕,查看了一下身上的伤口,都已经结疤,生命值更是恢复到巅峰。

  说来也奇怪,也许是耐力增加的缘故,只需五个小时的睡眠,就能让他恢复状态。

  而此刻,21号基地的程序小兵也陆续醒来,在11990这个女首领的指挥下布置今天的防御,因为今天是注定要有尸潮爆发的。

  不过在游戏中,慕少安记得,尸潮都是在晚上九点钟出现,但他不敢提醒,因为很多事情都发生了变化,万一出了什么差错他可不想赔偿。

  而且21号基地今天大概不会有太远的行动,只要守在基地内,也无所谓紧张不紧张,事实上不紧张才怪。

  “11982先生,对于今天的尸潮,您有什么建议吗?”此时11990再次来到慕少安身边,有点紧张地问道。

  “呵呵,不必这么客气,你可以叫我木先生,或者叫我螃蟹。”慕少安微微笑道,11982先生?这个称呼太古怪了,他宁可叫自己螃蟹。

  “好吧,那我还是叫您木先生吧,您这是――需要帮忙吗?我们这些人里有很擅长木工的。”那女首领笑了笑,又很好奇地问道,她看到慕少安又在愚蠢地修理那一根古怪的木方,说实话这真是一种让人想不透的古怪嗜好。

  “还是不用了,我就是用这种方式来减轻一些压力,至于说你想要的建议,我觉得吧,尸潮不大可能在白天的时候出现,不然的话那难度岂不是下降许多?所以,我倒是建议你多弄些火把,架在一百米,或者两百米之外,千万弄坚固点,或者弄成火堆也行,等到了晚上再点燃,你知道的,那位建筑师先生和你都算是一流的神枪手,到时候若是一旦出现boss级的病毒感染体,就需要你们在远处就将其干掉,当然,如果尸潮白天就出现了,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慕少安微微一笑,还是提醒了一下。

  那个女首领半信半疑地离开了,然后她还是忠实地执行了慕少安的建议,并且继续加固基地的外围防御。

  一整个上午,21号基地的程序小兵都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但是尸潮并没有出现,这个时候那11990似乎终于意识到这样下去可不太好,他们还需要留下足够多的体力,于是就轮流开始休息,等待尸潮的到来。

  慕少安倒是老神在在,一整天除了吃饭上厕所,基本就靠在角落里不紧不慢地削制那根特大号木矛胚子,按照他这个速度,二十天之内削制成功就不错了。

  有程序小兵看不下去了,想过来帮忙,但被他微笑拒绝。

  又有谁能知道,他现在已经喜欢上这种感觉了,不是为了削制一把强大的木矛,也不是为了削下那一片木屑,连他自己也不能确定,他唯独可以确定的是,他变得越发心无挂碍,哪怕此刻尸潮即将到来。

  他原本以为自己会紧张,结果却发现,他竟然紧张不起来。

  (感谢大家的推荐票和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