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鸠占鹊巢

我是杀毒软件 +A -A

  “你们这些垃圾,有本事追上来咬我啊,上来咬我啊哈哈哈!”

  慕少安在天台上大笑着,看着几十只病毒感染体挤在杂物间中,犹如一只只沙丁鱼。

  他并不担心这房子被挤得崩塌了,钢筋混凝土的结构没有那么差,估计只有4型boss才有那个威力。

  而此时此刻,他站在天台上,很悠闲地用折叠小刀重新为榆木长矛削制出尖端,然后就开始了一种名为戳戳戳的运动。

  真的,这不是他故意在欺负人啊,二十多只病毒感染体挤在房间里,不要太容易,他只需要站在天台入口处狠狠一戳,再戳,我再戳,戳你――老妹!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一只只的病毒感染体被戳死,当然慕少安也时刻警惕着飞鸟尸群,防止被突然袭击,乐极生悲就不好玩了。

  不过昨天那群丧尸鸟没有来得及再出现,反倒是大约下午一点钟的时候,那个杂物间之中已经再也没有病毒感染体露头了,因为尸体都堆满了,粗略估计,这一上午时间,他大概戳死了六十多只病毒感染体,包括三只狗丧尸。

  电影院里面应该还有四五十只病毒感染体,可是它们冲不过来了,慕少安也没兴趣去击杀它们,因为他觉得有些疲倦了,目前的状态可不适合开启无双模式。

  在天台上休息了一会儿,把所有的饮用水都喝掉,至于那种恶心的烤鸟,他没打算再吃,因为他可以离开了。

  离开之前,他把这大半天击杀所得的1320点经验值再次一股脑儿地兑换成耐力属性,从而让其达到了20.1,爆发值则突破到了201点。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已经很豪华了。

  又休息了半个小时后,慕少安看了看天色,时间已经是到了下午两三点钟,他必须马上离开,一路小跑,估计能够在天黑前返回基地,希望那几个程序小兵不会因为他这么久没有出现就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接下来将身上的那些布条全部扯下,背上所有武器和背包,慕少安就沿着天台上的外墙梯子就迅速爬了下去。

  没错,他之前的努力,为的就是换来这一刻的结果,原本这电影院外面足足有近一百六七十个病毒感染体,但是经过他之前的一轮杀戮,只剩下四十多个,现在这四十多个病毒感染体几乎全部都顺着那个缺口钻进了电影院之中,外面只剩下寥寥几只。

  如此大好时机,不正是逃走的时候吗?

  跳下梯子,用木矛投掷轻而易举地结果了几个想要扑上来的病毒感染体,慕少安也不停留,拔出木矛后,就一路向东跑去,毫不吝啬爆发值。

  大约半个多小时后,慕少安很安全的跑回到了南面的那个十字路口,这里昨天已经被他清理过,所以除了顺着公路游荡过来的七八个1型病毒感染体,并没有太大危险。

  他没打算在这里过多停留,找到他之前藏在草丛中的那个巨大背包,就一路返回南面的基地。至此,他已经是在外面逗留两天一夜,说起来这经历也够辉煌的。

  一路疾行,大约下午五六点的时候,慕少安终于在落日的余晖里,赶回到了自己的地盘,在远远看着那座由加油站改造而成的基地,他心中的感觉也是相当自豪,他现在已经有了万全的计划,北面那座小镇里的病毒感染体已经所剩不多了,就算加上漏的,也不会超过一百个,这样的话,明天一早,他们所有人全部出动,就可以在明天彻底清空整个小镇,然后等待着他们的就是搬空整个小镇,也许会发现一些水泥,这对于加固基地简直再重要不过了。

  一边想着这些计划,慕少安一边加快脚步,但是,等到他接近基地大约三百多米的时候,他忽然一怔。

  他并没有看到什么特殊的情况,唯独有一点,他的这个基地的北面居然没有什么变化。

  要知道在昨天早晨他走的时候,基地的外围就已经竖起很多的原木围栏,可是现在过去了近两天多的时间,这基地北面的围栏仍然没有什么变化,这怎么可能,七个成年男子,手里又有足够的工具,两天时间里,少说也得砍下五十根原木了吧。

  “那11984到底在搞什么鬼?”

  慕少安心中有些火大,亏他之前还很看好他。

  深吸一口气,慕少安让自己冷静一下,也许发生了其他事情,所以他还是放慢脚步,先把背上那个巨大的背包扔在公路旁的一棵树下,然后猫着腰,绕开公路,顺着草丛向加油站内摸去,虽然这是自己的基地,但在这个危机四伏的世界中,任何时候都不能掉以轻心。

  很快,慕少安就来到了基地北面,这里原本是一大块菜地,里面种植着许多蔬菜,可是此刻竟是被人给摘了个精光,11984他们就算是饕餮,也不至于全都吃掉吧?前天的时候他还特意吩咐,要留下这些蔬菜,留待日后的。

  这事情不对劲。

  基地中有一些人在大声地说话,外面已经架起了四五堆篝火,甚至慕少安都能闻到烤肉的香气。

  基地南面的围栏则是初具规模了,原来如此吗,要是这样的话,慕少安也能接受。

  不过就在他打算站起身来,进入基地的时候,他看见一个完全陌生的男子大摇大摆地走出来,嘴里叼着一根肉骨头,还不忘咀嚼着,然后,他随意地走到北面,解开裤带,哗啦哗啦地放水,很惬意的样子。

  慕少安的脸色沉了下来,因为他在这个陌生男子的腋下看到了一个枪套!

  出事了!

  毫无疑问,这个陌生男子是从其他基地出来的,就算他是流浪的程序小兵,但就凭他手里的这把手枪,就足够威胁住他原本的那些手下。

  所以在这一刻,慕少安根本不管这男子是前来友善投奔也好,还是恶意的前来鸠占鹊巢,无所谓了,他不在乎滥杀无辜,也不在乎是否杀错人!

  他只知道,此时不动手,一旦失去机会,对方手里的手枪,还有房间内他的同伴就有可能给他造成死亡的威胁!

  他不想死!

  握紧手中的木矛,慕少安从半蹲伏的状态迅速奔跑起来,那个陌生男子立刻听到了脚步声,一抬头就看到了慕少安,然后他想喊什么,却忘了嘴里的肉骨头,不过他的动作很快,并没有挥手辩解什么,而是毫不犹豫地伸手就去摸腋下的左轮手枪,同时连裤带都不系,身体直接向右侧躲避。

  非常不错的战术素养。

  这不是一个普通人。

  但是,他这一次面对的是慕少安,尽管还隔着四十多米的距离,但慕少安手中的木矛已经是闪电般地破空而来!

  80点投掷数值,真的是会有质的变化的。

  这不是用简单数据就可以形容出来的。

  反正当慕少安将这一支木矛飞快投掷而出的时候,他能够隐约感觉到那支木矛已经是他身体的一部分,是他的灵魂所在,上面甚至有了一丝杀气,这杀气直接锁定那个陌生男子,他是猎物,是敌人,也是祭品,献祭给死神的祭品!

  无法形容这一记投矛有多快,反正只有破空声,然后血光飞溅,“剁”的一声,这一支木矛竟是洞穿那陌生男子的心口,将他整个人钉死在身后的木板上。

  而至此时,他嘴里还咬着那块肉骨头。

  死不瞑目。

  至于那小小的声音,并没有惊动基地内部。

  慕少安很安静地走过来,脸上的神色无惊无喜,金黄色的夕阳余晖从他身后的地平线上挥洒下来,看不到他的眼神,只留下一道漆黑的身影,深不可测!

  此时,基地大厅内传来一阵哄笑的声音,依旧很欢乐。

  慕少安默默地掰开那男子的右手,将那一支已经打开保险的左轮手枪小心翼翼地取了过来,说实话,就算以慕少安自己的经验来看,这个男子的拔枪速度也够快的了,再看那手指头上厚厚的老茧,就可以看出来这绝对不是新手,也不是半吊子,而是职业级的玩枪高手。

  只差一点点,慕少安就得被爆头击杀。

  可惜一切都没有如果,慕少安占了先机,再加上他的基础投掷已经达到80点,这让他投掷出来的木矛速度已经超出正常情况太多。

  所以这个人死了。

  转轮弹匣里还有八颗子弹,慕少安又从这男子的口袋里找出来二十三发,很阔绰啊。

  将这左轮手枪揣进口袋,慕少安却是把自己的那把弹容量15发的手枪拔出来,打开保险,就朝着基地大厅里走去,不过走了几步之后,他忽然一愣,他看见了一个人,一个被剥得精光,满身伤痕,吊在原木上的一个人。

  虽然看不到面孔,但是看那宽阔的体型,还有身高,慕少安立刻就确认了,这是11984.

  果不出所料,基地里来了恶客,哦,还很有可能是内外勾结,因为在此时他听到了11985那恶心谄媚的声音。

  嗯,慕少安记得这个家伙,之前11980死的时候,他可是狠狠揍了这家伙一顿的,是因此就恨上了他么?

  所以如此看来,这家伙可真够蠢的,也足够倒霉的,背叛就背叛吧,但是你特么就不能立刻有多远逃多远吗,还真以为他慕少安死掉了回不来?

  暗中冷哼一声,他就加快脚步,拐入大厅的一瞬间,立刻扣动扳机!

  (感谢书友货铺员,会不去的过去的打赏支持,第四更送上!有账号的同学请帮忙收藏一下,这个很重要)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