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仲夏夜梦游

我是杀毒软件 +A -A

  夜幕开始降临,电影院四周的病毒感染体的嚎叫声此起彼伏,假若不考虑其中的惊悚程度,还有那股浓烈的恶臭味道,倒是可以想象成,仲夏夜,弯月高悬,星河璀璨,四野虫鸣,蛙声一片,凉风徐来,树影婆娑,有花香四溢,再有美人低吟浅唱,红袖添香,哼着小调曰:烤鸡翅膀,我最爱吃――

  慕少安在天台上架起了一堆篝火,旁边是一堆被拔光了羽毛的丧尸鸟,没办法,他总不能让自己饿着肚子,而且这都是1型病毒感染体,他就算是吃了,也不用担心被感染,倒是拉肚子的几率很大。

  不过这种恶劣的后遗症他还是可以接受的。

  在闭着眼睛,一边想象着美味的烤鸡翅膀,一边强制狼吞虎咽吃了十几只后,慕少安这才开始他新的工作,那就是收集鸟羽。

  这是制作弩箭和弓箭所必须的,虽然他并不擅长这些,而且也不打算在基础弓弩这方面加点训练,但现在四周黑漆漆一片,闲来无事,多储备一些总是有备无患的,何况这也不会增加多少重量。

  接下来这一夜虽然四周鬼哭狼嚎,但总体来讲仍是平安无事,那些病毒感染体既不会飞,也撞不开钢筋水泥的建筑,除了哀嚎,也挺可怜的。

  慕少安在拔完鸟羽后,甚至还有机会美美地睡了三四个小时。

  第二天清晨时分,慕少安重新回到天台上观察外面围拢的病毒感染体,结果让他很吃惊,情况不太美妙,昨天的时候,他用机械弩干掉了近一半的病毒感染体,但是经过这一夜之后,围拢过来的病毒感染体居然又增加了五六十个,按照这个速度,这些病毒感染体是会越来越多的,到最后他甚至会没有机会逃得出去。

  “不行,今天必须得冲出去!这已经是第三天了,若是真的被困在这里,等到第七天尸潮降临,自己就算能侥幸活下去,可自己的那个基地也肯定要被攻破。”

  慕少安心中想着,就立刻收拾东西,准备战斗,他现在是不能突围的,但有计划的击杀电影院四周的病毒感染体,却是势在必行。

  而且昨天晚上他就已经想好了策略。

  他首先做的事情就是把电影院里面的所有木板啊什么都用消防斧砍下来,堆在天台上,然后剩下的丧尸鸟藏起来几十只,如果他今天无法突围的话,他得保证他还有吃的,昨天晚上他吃掉的那些丧尸鸟,并没有让他拉肚子,除了口感不敢恭维外,其他一切正常,这足以说明他对于那里面的次级病毒有着足够强的免疫力。

  而且吃丧尸鸟,总要好过吃病毒感染体吧。

  接下来,慕少安又拎着消防斧把天台连接下面杂物间的木梯子给砸出几个豁口,确保一用力就能踹断。

  到了最后,他这才带着榆木长矛,尼泊尔弯刀,霰弹枪,手枪,又弄了更多的窗帘布条,绑在胸口和手臂上,不管怎么说,这也能增加一些防御,毕竟他现在要与那些病毒感染体正面对战。

  至于对决的地点却是在电影院一楼大厅。

  慕少安先是沿着一边,将靠近窗户区域内的座椅都搬开,只留仅容一人行走的小道,最终在折腾了一个小时后,他就抵达了窗户所在的位置。

  这电影院一楼大厅的窗玻璃早就被打碎了,但是之前的幸存者都是用双层的厚木板将这里封锁起来,暂时看起来还挺坚固。

  这个时候慕少安就不在乎这些了,拖着那把消防斧,砰砰砰地一阵乱砍,将这些厚木板给砸开,正好露出一个仅容一人爬进来的大窟窿。

  而此时外面的病毒感染体自然早已被惊动,嚎叫着从四周向这里冲来,只是这窗台离地面一米五十的高度都是混凝土,所以它们只能探头爬进来。

  慕少安等的就是这个时刻,先是几斧子敲碎几只要爬上来的病毒感染体,然后扔掉消防斧,退后两步,握住榆木长矛展开刺杀。

  其实在这个狭小空间,使用消防斧更加适合,但是慕少安方才尝试了一下,立刻就觉得不妥,不是说消防斧的伤害不够,而是消耗的爆发值太高。

  他必须得双手握持消防斧,然后一斧子把病毒感染体的脑袋砍碎了才能击杀,浪费了太多爆发值。

  与之相比,榆木长矛虽然不太方便,可慕少安只需要准确的刺入病毒感染体的眼眶,基本就能够以较小的爆发值来击杀。

  另外,相对于用斧头劈砍,榆木长矛的刺击速度也足够快。

  在这个特殊的狭小空间内,也足够慕少安控制局面。

  1型的病毒感染体,慕少安只需要消耗15点爆发值,然后准确刺入它的眼睛里,就能够成功击杀。

  因为刺击和投掷乃至劈砍的的攻击方式是不同的,劈砍的话,慕少安需要消耗至少40点才能砍碎一个脑袋,当然这伤害很可观,投掷的话,他至少得需要30点爆发值才能击杀一个1型病毒感染体。

  (PS:这不是说刺击的攻击伤害比投掷和劈砍更高,而是三者动作形态决定的结果,长枪刺击的话,我们不需要怎么用力,就能获得不菲伤害,但是斧头劈砍或者标枪投掷你若是不用力,大概根本就没有多少伤害,至于投掷武器的重力加速度等等不在此讨论之中,反正我是倾向于全力投掷出去,以弧线飞行的标枪其伤害要高于长枪全力刺击的,假若能命中的话)

  至于2型的病毒感染体,则是有点麻烦,他得连续刺击两次,才能够将其击杀。

  万幸这个位置很好,哪怕是狂暴的2型病毒感染体,也别想一下子冲进来。

  只要有少许的缓冲时间,他的爆发值就会以每秒钟3点的速度恢复,当然这种恢复不是无极限的,一旦感到疲劳或者饥饿的时候,恢复速度就会降低,甚至停滞。

  很快,随着嘶吼声不断响起,一只只病毒感染体被慕少安刺死在缺口处,而黑色的污血,恶臭的脑浆遍地都是,每当他用长矛刺死三五个病毒感染体后,它们的尸体就会彻底堵塞那个唯一的出入口。

  这时候他就可以稍稍休息。

  而外面聚拢来的病毒感染体则会很快撕碎这些尸体重新打开通道,在此过程中,可想而知此地的惨烈情形,那种更加剧烈的恶臭味道对于慕少安来讲,真是要到了忍受的极限,这也是他之前唯一没有的地方。

  但这个时候后悔都来不及了,他只能用布条粗糙地蒙住面孔,期望能减少一些影响。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慕少安已经连续击杀了三十多个病毒感染体,但是情形却有些不妙,不是他开始感到疲倦,也不是这个缺口已经被扩大了两三倍多,而是那些黑色的污血脑浆碎肉什么的已经汇聚成小溪,流淌得满地都是,这让慕少安没法站稳,站不稳就代表着刺不准,而只要一次刺不准,就会破坏慕少安一直尽力维持的局面。

  小小的细节,引发的后果却是难以预料。

  终于,当慕少安手中的榆木长矛以毫厘之差戳到一个2型病毒感染体的眉骨上的时候,那之前坚硬的矛尖碎了,木头终究是木头,哪怕昨晚上他特意把这几支长矛放在火堆边炙烤令其更坚硬,但是在被污血浸染了这么久后,又撞上坚硬的头骨,结果自不必说。

  就这一下失误,就导致了那个2型病毒感染体嘶吼着爬进窟窿,虽然慕少安反应很快,立刻收矛,以秃了的木矛刺入这家伙的眼睛里,将其击杀,但第二个2型病毒感染体却趁着这个机会钻进来,

  少了缺口的钳制,效果就不太美好了。

  不过这些并没有让慕少安有少许惊慌,他只是猛地拔出榆木长矛,然后迅速后退,同时顺手摘下霰弹枪,一枪轰碎了那只已经冲过来的2型病毒感染体的脑袋。

  紧跟着,慕少安不再恋战,掉头就朝着二楼杂物间跑去,顺着梯子爬上天台,最后返身连续几脚猛踹,将那个早就被砍出豁口的木梯子踹断,至此,这个杂物间就与天台再无联系。

  (第三更送上,下午还有两更)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