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病毒进化体

我是杀毒软件 +A -A

  做出了决定后,慕少安先是在北面公路两侧搜索了一圈,把几个游荡的病毒感染体先干掉,确定后路无忧,然后他又挖了些泥土,狠狠地把身上的血污都搓了一遍,虽然这样做未必能真的瞒住那些病毒感染体,但总归是有一些效果的。

  做完这一切准备工作,慕少安又取下一支用来投掷的短木矛,握在右手中,左手拎着榆木长矛,其实霰弹枪和手枪的伤害也不俗,但问题是,发射后那巨大的枪声会引来小镇中所有的病毒感染体,在这种情况下,慕少安才不会那么傻。

  而且,他现在对于木矛投掷真的是越来越得心应手了,他右手握着的这支短木矛,是用榆木削制而成的,由于木质坚硬,昨天晚上他用折叠小刀只削制出两支,但品质不错,完全没有了最初的粗糙,外表光滑,整体笔直,重心也相当沉稳,之前这一路来,他用这支短木矛已经连续干掉了十几只1型病毒感染体。

  二十米之内,只要命中要害,绝对不会少于130点的伤害。

  弯着腰,慕少安在深草丛中无声无息地移动着,每走过一段距离,他都会谨慎的停下来观察一下四周,确定安全后,才继续前进。

  不过这个时候,那三层楼房的天台上,那个疑似原住民NPC的幸存者却再也没有用镜子来折射了。

  其实慕少安很希望那个幸存者能够继续用镜子折射的方式发送摩斯码过来,好让他知道一下那大楼附近的情况。

  可惜他也明白,不是随便哪个普通人都懂得摩斯码的。

  距离越来越近了,慕少安已经闻到了那种特有的尸体腐臭味道,由此就可以知道,这座小镇中的病毒感染体数量不少。

  不过好消息是,直到此刻,慕少安也没有在那座大楼下面发现太大问题,一切都很安静。

  说实话他开始有点好奇了,那个幸存者是用什么方式躲避了病毒感染体对他的感知?

  是身上涂满粪便还是柴油还有化妆品香水?

  一边思索着,慕少安也没有停下来,此刻他距离那座三层楼只有不到150米,从这里已经看得很清楚,那不是银行,也不是邮局或者是商场,那是一个小型的电影院,入口处有十几辆汽车横七竖八地躺在那里,五六个1型病毒感染体在那里漫无目的的游荡。

  可以猜得出来,那电影院的入口明显经过了人工的加固和封锁,似乎是在灾难发生后,小镇的幸存居民跑到了里面。

  但并没有看到病毒感染体围攻这里的迹象。

  慕少安微微皱起眉头,心中觉得有点不对劲,但又说不出来。

  想了想,他还是继续向前摸去,当靠近电影院一百米后,他停了下来,眉头越皱越紧,前方出现了一些腐败的尸体,但不是幸存者的尸体,而是病毒感染体被杀死后的尸体。

  换句话说,在电影院之中的幸存者曾经站在天台上用枪械或弓弩杀死了一些围攻的病毒感染体。

  这也符合电影院入口处被人工封锁加固的情况。

  但是,问题就出现在这里。

  假若电影院之中还有幸存者,那么小镇中的病毒感染体绝对不会这么安静的,哪怕幸存者都涂抹了化妆品,柴油什么的,在这里也应该有很多病毒感染体在徘徊啊。

  这不合理!

  慕少安心中警铃大作,只是他刚要站起来往后撤退,就见到那电影院天台上冒出一个小小的身子,那是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小女孩,大概一米三十左右,披散着头发,最主要的是,她手里拿着个镜子,正在朝着慕少安所在的方向摇晃。

  还真的有幸存者呀!

  慕少安一愣,但是随即,一股更大的寒意就从他尾椎骨下蹭蹭蹭地冒出来。

  此时此刻,如果是其他程序小兵见到这一幕,肯定就要上当了,因为他们失去记忆,不知道这个七日杀游戏的内涵之处。

  可慕少安却是知道的,在这个游戏之中,除了第一种最让人恶心的狗丧尸,那第二种让人恶心的就是具备召唤能力的小女孩丧尸,由于外形的关系很像是一个贞子,所以又被叫做是贞子丧尸。

  这种丧尸擅长尖叫,只要它不停的叫,那么就会有源源不断的丧尸被吸引过来,包括boss级的丧尸都会被引过来。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更像是一个指挥操控型的丧尸。

  而如今在这个七日杀的世界之中,所有的病毒感染体都被强化了一两倍,没道理这种召唤型丧尸不会被强化。

  那么,这个会玩镜子,会用镜子折射阳光的小女孩,究竟是不是那种召唤指挥型丧尸呢?

  慕少安觉得,至少有八成的可能。

  但是在此刻,对方没有尖叫,只是不停的用镜子把阳光折射过来,似乎在求援。

  微微眯了眯眼睛,慕少安就继续保持蹑手蹑脚的状态摸过去,这不是他鬼迷心窍,而是在此刻,他已经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他要出其不意地杀了这个看起来已经拥有了不低智慧的病毒感染体。

  原因很简单,这种能够拥有智商,且可以召唤,指挥,操控丧尸群的病毒感染体太危险了,今日若不借着这个机会杀掉它,那么在十三公里之外慕少安的基地就绝对撑不过六天后的尸潮攻击。

  有这样的一个召唤指挥型病毒感染体,普通的尸潮也会变成最恐怖的尸潮。

  近了,更近了。

  那天台上的白衣小女孩还是在用镜子晃着慕少安,而附近五六十米之外的几只1型病毒感染体就好像没有发现慕少安一样,依旧在漫无目的的游走,四周一片安静。

  但这一切恰恰说明这是一个陷阱。

  所以慕少安反而加快了速度,六十米,五十米。

  突然,那三楼天台上的白衣小女孩扬起头来,一张惨白的面孔下,那张可爱的小嘴忽然疯狂地裂开,露出密集的小牙齿还有一只鲜红的舌头。

  “啊――”

  穿透耳膜,无比尖利的叫声响起,那种声浪太恐怖,根本就不是人类所能发出来的。

  隔着五十米,慕少安都被震得一个踉跄。

  而几乎是在同时,整个小镇之中也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嚎叫声,包括慕少安身后几百米,他没有来得及搜索的地方,一个个病毒感染体也冒了出来,嚎叫着合成包围圈,向着慕少安所在的位置包抄而来。

  真是完美的战术!

  但是在这一刻,慕少安心中却是无比冷静,他知道他在做什么,也知道他能做什么。

  没有任何的迟疑,他就俯身踏步狂奔起来,目标就是那个站在三楼天台上的召唤型病毒感染体。

  风声过耳,两旁景象飞退,就好像是进入了慢动作的世界,转眼间慕少安就冲过了二十多米,整个人的速度也提升起来,然后他向前扔掉左手的榆木长矛,借助奔跑的势头,腾空跃起,将右手中握持的那根一米五十长度的榆木木矛无比凶猛的投掷出去。

  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

  这一次,他一口气消耗了55点的爆发值,这也是目前他能消耗的最大数值,而爆发值的增加,也代表着攻击伤害的增加。

  天台上那个召唤型病毒感染体还在尖叫,而楼下慕少安狂暴投掷出的那支木矛则是带着破空声瞬间掠过这最后二十几米的距离。

  不偏不倚!

  “噗”的一声,那支木矛就从那病毒感染体裂开的大嘴中向上倾斜地穿透而去。

  这一支木矛的投掷可以说是慕少安目前的巅峰之作,但他其实高估了这个召唤型病毒感染体的防御,对方的确被增强了,但增强的是智力,是思维逻辑能力,而非防御和血量。

  所以这一击轻而易举地把这病毒感染体的脑袋轰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透明的大洞,那支木矛甚至洞穿而过。

  毫无悬念。

  同一时间,击杀信息浮现。

  “你的木矛投掷对目标造成了231点致命伤害,你成功击杀5型病毒进化体,你因此获得500点经验值,而由于病毒进化体的特殊性,你因此额外获得1枚青铜荣誉击杀勋章。”

  (第四更送上,下午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