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武装押运

我是杀毒软件 +A -A

  前方很开阔,黑色的公路就像是一条缎带,延伸到未知的远方。

  公路左侧是山岭,上面生长着一些乱糟糟的灌木,公路右侧则逐渐平缓,稀疏地生长着一些高大树木,所以也看不清树林后面有什么。

  而沿着公路向前大约三百米的地方,有一个开叉的路口,路口北侧,是孤零零的一座加油站,在这个距离上,慕少安可以清楚地看到一些缓慢移动的黑影,不用说,那就是病毒感染体,就是不知道数量有多少,里面有没有更高级的病毒感染体?

  没有回头,也没有犹豫,慕少安就大踏步走下这处缓坡,他心中其实也很紧张,可他更清楚这个时候没有妥协,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他需要一个基地,更需要完美的一场战斗来坚定那七个程序小兵的信心,他们或许不会是好的战士,但却一定是最好的苦力。

  他需要他们来修建基地。

  否则光靠他自己坚持不了二十八天的。

  “呜呜”

  当慕少安走下漫长的缓坡的时候,一阵吼声突然从公路右侧的小树林之中响起,一个身高至少两米,皮肤已经变成青色的强壮丧尸猛然奔跑出来,速度竟是比正常成年人的奔跑还快。

  慕少安心中一惊,果不其然,这个世界的难度已经被提升好多,现在还是白天,这些病毒感染体就能够全速狂奔了。

  深吸一口气,慕少安的动作没有丝毫的慌乱,先是迅速把背上的两只短木矛解开摆放在地上,然后双手抄起那支最长的木矛,直接侧身蹲了下去,一只脚踩住木矛的一端,同时让手中的木矛保持倾斜,尖端对准那狂奔而来的病毒感染体。

  很快,非常快!

  “砰”的一声,下一刻那病毒感染体就凶猛地撞了上来。

  但是,让慕少安没有料到的是,那病毒感染体的冲击力量竟是极大,而他所握着的木矛也稍稍偏了,木矛没有对准病毒感染体的胸口,反而是刺在左肩上,虽然瞬间贯穿了过去,可是那种冲击的力道还是让慕少安立足不稳,直接摔倒在地。

  由杨树树枝削制的木矛更是应声而断。

  好在他及时松开木矛,那强壮得如公牛一样的病毒感染体也因为惯性甩了出去。

  暗叫一声好险,慕少安飞速翻身窜起来,抄手就从地上捡起一支短木矛,转身跳跃扑下,手中的短木矛则是直接刺入那病毒感染体的后颈!

  这一串动作很快,慕少安也不得不感谢他曾经在部队里的三年训练,就算他当初吊儿郎当,表现一般,却也绝对不是普通人可以比拟的。

  专业和业余根本是两个层次。

  一击命中,慕少安已经是再次快速地跳到一边,他可不想被抓到然后感染。

  而那只病毒感染体却还没有死,仍然在嘶吼着,双臂不断疯狂地挥舞,这若是换是没有经验的人,肯定要被抓伤的。

  这时候慕少安再次捡起另外一支短木矛,围着那病毒感染体绕行几个圈子,最后瞅准空子,突然闪电般窜出,直接一矛洞穿对方的太阳穴。

  “你对目标造成了90点致命伤害,你成功击杀一只2型病毒感染体,你因此获得10点经验值。”

  击杀信息的出现慕少安并不意外,他仔细计算了一下,之前他杀掉的1型病毒感染体大概是有120点左右的生命值,而这个2型的病毒感染体至少有230点以上的生命值。

  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2型病毒感染体的力量非常强,尤其是狂奔而来的时候,简直就像是一头发狂的公牛。

  方才若不是慕少安选择了侧身半蹲状态,并且用木矛一端顶在地上的话,光是那种冲击力就能把他给掀翻撞晕,甚至有可能造成重伤濒死。

  一只这样的2型病毒感染体,慕少安还不惧怕,但他很难想象数十只,数百只病毒感染体冲过来的景象,那简直就像是铁骑冲阵啊!

  基地,必须尽快搞定一座基地。

  心中闪过这些念头,慕少安手底下也没有停着,开始迅速搜索尸体。

  这种2型的病毒感染体全身上下健全,连脚上的战术靴都保存完好,慕少安也不嫌弃,除了裤头外统统扒个精光,而除了衣服之外,他还搜索到了一包过期的口香糖,半包拧巴成一团的香烟,一串钥匙,然后,什么也没有了,这种垃圾的掉落,真是对不起这个夸张的大块头。

  “唔,等等,这身衣服?”

  慕少安忽然下意识地瞅了瞅已经被自己穿在身上的衣物,标准的灰色制服,上面还写着几个英文字母,肩膀上有一个徽章,他完全不认得,可是这并不会影响他的观察力。

  这衣服明显是属于保安那一类的制服,而且还不是那种普通的,充样子的保安,肯定是武装安保,再联系这家伙的大块头和肱二头肌,还有那串看起来很高级的钥匙,慕少安认为他已经获取了足够的线索。

  当下,他先是将两支短木矛,外加断掉的两截木矛都抽出来,稍稍用折叠小刀修理了一下,变成了四支短木矛。

  然后,他就沿着那2级病毒感染体冲出来的方向摸过去。

  他不知道他猜得对不对,但是他必须得赌一把,因为按照他在游戏中的记忆,这个世界里的丧尸怪物有一部分是会自动群体游荡迁移,有一部分却始终盘桓在具体位置。

  小树林中很宽阔,光照也很足,所以野草什么的都是疯了一样的生长,放眼望去,看不到有什么不同。

  慕少安仔细地观察着,希望能找出更多的痕迹,但也许是他的追踪技能不够好,他并不能从这野草丛中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十几分钟后,他还是一无所获。

  看看天色,他越发焦急起来,现在大概是上午九点钟,他必须得加快速度了,否则到了漆黑一片夜晚,没有基地,大概就是他们团灭的一刻。

  呼出一口气,慕少安决定再搜索半小时,否则就折回去。

  为了节约时间,他小跑起来,穿过这片小树林,他就已经离开公路足足二百多米了,北面偏东北方向又多了一条公路,几只1型的病毒感染体在公路上摇摇晃晃,慢无意识地走着,这么远的距离它们是感应不到慕少安的。

  他继续朝着东面前进,他总觉得,那只2型病毒感染体不是从北面的加油站里游荡过来的,所以,在它被病毒感染之前,肯定有一个事发地。

  向东面又行进了大约三百多米后,慕少安的预感成了现实,在一处半环形的山脚下,他看到一辆武装押运的汽车,只不过车头撞在一块岩石上,彻底变形,看样子,这辆车是从对面公路上失控,然后一头扎进这里的,如果不是从西面一路搜索过来,光是从公路上观察搜索,压根就不会想到这里有一辆被撞坏的武装押运车。

  慕少安伏下身子,放轻脚步,缓缓地摸过去,而在距离那武装押运车还有四十米的时候,那车厢中忽然响起剧烈的撞击和嘶吼声。

  慕少安的嘴角就露出一抹笑意,确定了,这些病毒感染体的气味感知距离大概是在四十米至七十米之间,这里面得计算上密封的车厢还有风向。

  但他没有去管那车厢里的病毒感染体,而是在四周搜索起来,同时观察武装押运车的车头,其中司机那一侧彻底撞扁了,但是副驾驶的座位上却没有尸体,而且车门打开了。

  慕少安脑海中立刻浮起那个2型病毒感染体,这个大块头对病毒侵入的抵抗力应该很强,所以在最后一刹那还能打开车门跳下来,尽管最后他还是不可避免的被感染了,可至少他没有变成一块哈其玛。

  在草丛中寻找了一会儿后,他就见到一把霰弹枪就静静的躺在那里,型号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慕少安觉得应该是雷明顿870系列中的一种,但这并不重要。

  将其捡起来后,他迅速检查了一下枪管,弹仓,机匣,扳机,保险等等,然后确定并没有损坏,弹仓里是六发威力很强的独头弹。

  很不错!

  接下来慕少安又去检查了那已经高度腐烂的司机,可惜没有发现枪械,然后他这才将目光望向武装押运的车厢。

  而随着他的靠近,车厢里的动静也越来越大,嘶吼连连,看样子也是一个2型病毒感染体,这种撞击的力道可是够凶悍的。

  可惜没什么用。

  站在后车厢的门前,慕少安先是背起霰弹枪,他不打算使用这种宝贝,因为弹药太少了,必须得留在关键的时刻救命。

  单手握持一支木矛,其余的木矛则放在脚下,确定了没有什么问题之后,慕少安这才取出那一串钥匙,快速打开那密封的车厢门,然后在瞬间下蹲,缩入车厢下。

  几乎是在同时,随着咣当一声,那原本就有些变形的车门被撞开,一道黑影猛地窜出来,正背对着慕少安。

  但慕少安等的就是这一刻,左手握持的木矛猛然向上刺入那2型病毒感染体的裆部,深入尺许,随后松手,整个人向右前方弯腰滑步,待到那病毒感染体怒吼着从左侧转身的时候,慕少安已经是脚尖发力,快速弹跳转身,右手中的木矛不偏不倚地从从这病毒感染体的左耳根部刺入。

  一击得手,迅速退开,但这一次慕少安自己都低估了他连续两次要害攻击所造成的伤害值,那头强壮的2型病毒感染体凄厉嚎叫一声,就那么歪歪斜斜地倒下了。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