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病毒感染体

我是杀毒软件 +A -A

  面对这种情形,慕少安反而无比冷静,鲜血他见多了,说实话这样惨烈的场景都比不上之前汽车旁的那具腐烂的尸体,那个场景对他的冲击力更大。

  放慢脚步,他就从背包中取出那块领地石,这是他目前唯一能找到的武器。

  那两只丧尸很专注,并没有发现慕少安的存在,实际上这个游戏的设定中,丧尸首要就是以气味来判断玩家的,其次是火光,声音,最后才是视线。

  此刻那浓烈的鲜血腥气,足以掩盖住慕少安。

  掂量了一下手中的领地石,慕少安猛地扑了上去,不需要任何的技巧,十几米的距离不值一提,背对着他的那只丧尸刚刚察觉,未等回头,就被一石头给砸晕过去。

  这一击消耗掉慕少安足足40点爆发值,也就是说,这一击最少也造成了90+的伤害,因为他的平均伤害值就是93点。

  可是,这丧尸居然没有死,只是晕了过去。

  慕少安心中震惊,在七日杀的游戏里面,这种弱鸡丧尸可没有这般血厚的,看来这个世界的难度果然被加强了好多。

  心念变幻之间,他抬手又是砸了一下,但这次他控制着爆发值,因为经过方才的奔跑和攻击,他目前只剩下40点爆发值了,再加上对面那只丧尸已经抬头注意到了他。

  “砰”

  黑色的腥臭脑浆四溅,那只丧尸的后脑壳居然被敲开了。

  同一时间,慕少安的脑海中也浮现出最后的击杀信息。

  “由于目标处于眩晕状态,你的攻击伤害乘以两倍,你对目标造成了90点伤害,你成功击杀一只初级病毒感染体,你因此获得5点经验值。”

  这信息一晃而过,慕少安却来不及多想,及时后跳,退出十几米远,先是观察那领地石,确定没有任何损坏之后,这才跳跃上前,对于一只爬在地上,只能用双手挥舞攻击的丧尸,应对起来不要太简单,这就是来送经验的。

  闪躲跳跃着连续攻击了五次,这最后一只爬行丧尸也被击杀。

  慕少安面色不变,擦拭了一下领地石并将其收起来后,就开始搜索尸体。

  其中一只爬行丧尸身上的衣物都已经破碎不堪,成了一缕缕的布条,自然也不可能携带着什么物品,这可不是游戏,会有物品掉落。

  但另外一只爬行丧尸显然是刚刚断腿不久,上身的衣物还算完好,最主要的是,这丧尸的腰间有一个黑色的腰包,质量相当不错。

  慕少安迅速将其解下来,打开拉链后,就不由眼前一亮,里面的东西不多,但却是户外生存都必须的物品。

  首先就是一把品质不错的折叠小刀,这是他目前最急需的。

  一份针线,一个空的小药瓶,最后是一卷用去了很多,只剩下四分之一左右的绷带。

  真是不错的收获。

  将腰包系在腰上,又将那丧尸的衣服,甚至包括残破的布条也不放过统统收起来,然后慕少安这才走到11980的残尸前,先是捡起了那把野花,又从残尸头上摘下花环,很不错,十九朵金麒麟花,六朵野菊花,那些蠢货总算干了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将花朵塞进背包,慕少安就一把抓起11980的一条腿,拖着血淋漓的残尸朝着公路上走去。

  而这时,剩余的那七个程序小兵个个脸色煞白地聚拢在一起,浑身战栗着,看着慕少安的目光就像是魔鬼。

  “喂,你――你干嘛这样?人死为大,好歹大家之前就是同伴的――”一个编号是11985的男人哆哆嗦嗦地道,不敢看慕少安的眼睛,却仍是鼓足勇气道。

  慕少安沉默,下一刻他忽然飞起一脚,将那男人踹出五六米,又跟着窜上去一脚踢在他肚子上。

  然后静静地看着他抱着肚子满地打滚,哀嚎不止。

  其他人噤若寒蝉。

  好半天之后,那疼得眼泪鼻涕满脸都是的男人才绝望地抬头看向慕少安,眼底深处藏着仇恨,但更多的是怯懦。

  “我曾经告诉过你们一定要跟在我身后五十米内,我也曾经告诉过你们绝对不能离开公路两侧三十米的范围,所以,你现在开始觉得她很可怜,你觉得我很残暴?你们这些垃圾,为什么不觉得你们自己才是害死她的罪魁祸首?现在才来假惺惺的说着人死为大,你们特么的不觉得丢脸吗?”

  “11980死得并不冤,她为她自己的任性买单了,但是如果你们再自行其是,请相信我,她会在地狱里等着你们的。”

  “你们两个跟我来,其他人在这里等着。”

  慕少安用低沉的语气不紧不慢地道,他想他此刻的神情一定很狰狞,反正这七个剩下来的程序小兵是真的被吓坏了,这样也好,非不如此,他们也不会这般听话。

  而现在他有了折叠小刀,那么就可以稍稍更改一下计划了。

  武器,他们需要武器,哪怕是最简单的木矛。

  在游戏中,玩家可以制作石斧来砍伐树木,制作木刺陷阱来渡过游戏的前期,但是他们却不会有这么好的命运。

  慕少安领着那两个战战兢兢,还算强壮的程序小兵直接去了公路右侧的小树林,这里有松树,还有几棵弯弯扭扭的柳树以及一些杨树。

  “去爬树,尽可能多的折断一些树枝,要笔直一些的,还有,不要偷奸耍滑,你们得明白,你们此刻的行为关系到你们的小命,我不会提醒你们第二次。”

  慕少安吩咐道,他是制作不成游戏里那种杀伤力很大的木刺陷阱了,但是人手一只简易的木矛,却还不错的。

  下达了命令之后,慕少安自己在四周观察了一番,他其实对于制作木矛毫无经验,只知道在这三种树木之中,柳木的硬度最好,可是瞅着那几株张牙舞爪,枝条弯曲得像老太太的拐杖的柳树,他果断地摇了摇头。

  至于说松树,好吧,又太过于粗壮笔直,他根本爬不上去,而且松木的枝丫也不适合。

  所以目前唯一的选择还是杨树,枝丫足够多,好攀爬,此外也符合制作木矛的标准。

  半个小时后,慕少安三人拖着一大堆树枝返回公路,这一回不用他吩咐,七个程序小兵纷纷动手将多余的枝丫去掉,再由慕少安用折叠小刀削制出尖端,于是这简易的木矛就成型了。

  当每人手握一支简易木矛后,慕少安忽然想起一件事来,于是就问道:“你们在混沌基地的日常训练中都选择的是什么技能训练?”

  “我选择的是步枪精确快速射手。”一个跟着慕少安前去砍树枝的程序小兵立刻点头哈腰地回答道,他的编号是11981,是此刻七个程序小兵之中第一个对慕少安明显表示出讨好的人,在方才那短暂的时间里,由于与慕少安共同行动了一次,居然隐约有一种我是嫡系的觉悟,很神奇。

  第二个回答的是个有些木讷的中年人,他颇为不好意思地嗫嚅道:“我学的是狙击手。”

  “我学的是战斗机驾驶。”一个小年轻也有点尴尬地道,他此时大概也意识到问题出在哪里了。

  “我选的是刺剑。”

  “我学的是机械修理与组装。”

  “我学的――是坦克驾驶。”

  “我――我选的是自由搏击。”最后一个人很不自在地道,因为他方才就在一照面间被慕少安一脚踹飞,所以他选择的自由搏击似乎没什么用。

  慕少安把众人的表情收入眼中,也没觉得有什么失望或者可笑的,因为就算他们七个人在训练中学的全都是冷兵器,他也不会认为他们有勇气对着一群病毒感染体展开决死冲锋。

  这是不一样的。

  除非是真正的病毒出现,他们脑海深处被灌输的那种东西才会苏醒,那个时候,他们就会好像面前站着自己的杀父仇人一样疯狂地冲上去,不计后果。

  他们,真是一群毫无价值的炮灰啊,包括他自己在内。

  “出发吧!”

  简单的武装之后,慕少安就领着七个程序小兵,抬着两具尸体缓慢蹒跚地继续沿着公路前行,只是他们的士气简直降低到了冰点,不时有抬着那具残尸的程序小兵扔下尸体,趴在地上疯狂呕吐,每人的脸色都是苍白无比,假若不是对死亡的恐惧在驱使着他们,大概此刻就已经全面崩溃了。

  只有一个11984,也就是那个在日常训练中选择学习狙击手的木讷中年人表现好一点,但看他那苍白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

  于是,慕少安不得不再次考虑自己的计划是否有效,因为这七个程序小兵的表现,也就比两具用来做诱饵的尸体稍微好一些。

  他们只是活的诱饵。

  而且注定是累赘。

  “把他们两个埋了吧,然后等在这里,如果有病毒感染体出现,你们就靠在一起,用木矛刺,千万不要跑,你们跑不过的,记住,你们的生死只掌握在你们自己手上。”

  慕少安妥协了,他原计划是用这两具尸体做诱饵的,但是看现在的情况,这两具死相狰狞的尸体反而成为了他这个临时小队的噩梦,太打击士气了,还是干脆埋掉吧,否则他真担心这些程序小兵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彻底崩溃掉。

  果然,听到他的命令,七个程序小兵脸上都露出解脱的神色,至于他们打算用什么方法埋掉尸体,慕少安也不管了,只是命令11984,那个木讷的中年人暂时负责领导,这个中年人看上去还是很冷静的,希望有他带头,剩下的程序小兵能够保持最基本的冷静,不会炸锅四散逃掉吧。

  随后,慕少安就他背着两支短木矛,手里拎着一支质量最好,最像是木矛的木矛,就独自一人翻过山岗。

  他也是在为自己而战!

  而且,永不退缩!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