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一章 消失的军匕

神级农场 +A -A

    “那个秦警官”夏若飞语气放软说道,“这把匕对我意义非凡,能不能就别没收了?”

    这把buck&strider888是夏若飞成为一名正式的特战突击队员之后,在第一次越境作战中缴获的战利品,他带在身边已经好多年了。猎文网

    这把军匕承载了夏若飞太多的军旅记忆,去年退役的时候部队都特事特办,特批夏若飞带着这把象征着军人荣誉的战利品一起离队。

    它对夏若飞来说,与其说是一把锋锐的杀人利器,不如说是一枚凝结了铁血忠诚的荣耀勋章。

    秦晓雨看着刚才一直都很臭屁的夏若飞态度软化,心里不禁一阵舒爽,她脸上泛起了一丝浅浅的笑容,坚定地摇了曳,淡淡地吐出了两个字:“不行!”

    夏若飞苦着脸说道:“我好歹也帮你们制服了一个危险分子吧M不能给个面子?”

    秦晓雨无辜地耸了耸肩,说道:“我已经没有追究你持有管制刀具的问题了,这还不够给面子?”

    夏若飞气得咬牙切齿,却又不能对秦晓雨做什么——人家代表的可是权力机关,而且没收军匕的理由也是冠冕堂皇,在这件事情上,秦晓雨占据了道义的制高点。

    夏若飞看了看旁边的几名警察,然后低声说道:“秦晓雨到底想怎么样?我跟你没仇吧?那把匕对我来说有非凡的纪念意义,但对你而言就只不过是一把匕而已,有必要这么较真吗?”

    秦晓雨心里笑开了花,她淡淡地瞥了夏若飞一眼,然后皱了皱鼻子,笑嘻嘻地说道:“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吗?说话硬邦邦的,哼我为什么要网开一面呢?跟你很熟吗?”

    那几个警察神色有些古怪地互相对视——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风风火火的秦队这幅表情,这一刻秦晓雨不像是一个铁面无私的女警,反而更像是跟男朋友怄气的挟生。

    夏若飞强压着心里的不满,再次态度软化地问道:“秦警官,你要怎么样才肯把这把匕还给我?总得先开个条件吧?”

    秦晓雨憋着笑,表情夸张地说道:“条件啊?哎呀刚刚某人态度太恶劣,我气得脑子有点糊涂,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呢要不等过几年我想到了再说?”

    “你要不是我甩出那把匕,你们说不定都被枪击了现在居然要没收我的匕?忘恩负义、过河拆桥、卸磨杀驴、拔那个无情”夏若飞对这个抓自己软肋同时又油盐不进的警花也真是没辙了,也只能不停地碎碎念。

    虽然仅仅只是一把匕而已,但谁让这把匕对自己意义重大呢?想必秦晓雨也是看准了这一点,所以才能这样拿捏自己的

    秦晓雨在夏若飞的“血泪控诉”中,心情十分的愉悦,就算是夏若飞说了“拔那个无情”的时候,她也只是脸微微一红,然后依然笑嘻嘻地看着夏若飞,不管夏若飞怎么说,她都不为所动。

    这时,一个负责与后方联系的警察快步走了过来,兴奋地说道:“秦队,查到了[们抓到了一条大鱼啊!”

    秦晓雨闻言也顾不上逗夏若飞了,连忙问道:“什么情况?”

    那警察兴奋得脸都红了,大声说道:“秦队,我们抓住的这家伙是公-安-部a级通缉犯,5年前辽东灭门案的在逃嫌疑犯赵志喜!”

    夏若飞在一旁撇了撇嘴,弱弱地说道:“明明是我抓住的好吧”

    “yes!”夏若飞的话直接被秦晓雨无视了,她振奋地挥了挥拳头,说道,“干的漂亮!”

    他们还在等救护车,所以秦晓雨干脆又拉着那民警问起了具体的情况。

    “确定了吧?没有搞错吧?”秦晓雨此时有些患得患失。

    抓获公-安-部a级通缉犯,而且还是悬了五年都没有破获的灭门大案,这可是了不得的成就啊对能给这次打黑除恶行动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那民警说道:“秦队,这家伙用是去整了容,和档案里的照片已经判若两人了,不过他年轻的时候打架斗殴进过拘留所,所以系统里有他的指纹信息,咱们刚刚采集的指纹传回去一比对结果就出来了,所以您放心吧O定错不了!”

    “太好了”秦晓雨一脸兴奋地说道。

    运气来了真是挡也挡不住啊!出来例行巡逻居然都能抓到a级要犯

    警察们也都围在一起兴奋地讨论着,就在这时,已经被手铐铐住的赵赫突然出了一声惨叫,秦晓雨等人吓了一跳,连忙转过头去。

    “你怎么了?”秦晓雨皱眉问道。

    “我我的手”赵赫疼得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秦晓雨脸色微微一变,一把将赵赫的身子扳了过来,只见他那被反剪着铐在身后的手上,那把军用匕已经不翼而飞了,一个贯穿伤口正在不断地往外流血。

    秦晓雨腾地站起身来,回过身怒视着夏若飞,叫道:“夏若飞!”

    夏若飞一脸无辜地走了过来,嘴里说道:“怎么了?”

    当他看到那把匕不见了的时候,顿时脸色剧变,大声说道:“秦警官,我的军匕呢?你把它藏到哪儿去了?你不会真的要没收它吧?你不能这么做啊,它对我非常重要”

    其实夏若飞心里已经乐开了花,他在确认秦晓雨是要故意用匕的事情拿捏自己,让自己难堪之后,他就没有打算能让秦晓雨网开一面了。

    所以,在秦晓雨跟手下的警察们讨论赵赫,也就是赵志喜的案情时,他直接心念一动,将那把插在赵赫手掌上的匕收回到了灵图空间当中。

    他所站的位置距离赵赫不过三米远,随着夏若飞精神力的凝练,隔着这么点儿距离他完全可以将匕直接收回,可以说是不费吹灰之力。

    而夏若飞站的位置正好在赵赫的侧后方,他的身旁还有两位民警,但都背对着赵赫,在热烈讨论着案情,所以根本没有任何人看到那把军用匕诡异地从赵赫的手掌中拔出来,然后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牵扯着电射至夏若飞身前,没入了夏若飞的掌心里消失不见。

    秦晓雨冷冷地看了夏若飞一眼,说道:“你这样有意思吗?”

    夏若飞楞了一下,然后满脸委屈地说道:“你什么意思?你该不会以为是我拿了那把匕吧?”

    “难道不是吗?”秦晓雨冷笑着反问道。

    “废话!我离他好几米远呢!”夏若飞愤愤不平地说道,“而且我身边就是你的同事,你可以问他们啊!我到底动没动?”

    也许是夏若飞演技太好,秦晓雨也有些不确定了。

    不过她的直觉还是告诉她,一定是夏若飞搞的鬼。

    秦晓雨把目光投向了赵赫,冷冷地问道:“刚才他是不是到你身边来了?”

    赵赫因为失血的缘故,面色有些苍白,他有些不确定地看了看夏若飞,说道:“我没看清”

    其实他很清楚,在手上的匕突然被拔出之后,他下意识地惨叫了出来,但最多也就一两秒他就回过了头去,而他看到夏若飞是站在原地的,而且距离还比较远,理论上用不可能是夏若飞。

    可是那些警察同样距离他也很远,如果不是夏若飞,会是谁这么无聊呢?

    秦晓雨不满地瞪了赵赫一眼,又看向了自己的几个属下,问道:“孙昊,你距离夏若飞最近,有没有看到什么?”

    孙昊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说道:“秦队,他他并没有移动,一直都是站在原地的。”

    秦晓雨秀眉微蹙,问道:“你到底看清楚了没有?没看清楚可不要乱说话!”

    孙昊身子微微一颤,避开了秦晓雨的目光,立刻毫无原则地说道:“我我也不是很确定。”

    看得出来,秦晓雨虽然年轻,但是在警队却是很有淫威不,很有威信的

    夏若飞一听立刻不满地抗议道:“秦警官这是什么意思?这位警官明明为我作证了,你这是以权压人!”

    秦晓雨一扬下巴,望着夏若飞问道:“那你告诉我那把匕去哪儿了?难道它还能自己长出翅膀飞了不成?”

    “你问我我问谁去啊!”夏若飞一脸不满地说道,“我还想问你呢们这么多警察在这里,一把匕居然能在眼皮底下不翼而飞,你知道它对我有多重要吗?现在搞丢了我找谁赔去?”

    秦晓雨气得银牙紧咬,一张俏脸涨得通红——她带着高学历和部委的光环下到三山市任职,一直都是顺风顺水,但却屡次拿夏若飞没有一点办法,心中也是相当的抓狂。

    那些警察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禁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神色。

    敢这么跟秦队说话的人,眼前这酗子是第一个;而秦队似乎也失去了平时的冷静理智,好像情绪很容易就被夏若飞给带动着,屡屡有失控的趋势。

    “你这是违规持有管制刀具,本来就是要没收的!”秦晓雨强词夺理道。

    夏若飞耸了耸肩说道:“那你没收啊T了要不要搜我的身啊?你好像对自己的属下都不信任呢!干脆你自己来搜吧!”

    说完夏若飞张开双臂,一副任君摆布的样子。

    秦晓雨双颊绯红,低啐道:“流氓”

    自己一个黄花闺女去给他搜身?想想那纤纤玉手摸在他身上的画面,秦晓雨就一阵羞恼。

    警察们都憋着笑,他们都觉得秦晓雨和夏若飞在闹孝气,与其说两人是在争吵,还不如说是在打情骂俏。

    不过连秦队都敢调戏,警察们对夏若飞的敬佩也宛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至于匕的突然消失,虽然有些古怪,但警察们却并不在意——再往前倒一些年,老百姓家里藏的气枪甚至猎枪都不少,更不要说这种匕了。

    据说这种buck&strider888的山寨货在万能的淘宝上都能随意买到,而且还有外国爱好者专门买了山寨版的去做测试,本意是想抨击华夏的假冒伪劣商品,结果却让人大跌眼镜——山寨货居然比正品的质量还要好,在各种破坏性的极限测试中,山寨货坚持到了最后

    所以对于一把军用匕,他们还真是没怎么当回事。

    当然,现在连孙昊也不能确定,夏若飞是不是真的在他们眼皮底下去把那把匕嚷来了,毕竟他们刚才兴奋地讨论案情,注意力并没有在夏若飞身上。

    就在夏若飞和秦晓雨两人各执一词的时候,救护车终于到了。

    警察们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看戏虽然有趣,但是秦队万一事后把气撒在他们头上怎么办?秦队飙可是很恐怖的

    年龄最长的民警宋大军上前来,说道:“秦队,我们还是先把犯罪嫌疑人送到医院去吧!免得夜长梦多”

    秦晓雨自然也分得清轻重,她瞪了夏若飞一眼,说道:“算你运气好q天先放过你,下次我一定把你绳之以法!”

    夏若飞得理不饶人地哈哈一笑说道:“看来秦警官还是不相信我啊!为了自证清白,我看还是搜一搜身吧好搜彻底一点儿”

    说完,夏若飞作势就要脱自己的衣服。

    秦晓雨吓得惊叫了,有些花容失色,忙不迭地转身往酗子外走去。

    夏若飞在她身后扬声喊道:“秦警官,我帮你们抓住了a级通缉犯,用有奖金的吧?到时候别忘了通知我去领哦!”

    秦晓雨气得牙痒痒的,恨不得回身去揍夏若飞一顿,不过她还是忍住了,头也不回地走到了巷子外,直接上了警车。

    那几名警察都偷偷地朝夏若飞竖起了大拇指,然后才指挥着医护人员将赵赫用担架抬向了巷外的救护车。

    夏若飞看着警察们带着“战利品”离开,不禁暗暗叹了一口气:你们是立功了,我这线索却是彻底断掉了

    夏若飞还没来得及对赵赫逼供,秦晓雨就带着手下出现了,现在赵赫已经坐实了灭门案嫌犯的身份,一定会被警方严密看管起来,夏若飞自然也不可能再从赵赫身上找到谁要对付自己的线索了。

    夏若飞无奈地摇了曳,也离开了这僻静的巷子,走出去坐上自己的皮卡车,然后驱车继续前往市区的玉器市场。

    他已经打定主意,不管什么人要对付自己,除非对方就此收手,否则一定还会露出马脚的,现在先忙自己的事情,等着对方送上门来就好了。

    从对方派出赵赫这样的亡命之徒,而且赵赫也根本没有掩藏他的杀意,上来一言不就下狠手也能看得出来,对方就是冲着废了自己甚至是要自己命的目的来的。

    那么,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夏若飞沉着脸咬了咬牙,自言自语地说道:“我不管你是谁,等我揪出你来,一定弄死你!”

    既然想要别人的命,就要有被别人弄死的觉悟。(未完待续。)

    
<span></span>[记住网址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