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盆满钵满

神级农场 +A -A

  涨了!

  而且是大涨啊!

  足足过了几秒钟,围观的人才骚动了起来,而一直坐在旁边的陈老板也情不自禁地站起了身来,神色变得十分的精彩。

  徐师傅也微微张大了嘴巴,连忙仔细地擦拭切面,这下大家看得更清楚了。

  只见那个巴掌大的切面透出一股绿意,上面还夹杂着一些白雾,不过明显能看到这绿色很纯正。

  “应该是阳绿!”

  “不知道种水怎么样?”

  “看起来应该差不到哪儿去!这块原石才25万,肯定是大涨了!”

  大家议论纷纷。

  陈老板脸色微微变幻,说道:“夏老弟,这块料子你愿不愿意出手?我出50万回购!”

  一块25万的原石,仅仅因为开了一个“天窗”,透出了一点点绿意,身价立刻就翻了一倍,这就是赌石的魅力所在了。

  夏若飞微微一笑说道:“陈老板,你知道我不缺钱的,赌石不就是玩个刺激吗?还是全开了再说吧!”

  夏若飞心里十分清楚这块原石里的翡翠,价值绝对不止50万,自然不肯就这么卖掉。

  陈老板闻言有些失望,而围观群众也纷纷劝说夏若飞。

  “小兄弟,50万差不多了!再擦石的话,万一垮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是啊!50万卖掉,你前面亏的都回来了,而且还小赚一笔,不错啦!”

  “贪心不足蛇吞象啊……”

  夏若飞笑了笑,没有理会这些围观群众的话,示意徐师傅继续。

  已经出绿了自然不能再切。徐师傅换了砂轮机开始沿着切面擦石。

  徐师傅不愧是经验丰富的老师傅,一双手非常稳定,拿着砂轮机一点点地将切面的石皮擦开,大家的目光也全都聚集在了原石上,除了砂轮与原石摩擦的嗤嗤声,现场没有一个人说话。

  足足过了半个多小时,这块原石在徐师傅的手下被一点点解开,渐渐地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这是一整块绿意盎然的翡翠,大约有排球大小,绿色分布十分均匀,在灯光下显得生机勃勃。

  “色很正啊!至少是阳绿!”

  “不过水头一般,透明度不是很高,应该是干青种……”

  “那也不得了了!这小兄弟买来的时候才25万啊!”

  “是啊!这回他赚大了……”

  大家议论纷纷,话语里都透露着对夏若飞的羡慕。

  夏若飞已经该不是第一次见到解开的翡翠玉料了,不过依然会被这翡翠的美丽所吸引。

  如果不是需要资金,他绝对会拿回去给灵图画卷来吸收。

  不过农场的建设非常重要,这块翡翠也只能拿来出售了。当然,夏若飞并没有开口,因为他知道肯定会有人想要收购的。

  果然,大家沉默了几秒种后,一个中年胖子率先说道:“小兄弟,这块玉料我出160万,卖给我吧!”

  这中年胖子话音刚落,另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小老头立刻就说道:“这么大一整块干青种才出160万?你是欺负小兄弟不懂行吗?我出180万!”

  “190万,我要了!”又有一个人参与了竞争。

  夏若飞只是微微笑着站在一旁,这种时候根本不需要他说话,大家自然就会竞价,而他只需要最后价高者得即可。

  很快价格就叫到了210万,出价最高的是那个留着山羊胡子的小老头。

  这时,一直都没有参与竞价的陈老板突然开口说道:“210万我要了……”

  他这话让众人都楞了一下,210万的价格已经有人出了呀!他就算是这灵玉斋的老板,可那块原石已经是夏若飞的了,如今开成明料来卖,怎么也得有个先来后到吧?

  不过陈老板只是略一停顿之后,马上就接着说道:“210万,外加那三十万的玉料,换这块干青种明料!夏老弟,怎么样?”

  之前夏若飞要了三十万的玉料,不过还没有付钱。现在陈老板是把这些玉料也当成竞价的筹码,实际上等于是出价240万了。

  “240万?陈老板……您这价格出得有点离谱了吧?”那山羊胡子老头说道,“难道就不怕买亏了?”

  陈老板微微一笑说道:“老顾,夏老弟要的玉料都是散碎的居多,而这块料子是整体的,我估摸着能掏出二十八九副手镯,另外边角料再做点挂件之类的小玩意,应该还有小赚。”

  山羊胡子老头闻言叹了一口气,显然是知道争不过陈老板,不打算再出价了。

  而夏若飞也见好就收,笑着说道:“陈老板,成交!”

  “哈哈!爽快!夏老弟,谢谢啦!”陈老板高兴地拍了拍夏若飞的肩膀说道。

  围观的人见争不到这块翡翠了,也纷纷摇头叹息,也有人对夏若飞羡慕不已。

  夏若飞买原石总共花了40万,这转手就赚了170万,另外还白得了价值三十万的玉料,简直是赚得盆满钵满啊!

  陈老板也是个爽快人,立刻就打出一份标准的翡翠玉料交易合同,与夏若飞签了之后,吩咐店员给夏若飞转账,同时亲自把那块排球大小的干青种翡翠收了起来。

  这时,在隔壁店面准备玉料的店员也把一袋价值三十万的玉料拿了过来,陈老板亲手交给了夏若飞。

  夏若飞稍微检验了一下就表示没有问题,这宗交易算是正式达成。

  这时,夏若飞笑着问道:“陈老板,你刚刚说那边那堆原石里,我可以随意挑选一两块,这话还算数吧?”

  陈老板楞了一下,随即大笑道:“夏老弟,你这都狂赚两百万了,那种低阶原石还能看得上眼?”

  夏若飞笑道:“谁让你刚才说白送我的?不花钱的原石谁不想要啊?”

  陈老板哈哈大笑道:“没问题!谁让我放出话了呢?夏老弟,喜欢哪块随便挑,多选几块也行,就当是哥哥送你的谢礼了!”

  夏若飞闻言也不再客气,走过去装模作样地在原石堆里翻找了起来,然后才拿起那块能让灵图画卷自行震动的原石,笑着说道:“就它好了!”

  陈老板随意地扫了一眼那原石,笑了笑说道:“行!夏老弟,这块石头需要现场解开吗?”

  对于这块不起眼的原石,陈老板也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夏若飞笑着说道:“我还是直接拿走吧!免得开出来啥都没有,多丢脸啊?我回家自己慢慢切去!”

  陈老板不禁哈哈大笑了起来,然后又说道:“夏老弟,你是我见过赌石手气最好的人!我过段时间准备去参加缅甸公盘,你有没有兴趣陪我走一趟?我可以按赌石顾问的最高标准付你薪酬!”

  夏若飞想都没想就说道:“好意心领了。我有几下子自己心里清楚得很,再说缅甸穷山恶水的,又没有漂亮妞,才懒得去凑热闹呢!”

  夏若飞生性谨慎,这次如果不是急需用钱,都不会再来赌石。对于陈老板所说的缅甸公盘,夏若飞自然是避之犹恐不及。

  陈老板也能看得出来夏若飞对赌石其实是一窍不通,对于夏若飞两次赌涨也自然归结于运气。

  实际上陈老板在这一行十几年,类似夏若飞这种情况也并不是没有见过,因此根本没有疑心,对于夏若飞的拒绝也在意料之中――有钱的公子哥儿怎么会在乎那点酬劳呢?

  同陈老板聊了几句之后,夏若飞便拎着那袋子玉料离开了灵玉斋。

  回去的路上,夏若飞有些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

  这回可真算是满载而归了!

  而且夏若飞隐隐感觉到,此行最大的收获并不是两百万现金和那三十万的玉料。

  极有可能那块没有解开的黑不溜秋的原石,才是自己这趟最大的惊喜……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