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租地

神级农场 +A -A

  夏若飞挂了电话没多久,吴丽倩就回了电话过来,告诉他已经打好招呼了,让他直接去找江港镇的吴副镇长,并且把吴副镇长的电话号码用短信发给了他。

  夏若飞正准备照着电话号码联系这个吴副镇长的时候,却先接到了西江月郑总的电话。

  原来是桃源公司和品牌注册的事情办好了,夏若飞大喜――他正准备去租地开始农场的建设呢!这公司就注册下来了,真是太及时了!这样他就可以直接以公司名义来租这块地了。

  夏若飞立刻驱车赶到西江月会所,到郑总那里把公司注册资料、营业执照等等拿回来。

  郑总的工作做得很细致,把公司的公章、对公账户什么的都办好了,而且考虑到夏若飞暂时还没有实业,就把公司的注册地址挂在了他名下的一座写字楼,以后夏若飞真正把公司架子搭建起来之后,再去变更一次地址就好了。

  夏若飞对郑总表示了感谢,同时也投桃报李,表示下周开始可以适当加大桃源蔬菜的供应量――他已经在空间内扩大种植,增加一两成的供应量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郑总自然是大喜过望,连声说要请夏若飞吃晚饭,好好招待他一下。

  不过夏若飞还记挂着租地的事情,便婉言拒绝了。

  以桃源公司的名义同西江月会所重新签订了一份正式的供货协议之后,夏若飞便带着自己公司的相关资料离开了西江月会所。

  夏若飞在停车场找到自己的皮卡车,不过他并没有急着开车,而是掏出手机来给那个吴副镇长打了个电话。

  电话接通后,那头传来一个有些矜持的声音:

  “我是吴刚,哪位?”

  “是吴镇长吗?”夏若飞说道,“我叫夏若飞,是市政府的吴主任让我给你打电话的!”

  夏若飞一说“吴主任”这三个字,电话那头的吴副镇长一下子变得热情了起来,连忙说道:

  “原来是夏先生啊!你好你好!你的事情吴主任已经跟我说过了,没问题的!”

  夏若飞淡淡一笑,说道:“吴镇长,那真是谢谢你了。”

  “哪里哪里!夏先生客气了。”吴刚很谦逊地说道,“吴主任指示之后,我立刻去了解了情况,夏先生你说的那块地是东坑村的集体土地,荒芜好几年了。你愿意在那里投资建农场,这是给东坑村创收,也是支持我们镇里的经济建设啊!我们要感谢你呢!”

  夏若飞不禁露出了一丝笑意,这些政府官员就是会说话,同样的事情到他们嘴里,能有两种截然不同的结果,而且无论哪一种他们都能说得头头是道,让人觉得真就是这么个道理。

  两人在电话里约好明天一早到东坑村村委会去把租赁土地的事情搞定。

  其实吴刚完全可以直接给东坑村那边打声招呼,然后让夏若飞自己过去就可以了。

  但这事儿是吴丽倩亲自打招呼的,官场上的事情从来都没有秘密,吴丽倩要下放长平县常务副县长的事情吴刚早已有所耳闻,到时候吴丽倩可就是他的直属上级啦,所以吴刚这么做也是为了体现重视。

  第二天,送走西江月和凌记餐饮的小货车之后,夏若飞就开着导航,驱车来到距离度假别墅不远的东坑村村委会,江港镇的副镇长吴刚已经早到了,吴刚看起来三十出头的样子,留着背头,身材魁梧,挺有领导干部的范儿。

  在吴刚的身边站着一位五六十岁的男人,穿着一身蓝色的粗布衣服,一张被海风侵蚀而变得黝黑粗糙的脸上布满了皱纹,不过一双眼睛非常有神,透着一股精明和狡黠。

  夏若飞一下车,就快步走了过去,说道:“吴镇长,不好意思路上耽搁了一下。”

  吴刚微笑着说道:“没关系,我也刚刚到。夏先生,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东坑村的村主任阮富贵,老阮,这位就是我跟你说的夏先生了。”

  阮富贵连忙在衣服上擦了擦手,向夏若飞伸出手来,说道:“夏先生,你好你好!”

  夏若飞同阮富贵握了握手,微笑着说道:“阮叔,我的来意吴镇长应该已经跟你说了吧?”

  “镇长说您有意租赁我们村里的闲置土地,这可是大好事啊!”阮富贵说道,“来来来,里面请!咱们到村委会谈!”

  三人一起走进村委会的小楼,阮富贵连忙给两人沏茶。

  然后他才坐下来说道:“夏先生,土地租给你肯定是没问题的,现在那块地也是闲在那里。不过那块地上前几年我们批出去了一块宅基地,上面也已经盖了房子,而你要的地都在这块房子周围……”

  说到这,阮富贵不禁又看了看吴刚,显然当初吴丽倩的亲戚批这块宅基地,很有可能就是吴刚帮忙办的。

  夏若飞闻言笑着说道:“这个没关系的,那座别墅现在就是我在住,我也正是打算以那座别墅为中心,打造一座农场的。”

  阮富贵一听立刻松了一口气,说道:“那就没问题了……”

  然后他站起来找出一张地图,指给夏若飞看,说道:“夏先生,这块地已经用红线标注出来了,当初我们是准备建一个村办养殖场的,后来投资方的资金没法到位,这个项目黄了,但是地也荒在了那里。您看看划定的范围有没有问题?”

  夏若飞拿了地图认真看了起来。

  在特战突击队里,识图标图都是基本功课,而且那还是比这简易地图复杂好几倍的军用地图,所以夏若飞很容易就找到了自己别墅所在的位置,然后对比了一下红线的范围。

  夏若飞略一沉吟说道:“阮叔,向西一直到海边,这是没有问题的,东边的话……我对这片山林也很感兴趣,我想一起租下来,跟我那块地连成一片,不知道所有权是不是村里的?”

  阮富贵立刻说道:“那片山林是村里的,不过是一片荒山啊!也有村民曾经想要开发出来种果树,但是好像土质有点问题,果树很难成活,而且就算是勉强种活的,结出来的果子也是又酸又涩,根本没法吃……夏先生,您是不是再考虑一下?”

  夏若飞微笑着说道:“没关系,我租下来有别的用处。”

  阮富贵提醒过夏若飞,就是尽了义务了,而夏若飞自己要坚持,今后如果亏了钱,镇里领导也怪不到他的身上。

  因此他想了想就点点头说道:“既然夏先生你坚持要,那就一起租给你吧!”

  “谢谢阮叔!”夏若飞微笑道,“接下来我们可以谈谈租赁价格了!”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