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你要负责

神级农场 +A -A

  凌清雪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握着夏若飞的手。

  她能感受到身边这个男人刚刚讲述那个壮烈的故事时,心中那种悲伤与无助。

  原来在部队这些年,他经历了这么多……凌清雪默默地在心里说道,同时也感觉到一阵心疼。

  昔日的白马王子,经过军旅生涯血与火的磨练,似乎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更多了一种男人味。尤其是当夏若飞用低沉的语调讲述和战友生死与共的故事时,凌清雪的这种感觉尤为强烈。

  夏若飞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不着痕迹地抽出手来抹了抹脸,然后说道:

  “不好意思啊……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凌清雪嫣然一笑,柔声说道:

  “为什么说不好意思呢?我很喜欢听!只要跟你有关的,我都爱听!”

  夏若飞笑了笑,用一种落寞的语气说道:

  “其实也没什么的,无非就是训练、战斗,每天的生活都很单调,但是我们每个人都乐在其中……”

  “那你为什么离开部队呢?”凌清雪不解地问道。

  夏若飞淡淡一笑说道:

  “因为一些个人原因……算了,不说这个了!时间不早了,咱们回去吧!我还要准备午饭呢!”

  凌清雪这才惊觉,两人坐在这边聊了快两个小时了。

  夏若飞牵着凌清雪的手往下走,到了底部夏若飞率先跳了下去,站在沙滩上朝凌清雪伸出双手,说道:

  “来!我接着你……”

  这里大约有两米左右的高度,凌清雪本能地感觉有一丝害怕,不过她看见夏若飞那张开的双臂和脸上温暖的笑容,一股安全感油然而生,她展颜一笑,朝夏若飞点了点头,直接从礁石上跳了下来。

  夏若飞准确地接住了凌清雪,不过凌清雪跳下来的冲力似乎有点大,两人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夏若飞明显感觉到有两团柔软挤压着他的胸口,而他的两只手,却是不偏不倚、结结实实地按在了凌清雪的****上,夏若飞不禁感觉身体一阵僵直,如烫手般地把手拿开。

  凌清雪的俏脸也一下子红透了,连忙松开夏若飞,然后娇嗔地迅速瞥了夏若飞一眼,低头朝前走去。

  夏若飞连忙快步跟上凌清雪。

  直到上了皮卡车,两人都没有说话,尴尬的气氛中透着一丝暧昧。

  坐上车之后,凌清雪突然噗嗤一笑,红着脸娇嗔道:

  “装什么愣啊!明明是我吃亏好不好?”

  “对……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夏若飞有些结巴地解释道。

  “那谁知道呢?”凌清雪低声说道,接着头一扬说道,“我不管,你要负责!”

  “啊?”夏若飞大惊失色。

  不至于吧!不就是不小心碰到了那里吗?不过这话夏若飞是万万不敢说出口的,不然非得被凌清雪捶死不可。

  “想什么美事呢?”凌清雪俏目含情地瞥了夏若飞一眼说道,“我是说你必须补偿我!中午必须得是超级大餐,如果不能让我满意的话……哼哼……”

  夏若飞连忙说道:

  “放心!我一定使出浑身解数……”

  这话说完夏若飞又感觉怎么听怎么别扭,好像很有歧义的样子,连忙又加了一句:

  “而且……我还给你准备了一份惊喜!”

  “是吗?快说快说!”凌清雪立刻就矜持不起来了,连声说道。

  夏若飞故作神秘地笑了笑,说道:

  “既然是惊喜,那肯定不能提前说出来嘛……回去你就知道了!”

  “切……又卖关子!”凌清雪小嘴微微撅着,不满地瞪了夏若飞一眼。

  夏若飞哈哈一笑,没有理会凌清雪,而是启动了车子往回开去。

  经过刚才那么一闹,两人之间的尴尬气氛也荡然无存,而且之前两人聊了那么多,感觉心与心之间的距离也拉近不少,因此回去的路上也是一路的欢声笑语。

  回到度假别墅之后,凌清雪立刻就缠着夏若飞索要“惊喜”,夏若飞笑呵呵地说道:

  “本来想吃完饭再拿出来的,既然你这么着急,那就现在去拿吧!你在这儿等我一下啊!”

  说完,夏若飞便蹬蹬蹬地跑上楼去。

  回到自己卧室,夏若飞先是把门锁好,然后心念联系灵图空间,把空间里一盆万象锦取了出来――他昨天进行扦插的时候,特地留了两盆第一次扦插幼苗成长起来的多肉母株,一盆是给梁齐超的白皮月界,另外一盆就是准备送给凌清雪的万象锦。

  这两盆多肉母株这回并没有进行扦插,经过灵图空间和花瓣溶液的滋养,早已恢复如初并且长得十分精神。

  万象又名毛汉十二卷,植株无茎,肉质叶排列成松散的莲座状,叶从基部斜出,半圆筒形。而万象锦则是万象的斑锦变异品种,叶面上有不规则斑纹。

  这盆万象锦的罕见之处就在于同时存在橘色、粉色两种变异斑纹,这两种颜色的变异斑纹本身就极为稀少,而两种斑纹集于一身更是少之又少,价值不亚于上次的那盆极品冰灯。

  夏若飞又用意念取出浇水壶,给这盆万象锦浇了些空间潭水,然后才收起水壶,捧着花盆走下楼去。

  楼下凌清雪正翘首以盼,一见到夏若飞下楼,她立刻就跑了过来。

  当她见到夏若飞手中的花盆是,顿时眼睛一亮,然后目光就再也挪不开了,死死地盯着那盆万象锦看了好久,才激动地说道:

  “双色万象锦?而且是橘色和粉色!天哪……若飞,你从哪儿搞到这么多极品货色啊?上次的冰灯就已经很罕见了,这次居然又拿出这么珍稀的双色斑纹万象锦……”

  凌清雪本来就超级喜欢多肉植物,以至于她的那些仰慕者们,包括梁齐超、鲁平、刘明昊等人也都开始研究多肉。所以这样一株极品万象锦对她来说,绝对是致命的诱惑。

  夏若飞微微一笑说道:

  “送你的礼物!怎么样?够惊喜吗?”

  “送给我?”凌清雪眼中果然露出了惊喜的神色,“这……好像太贵重了吧!至少要十几万呢……”

  夏若飞故意说道:

  “你不想要啊?那我拿回去好了!”

  说完,夏若飞作势要返身上楼,凌清雪连忙一把抢过那盆万象锦,把它抱在怀里说道:

  “谁说我不要的?送出去的东西哪有往回拿的道理?哼!小气包!”

  夏若飞哭笑不得:

  “敢情我费尽心思给你准备礼物,到头来还不落好啊!居然成小气包了……”

  凌清雪眼中闪过一丝笑意,说道:

  “话可真多!快准备你的午饭去吧!一会儿要是不满意,我可就不走了……”

  说完,她抱着花盆,用肩膀将夏若飞往厨房的方向顶。

  夏若飞连忙说道:

  “别推别推,我这就去还不行吗?”

  说完,夏若飞逃也似地躲进了厨房里,而凌清雪笑嘻嘻地看了一眼夏若飞的背影,接着自言自语道:

  “这家伙,还挺有心的……”

  凌清雪芳心一阵甜蜜,她爱不释手地捧着花盆走到客厅沙发坐下,将目光落在了这盆万象锦上,眼中露出了难以言喻的喜悦之色。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