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倾吐衷肠

神级农场 +A -A

  夏若飞租住的度假别墅到海边的直线距离大约三公里左右,开车过去只需要几分钟时间。

  两人上车之后都没有说话,气氛显得有些尴尬,夏若飞说道:

  “呃……要不听听歌吧!”

  “好啊!”凌清雪脸上挂着一丝浅笑说道。

  夏若飞随手打开车载收音机的按钮,车内音响里顿时传来了一阵歌声:

  你最爱我带你去看海

  放心依靠就是爱

  你的幸福是船我是海

  我会送你到未来

  ……

  收音机里放的陆毅的《带你去看海》。

  夏若飞不禁有些傻眼,这也太应景了吧?两人开车去看海,刚好收音机里就在放这个歌曲,而且歌词还这么露骨。

  凌清雪也闹了一个大红脸,接着又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红着脸转头望向了夏若飞。

  夏若飞尴尬地说道:

  “我……我换个台!”

  “才不要呢!这首歌挺好听的!我喜欢……”凌清雪嘴角含着一丝笑意说道。

  “那好吧……”夏若飞苦笑说道。

  在陆毅的歌声中,两人都没有说话,凌清雪脸上带着一丝娇羞,似乎又带了点儿甜蜜,而夏若飞则正襟危坐,目不斜视地认真开车,车内气氛实在是有些暧昧。

  好在路程并不远,几分钟之后皮卡车就停在了路边――前面就是沙滩了,只能步行过去。

  两人下得车来,凌清雪像个孩子一样欢呼雀跃地奔向海边,皮靴扬起了一团团的沙子。

  夏若飞见此情景也不禁会心一笑,快步追了上去。

  很快两人就来到了海边,凌清雪十分兴奋,如果现在不是冬天,她现在可能已经直接冲进去踏水了。

  海风拂面而来,把凌清雪的秀发吹得飞扬了起来,冬日暖阳下,她娇俏精致的脸显得更加明艳动人。

  两人沿着海岸线往前走,耳边是一阵阵海浪声,面前就是一望无际的碧蓝大海,这种感觉令人心旷神怡。

  两人边走边聊,聊的都是过去上初中时候的事情,两人在初中同年级不同班,自然会有很多交集和一些共同的朋友。

  比如夏若飞说起初三时的文艺演出,凌清雪就十分激动地说她当时跳了一个独舞,还问夏若飞记不记得那个跳《天鹅湖》的女孩。

  夏若飞虽然印象模糊,但也不至于傻乎乎的说实话,自然是连连点头。

  而凌清雪则对夏若飞在初中时的一些篮球比赛如数家珍,仿佛当时的情景历历在目。

  一边说一边走,不知不觉两人的距离似乎拉近了很多。

  走了半个小时左右,夏若飞见凌清雪有些疲累了,于是说道:

  “清雪,那边有块礁石,我们过去坐坐吧!休息休息。”

  凌清雪欣然应道:

  “好啊!”

  礁石有些陡峭,夏若飞一马当先,助跑几步之后轻松地跳了上去,他矫健的身影让凌清雪的目光变得有些迷离。

  夏若飞回身朝凌清雪伸出手,笑着说道:

  “想什么呢?快上来!”

  凌清雪回过神来,嫣然一笑伸手抓住了夏若飞的大手。

  夏若飞感觉凌清雪的柔荑十分的柔软光滑,忍不住心神微微一荡,稳稳神后轻轻用力一拉,将凌清雪拉了上来。

  然后夏若飞一直拉着凌清雪的手,和她一起往上攀登,两人来到礁石的最高处坐了下来。

  夏若飞和凌清雪面朝着广阔无垠的大海,底下是十几米的悬崖,悬崖下怪石嶙峋,海浪拍打在石头上发出巨大的声响,水花飞溅,即使是在十几米高的礁石上也能感受到氤氲的水汽。

  在这样的环境中,人的心情都会为之豁然开朗。

  两人坐着半晌都没有说话,良久,凌清雪轻轻地说道:

  “若飞,刚才说了那么多学校的事,现在你跟我说说你部队里的事情呗!我想听……”

  “部队啊……”夏若飞眼神里流露出了追忆的神色,半晌才轻轻地说道,“那我跟你讲讲一个战友的故事吧!他的名字叫做林虎,就出生在离这不远的一个小渔村里,他跟我是同年兵,我们俩是同一列车皮拉到部队的……”

  孤狼突击队的很多事情都涉及到机密,不过在我国境内与国际毒贩的斗争倒也不是那么敏感,甚至央视还派过记者跟队采访,播出过一集纪录片,只不过是经过了部队保卫部门的脱密处理。

  所以,夏若飞向凌清雪讲述的就是那次让他刻骨铭心的战斗。

  冬日的暖阳有点晃眼睛,夏若飞望着前方的大海,用十分低沉的口吻在讲述那个悲壮的故事,恍惚间他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毒蛇虫蚁无处不在的潮湿丛林……

  清脆的枪声打破了丛林的静谧,孤狼特战大队与国际贩毒团伙短兵相接,子弹呼啸着从身边飞过……

  “血狼!小心狙击手!”

  夏若飞刚听到战友虎子的吼声,就被一股大力狠狠推开,不由自主地翻滚了几圈,躲避到了岩石后面。

  回过神来的夏若飞猛然回头,只见刚刚推开自己的虎子已经躺在了地上,大口径的狙击枪子弹将他的大腿打穿,鲜血如涌泉一般往外冒。

  “虎子!”夏若飞悲愤地大喊了一声,就要冲上去为虎子包扎。

  “别过来!对方的狙击手正盯着这里!”虎子大喊道。

  同时,一双大手也紧紧地将夏若飞按在了原地,那是在一旁指挥战斗的大队长郭战。

  “狼王!”夏若飞瞪着血红的眼睛吼道,“野狼伤到动脉了,不及时救治就没命啦!”

  其实身为特战精英的夏若飞自然知道,这就是狙击手最惯用的手法“围点打援”,留着伤员不打死,就等着伤员的战友冲上来救治,然后用狙击枪挨个“点名”。

  只不过躺在地上的是自己最好的兄弟和战友,夏若飞也失去了往日的冷静。

  没等郭战开口,已经有些失血过多的虎子就断断续续虚弱地说道:

  “血狼……若飞……别过来……千万别过来……你过来……除了送死……没有……任何意义……听我的……不要过来!”

  夏若飞紧紧地抓住地上的草根,目呲欲裂。

  虎子不断在流血,声音越来越弱,直到对方的狙击手终于失去耐心,又一发狙击子弹击中了虎子的胸膛,他闷哼了一声,一股鲜血从嘴角流出。

  “若……若飞……帮我……照顾我妈……和我……妹妹……”虎子用尽最后的力气,扭头看着夏若飞艰难地说道。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此时的夏若飞热泪滚滚,用嘶哑的嗓子大声说道:

  “虎子!以后……你妈就是我妈!”

  虎子听到这句话之后,嘴角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虎子……”夏若飞嚎啕大哭。

  ……

  海风吹来,夏若飞感觉到脸上一阵冰冷,原来他说着说着已经不知不觉地留下了两行热泪。

  而凌清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依偎在他身上,一双柔荑紧紧地握着他的大手,似乎想要给他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