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原则底线

神级农场 +A -A

  垂头丧气的何东一听就炸毛了,气急败坏地朝夏若飞喊道:

  “什么?你想得美!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开除我?”

  接着他连忙又对凌啸天说道:

  “凌叔叔,你千万不要听他的!他的这个什么桃源蔬菜被夸得那么好,也都是传言而已,我们都没有真正见到过,而且刚才他自己也承认了,根本就没有权威检测报告和种植基地!”

  凌清雪厌恶地看了何东一眼,讥讽道:

  “刚才在公司开会的时候,好像是你把桃源蔬菜夸上天去的吧?我们可什么都没说啊!”

  “我……”何东顿时一阵语塞。

  他只能寄希望于凌啸天顾念旧情了,他知道换成任何一个人,凌啸天肯定毫不犹豫答应夏若飞的条件。

  不过何东是凌啸天老战友的儿子,而且还是对他有救命之恩的老班长的儿子,那就不一样了。

  果然,凌啸天面露难色地对夏若飞说道:

  “小夏,我知道这件事情何东有不对的地方,刚才开会我就已经严厉批评他了。你看……能不能通融一下,我可以让他向你真诚的道歉,开除……是不是太严重了一点儿?”

  夏若飞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说道:

  “凌叔叔,道歉并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用的,至少这次,我希望看到凌记餐饮的诚意。”

  夏若飞顿了一下接着说道:

  “而且……我并不认为开除他有什么严重的。这次的事情已经充分说明,他根本就不顾你们公司的利益,完全是为了一己之私在胡乱作为,人为的给这次合作设置障碍。这样的人我相信任何公司都不可能容得下的。”

  凌啸天苦笑了一下,说道:

  “小夏,何东也是一时糊涂……你就大人有大量,原谅他一次好不好?或者换一个其他的条件行吗?”

  凌清雪见自己父亲恳求夏若飞,也忍不住秀眉微蹙地说道:

  “爸,若飞说得没错,公司有公司的规矩,就凭何东做的事情,早就应该开除了!”

  何东一听也急了,叫道:

  “凌清雪,你什么意思啊?我哪里违反公司规矩了?当时那种情况,他一没有检测报告,二没有自己的蔬菜基地,我多问几句还动手打人,我怎么可能同意签这个合同?”

  凌清雪撇了撇嘴说道:

  “少说那些冠冕堂皇的话,你心里怎么想的自己清楚!”

  “清雪,你少说两句吧……”凌啸天无奈地说道。

  原本他还有点想撮合凌清雪与何东的,现在看何东似乎有点烂泥扶不上墙,而且凌清雪同他也势如水火,凌啸天的那点儿心思也早就淡了。

  不过何东始终是老班长的独子,把何东扫地出门的事情他是绝对做不出来的,因此沉吟了半晌还是开口说道:

  “小夏,你就当是给凌叔叔一个面子行吗?何东他……”

  “凌叔叔,何东和你们家的渊源,清雪告诉过我的。”夏若飞平静地说道,“不过我还是那句话,都是成年人了,做出了事情就要有承担后果的觉悟。”

  夏若飞看了何东一眼,没有理会他怨毒的眼神,接着对凌啸天说道:

  “而且,我们今天能坐下来谈,不就是已经给凌叔叔面子了吗?如果我不讲情面的话,现在我的合作对象就不是西江月会所而是名豪酒楼了!当时的我是有足够理由这么做的,而且我相信名豪酒楼方面也一定会非常愿意跟我合作的!”

  凌啸天的脸色微微一变,他十分清楚如果名豪酒楼与夏若飞合作,对凌记餐饮意味着什么。

  而夏若飞又直接起身说道:

  “凌叔叔稍等一下,我还有个东西给你看一眼……”

  说完,夏若飞走上了楼梯,凌清雪望着夏若飞的背影,眼中有化不开的柔情,多年之后的这场重逢,让她发现夏若飞在她心中的形象没有丝毫消退,相反,那份少女情愫在如今似乎又有了升华,不再是那朦胧的爱恋了。

  相比之下,在凌清雪心目中,嘴脸丑陋的何东比起夏若飞来,简直就连一坨****都不如。

  夏若飞很快就拿着一个文件袋走了下来,递给了凌啸天,说道:

  “凌叔叔,您可以打开看看。”

  凌啸天不解地问道:

  “这是什么?”

  夏若飞微笑着说道:

  “我和西江月会所签订的合作协议,不过由于我的公司还在注册中,所以这只是草签的一份协议,正式合同还要等一段时间。”

  “这……我看不太合适吧?”凌啸天犹豫道。

  “没关系。”夏若飞笑了笑说道。

  然后他直接打开文件袋,拿出协议翻了两页递给凌啸天,指了指其中一个条款说道:

  “这是我要求西江月郑总加上去的,您还觉得我没有给您面子吗?”

  凌啸天目光一凝,因为他看到上面赫然写着一个排除条款,也就是西江月会所代理的桃源蔬菜不得与名豪酒楼及其关联企业进行任何形式的合作。

  看了这个条款,凌啸天不禁微微有些动容。

  是啊!人家这绝对是诚意满满了,都做到这个地步了,还敢说他不给自己面子?

  虽然凌啸天知道这面子多半是给凌清雪的,但凌清雪代表的就是凌记餐饮啊!

  凌啸天感慨地说道:

  “小夏,没想到你胸怀这么宽广!我代表凌记餐饮谢谢你了……”

  凌清雪在一旁也看到了这个条款,知道夏若飞是为她着想才会在协议中加上这么一条的,她心中不禁一阵甜蜜。

  夏若飞笑而不语。

  凌啸天知道夏若飞的意思,他叹了一口气说道:

  “小夏,这件事情容我回去考虑考虑……”

  凌啸天显然也知道夏若飞不可能做出让步了,因此也没有再为何东求情。不过他始终狠不下心来,因此谈判只能暂时作罢了。

  夏若飞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

  “可以,只要答应我那个唯一的条件,所有合作都可以马上展开,而且就按照我之前跟清雪商定的方案来!”

  何东见夏若飞死不松口,就是要把他从凌记餐饮扫地出门,心中的怨毒更甚,他红着眼睛狠狠地盯着夏若飞,仿佛要吃人一般。

  不过夏若飞根本就当他没存在,云淡风轻地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

  凌啸天暗暗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说道:

  “小夏,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好,我送你们!”夏若飞温和地笑了笑说道。

  凌清雪有心留下来吃晚饭,不过嘴巴张了张还是没好意思主动说出口;而凌啸天在这边,夏若飞自然也不好明目张胆地邀请凌清雪共进晚餐。

  所以大家各自怀着心思走出屋子,来到别墅院子里。

  凌啸天上车前,夏若飞意味深长地说道:

  “凌叔叔,我个人觉得……您可以把这件事情如实地跟您的老班长汇报一下,我相信能为了战友不惜牺牲自己生命的老兵,心中一定有自己坚守的原则和底线!”

  何东听了夏若飞这话不禁心里一颤,面如死灰――他太了解自己的父亲了……

  而凌啸天也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说道:

  “我知道了,谢谢你小夏!”

  凌清雪有些不舍地回头看了看夏若飞,然后才坐进了奔驰车内,夏若飞朝车子挥手,目送他们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