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满载而归

神级农场 +A -A

  切割刀片缓慢地切入原石,发出刺耳尖锐的摩擦声音。不过大家并没有寻常解石时的那种紧张感,几乎所有人都在等着看夏若飞的笑话,尤其是和夏若飞打赌的成军华。

  陈老板在心里暗暗叹息,觉得夏若飞年轻气盛,这回是要吃个大亏了。

  原石并不大,很快就被切割成了两半。

  夏若飞端过一盆清水,用手捧了一些水倒在切面上,把上面的石粉清洗掉。

  成军华见夏若飞煞有介事的样子,又忍不住嘲讽道:“小子,你不会是在拖延时间吧?别磨磨蹭蹭的了!我还等着赢钱走人呢……”

  成军华这边话音刚落,旁边有一人大声惊呼道:“出绿了!出绿了!大涨啊……”

  围观的人一下子沸腾了,纷纷往前挤,想要看看这块品相极差的原石能开出什么翡翠来。

  两半切面处一片绿意盎然,围观者一阵哗然。

  “小伙子,快擦干净,让我们看个分明啊!”

  “哎呀!可惜了,这是一整块翡翠啊!被这小伙子从中间切成了两半,价值会少很多啊……”

  “人家本来就是赠品,一分钱没花的,怎么都是大赚了!”

  ……

  说什么的都有,就连陈老板都快被挤到人群外面去了,他不得不大声地维持秩序。

  如果是一块售价几十万上百万的原石开出翡翠来,大家还未必会有这么激动,没开出来才是怪事呢!但是这垃圾一般的赠品,居然出绿了,而且是大涨,人们的心情立刻就不一样了。

  一刀天堂、一刀地狱,赌石的刺激正在于此。

  而那胖子大款成军华,已经完全呆住了。

  他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感觉自己就像是做梦一样。

  那垃圾原石真的出绿大涨了?那小子到底是走了什么****运啊!这种几乎是零概率的事情居然发生了。

  一想到自己可能要输掉三十万块钱,成军华的内心更是在滴血。

  不过旁边的人则看热闹不嫌事大,根本没人理会成军华的感受,还在七嘴八舌地讨论,啧啧称奇。

  很快切面就被清洗干净了,大家也看得更加清楚,有行家立刻就说道:“是冰糯种!水头很不错!绝对大涨啊!”

  也有人当场就开始出价:

  “小兄弟,你这原石品质不错,我出八万块,卖给我吧!”

  “八万也好意思出价?小兄弟,我给你个实价,十万!我付现金!”

  “十二万,我要了……”

  此起彼伏的报价声响起,很快价格就飙到了十五万。

  夏若飞笑了笑站起身,扬声说道:

  “诸位,抱歉了,这翡翠我自己留着还有用,不卖的!”

  围观的人一听,顿时偃旗息鼓了,不过也没有觉得太遗憾,毕竟这块原石不大,而且翡翠的品质也只能说是中上,不是那种极品翡翠。

  夏若飞对那解石师傅说道:“师傅,剩下的麻烦你帮我解一下吧!”

  “好好好!”解石师傅连忙说道。

  这边开始解石,围观的人也依然没有散去,他们都想知道全部解出来之后,能有多少价值的翡翠玉料。

  而成军华也瞪大了眼睛在看,心里祈祷夏若飞刚刚只是****运刚好切到了一层玉皮,再往里解就没有翡翠了。

  当然,那切面那么大一片绿,就连成军华自己都不相信石头内部会没有翡翠,所以也只能自我安慰罢了。

  解石师傅很熟练地将整块原石解开,然后小心地擦去外面的石皮,足足半个多小时,两块拳头大小的翡翠玉料被完全解了出来。

  “是冰糯种的,这两块玉料至少值二三十万啊!”

  “这小伙子运气可真是逆天啊!”

  “陈老板,你隔壁店铺还有赠品送吧!我现在就去消费,然后也弄块赠品原石玩玩!”

  “一起一起!我也去!”

  赌石的人都相信运气,夏若飞这块原石大涨,连带着原先放在隔壁店铺一角,被行家嗤之以鼻的赠品也立刻成了香饽饽,一时间竟然有一大半的人都涌到隔壁店铺去了。

  消费两万以上就有一块原石赠送,对这些赌石的买家来说就是小意思。

  陈老板没想到夏若飞解个石居然还会有这样的效果,心头大乐,今天玉器店的销量又要上涨不少了,这都是拖夏若飞的福啊!

  他看夏若飞的目光也更加友善了。

  夏若飞将两块玉料收进包里,然后看了一眼成军华,接着对陈老板说道:“陈老板,你是见证人,这场赌局的结果应该没什么意外了吧?”

  陈老板笑着说道:“当然,这么多人都看着的!这场赌局是小兄弟你赢了!成总,你不反对吧?”

  成军华脸色变得像猪肝一样,犹如斗败的公鸡般,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三十万对他来说虽然不算太大的数目,但一把输掉也是相当的心疼。尤其是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了这么大一个脸,更是让他心里恨得牙痒痒。

  不过事实摆在眼前,他根本无法抵赖,只是冷哼了一声,阴沉着脸没有说话。

  夏若飞说道:“三十万就直接转到灵玉斋的账上好了,我还要找陈老板买玉料,到时候就直接抵扣货款吧!”

  陈老板笑眯眯地说道:“没问题!”

  很快服务员就拿着POS机过来,刷了成军华的卡,转账三十万,成军华沉着脸输入密码,转账成功之后拿了卡一言不发地拂袖离去。

  陈老板则热情地邀请夏若飞到店铺里面的隔间,亲手给夏若飞泡了茶,然后才问道:“小兄弟,你贵姓?”

  “免贵姓夏!”夏若飞微笑着说道,“陈老板,我想从你这边购进一些翡翠玉料,第一批就买三十万的吧!如果合作愉快的话,我会长期从你这边进货,而且以后的需求量还会更大。”

  陈老板高兴地说道:“可以啊!夏老弟,不知道你对玉料的品质有什么要求吗?”

  夏若飞沉吟片刻后说道:“自然是品质高一点的最好了,最差也要今天这种冰糯种翡翠吧!陈老板,你这里能提供吗?”

  陈老板一听心里就有底了,他就怕夏若飞要买帝王绿这样可遇不可求的极品翡翠,那即便是灵玉斋也未必能马上拿得出来。

  夏若飞只要尽量高品质,最差冰糯种,这就好办了。

  “没问题!我马上通知人去准备!前两天刚进了一批玉料,三十万的现货还是没问题的!”

  “那就谢谢陈老板了!”夏若飞说道。

  “不客气不客气!你照顾我生意,应该我谢谢你才对啊!”陈老板一边说一遍递过自己的名片,说道,“夏老弟,这是我的名片,下次有需要直接给我打电话就好了!”

  夏若飞伸手接过名片,说道:“我还没有名片,把电话号码留给你吧!”

  说完,夏若飞把自己的号码报给了陈老板。两人坐着闲聊了一会儿,就有人敲门进来――夏若飞要的玉料已经准备好了。

  一小包的翡翠玉料,价值三十万元。

  夏若飞并不懂翡翠,不过他身上带着灵图画卷,通过画卷的反应就能知道翡翠的大致价值,因此完全不必担心上当受骗。

  他打开袋子,拿起一块块玉料查看,灵图画卷果然都有了大小不一的反应。

  这说明陈老板应该是诚信经营,并没有拿假货糊弄他。

  夏若飞十分满意地将这包玉料收了起来,然后对陈老板说道:“陈老板,玉料很不错!那咱们可就银货两讫啦!”

  成军华输给夏若飞的三十万刚好抵扣货款,他不需要付一分钱就能拿到这些翡翠玉料,实在是没有比这更划算的买卖了。

  说起来还要感谢那个土豪暴发户呢!

  “哈哈!多谢夏兄弟关照我的生意!”陈老板豪爽地说道,“下次有需要直接给我打电话!”

  “好的!”夏若飞说道。

  他婉拒了陈老板请吃饭的邀请之后,带着那袋玉料离开了灵玉斋,到旁边停车场取了车之后,驱车直奔郊区的度假别墅。

  夏若飞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去,让灵图画卷继续吸收翡翠,看看能否再一次进化。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