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灵图异变

神级农场 +A -A

  “对了,田教授,前天我给您的那些药液您有在服用吧?感觉这怎么样?”夏若飞问道。

  田教授十分高兴地说道:“有啊!这两天都有喝!你还别说,我感觉身子骨硬朗多了,而且这两天变天,我那多年的老寒腿竟然没有发作!小夏你这药还真是神了!”

  夏若飞微笑说道:“我也是从一个老中医那里学来的古方,就照着药方配制了一些,没想到效果会这么好!”

  夏若飞顿了顿,接着说道:“田教授,这些药液您每天服用少量就可以,那瓶喝完,应该可以把您的身体调理到非常健康的状态,以后就不用每天服用了。”

  “好好好。”田教授乐呵呵地说道,“小夏,你这药效果这么好,配制起来应该很麻烦吧?”

  “也还好,只不过其中两味药不太好找,而且火候掌握不好的话很容易失败,所以我也只配了1升左右。”夏若飞笑着回答道。

  他当然是故意强调配制药液的困难性,因为他虽然与田教授比较投缘,送他一小壶稀释过的花瓣溶液倒是没什么,但如果长期供应的话就受不了了,那奇花花瓣用途很广,实在是太珍贵了。

  而且这药液那么神奇,一小壶足够田教授调理身体了,多喝也是浪费。

  田教授其实也没有再找夏若飞索要这药液的意思,而且他听了夏若飞的话之后,愈发觉得那药液珍贵,对夏若飞也更加的感激。

  两人聊了一会儿之后,田教授想了想,起身说道:“小夏,你在这儿坐一会儿,我去一下书房。”

  夏若飞虽然不知道田教授为什么会突然撇下自己去书房,不过他还是马上说道:“嗳!您有事儿就忙去吧!不用管我。”

  田教授快步走向了楼梯――他的书房在二楼。

  夏若飞则慢慢地品着茶,略微有些拘谨地坐在沙发上。不一会儿工夫,他就听到咚咚咚的脚步声,接着就看到田教授捧着一个小长条形的纸盒走了下来。

  田教授径直来到沙发前,将手中的小纸盒递给了夏若飞,笑着说道:“小夏,你帮了我这么多,我也没什么好感谢你的。这个小玩意儿就送给你了!”

  夏若飞推辞道:“田教授,这我可不能要。”

  “你先打开看看吧!”田教授笑着说道,又把那纸盒往前递了递。

  夏若飞只得接过了纸盒,他小心地将纸盒打开,只见一方翡翠镇纸静静地躺在纸盒中,这镇纸上还雕刻着双龙报喜,雕工十分精细。

  这翡翠镇纸一看就是老物件,而且价格肯定不便宜。

  夏若飞连忙将纸盒放在了茶几上,说道:“田教授,这个我真的不能要……太贵重了!”

  田教授说道:“小夏,你可千万别推辞!我的命都是你救的,而且你还送了我那么好的养生药液,还有那些桃源蔬菜,哪样不是好东西?我就送你一方小小的镇纸而已,有什么不能要的?”

  夏若飞为难道:“不是……您这镇纸实在是太贵重了,我……”

  田教授佯怒道:“小夏,你的意思是我的命还不如一方翡翠镇纸?”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就不要推辞!这就是我的一番心意,聊表谢意罢了!”田教授说道。

  就在两人推来推去的时候,田慧兰走了出来,见状奇怪地问道:

  “爸,小夏,你们在干什么呢?”

  她走过来看到茶几上的那方镇纸,就更加好奇了,问道:“爸,你怎么把你的双龙报喜镇纸拿出来了?平时你练字的时候不是都舍不得用吗?”

  田教授眼珠子一瞪,说道:“什么舍不得用?这东西又不值几个钱!我是想把它送给小夏,表达一下我的谢意嘛!你快帮我劝劝小夏,他死活不肯收啊!”

  田慧兰有些意外地看了田教授一眼,又扫了一眼那镇纸。不过她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脸色马上恢复如常。

  她微笑着说道:“原来是这样啊!小夏,既然是我父亲送给你的,你就把它手下吧!”

  “田市长,这……”夏若飞觉得十分为难。

  他察言观色的本领并不差,自然注意到了田慧兰刚刚稍纵即逝的表情。很显然,这镇纸是田教授的喜爱之物,甚至平时都不怎么舍得拿出来用。

  他又怎么好夺人所爱呢?

  “什么这那的?小夏,你不是军人吗?怎么也变得婆婆妈妈的了?”田教授说道,“不就是一方镇纸吗?收下它怎么了?”

  田慧兰也笑呵呵地说道:“小夏,我父亲这个人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这礼物送出去哪有拿回来的道理?这镇纸你今天要是不收下,我看我父亲也不会要了。说不定他直接就丢出去呢!”

  田教授连连点头,大有夏若飞再拒绝就直接把这镇纸丢到外面去的架势。

  无奈之下,夏若飞只好苦笑着点点头说道:“那行,那我就收下了……谢谢田教授……”

  田教授这才转怒为喜,说道:“这才像话嘛!慧兰,你去找个袋子来把这镇纸装好!”

  “好嘞!”田慧兰说着就去找袋子。

  很快她就拿着一个纸袋走了过来,夏若飞连忙说道:“我自己来,我自己来!”

  说完,他接过田慧兰手中的纸袋放在一边,然后拿起那纸盒盖,准备先把纸盒盖上。

  这时夏若飞的手指不小心碰到了纸盒中的翡翠镇纸,接着他就感觉到贴身藏着的灵图画卷突然轻轻震动了起来。

  夏若飞甚至还有一种感觉,就是那灵图画卷透出了一股欢愉和饥饿的情绪,就如同有灵智一般。

  夏若飞不禁呆住了,自从得到这灵图画卷以来,他还是第一次遇到画卷主动的异变反应。

  田教授在一旁看到夏若飞动作突然停下,整个人呆在那里,忍不住好奇地问道:“小夏,你怎么了?”

  “哦……没什么,没什么……”夏若飞回过神来,连忙说道。

  他强压下自己心中的好奇,把手挪开,而那灵图画卷也立刻停止了震动。

  夏若飞将纸盒盖好,小心地装进了纸袋里,心情却怎么也无法平静。

  接下来田慧兰继续准备午饭,而夏若飞则与田教授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直到吃午饭,夏若飞始终都有些心不在焉。

  吃午饭的时候,夏若飞也以自己要开车为由,婉拒了田教授喝一杯的邀请,田教授倒也没有强求,自己倒了一小杯白酒美滋滋地喝着。

  夏若飞的心思已经完全在那翡翠镇纸上了,所以吃完之后他匆匆地向田教授和田慧兰提出了告辞。

  从田教授家出来,夏若飞开着车直奔自己在郊区租来的度假别墅。

  此刻的他有一种归心似箭的感觉,心里想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尽快回到家里,在绝对安全的环境中把灵图画卷拿出来,好好研究一下为什么它会在自己接触翡翠镇纸的时候突然震动起来。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