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鹿悠

神级农场 +A -A

  夏若飞抬眼望去,只见一个青春美少女出现在了包厢门口。

  她穿着一条紧身水磨蓝牛仔裤和一件韩版的宽松长款针织衣,脚上是一双白色的帆布鞋,莲藕般粉嫩的手臂上戴着一个大大的银色手镯,身上背着一个亚麻布斜挎包,浑身上下充满了青春气息。

  少女虽然只有二十来岁,但是身体发育已经很成熟,身材凹凸有致,皮肤十分白皙,五官也相当精致,看起来就像个瓷娃娃一般。

  此时少女粉雕玉琢的脸蛋上带着一丝娇嗔的神情,樱桃小嘴微微撅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委屈地望着田教授。

  田教授板着脸说道:

  “悠悠,你妈妈没告诉你今天的晚宴很重要吗?迟到你还有理了?”

  悠悠微微低头,瞟了田教授一眼,小声地嘀咕道:

  “不就是迟到五分钟吗?就喜欢上纲上线……”

  声音虽小,但田教授却是听到了,他眼睛一瞪,正准备再训斥悠悠几句,夏若飞见状连忙圆场道:

  “没事没事……田教授,不就是吃顿便饭吗?再说时间也刚刚好……”

  田教授这才脸色稍霁,说道:

  “既然小夏为你说情,这事儿就算了,下次不能这么散漫了,知道吗?”

  悠悠吐了吐舌头,说道:

  “哦,知道了……”

  刚才田教授生气批评悠悠,田慧兰虽然是市长,但是依然谨守女儿的本分,在一旁没敢说话,现在见此情景,也微微松了一口气――还好有小夏在,不然倔脾气父亲少不了要狠狠批评悠悠一顿。

  田慧兰说道:

  “小夏,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女儿鹿悠,是三山大学的学生;悠悠,这位就是外公的救命恩人夏若飞。”

  夏若飞主动微笑着朝鹿悠打了声招呼,而鹿悠则有些好奇地打量了夏若飞一眼,然后有些不冷不热地对夏若飞点了点头。

  田教授见此情景,脸色又有些不好看了,田慧兰连忙说道:

  “小夏,人都到齐了,要不咱们入席吧!”

  “好啊!”夏若飞说道。

  田教授这才忍住没有发作,亲自引着夏若飞朝圆桌走去。

  一行人来到圆桌前,田教授和田慧兰都拉着夏若飞坐主位,夏若飞自然不可能真坐下去,几番推辞之后还是田教授坐了主座,夏若飞与田慧兰分别坐在田教授的左右两侧。

  而鹿悠自然就坐到了她母亲身边。

  吴丽倩开始忙活着让服务员通知上菜、准备饮料、酒等一些事情。

  “小吴,坐下来一起吃吧!这些事情有服务员做就可以了。”田慧兰说道。

  “是,谢谢市长!”吴丽倩眼中闪过一丝喜色说道。

  这是一次很私人性质的宴请,基本上算是家宴了,田慧兰能让吴丽倩上桌,说明是把她当做心腹手下的。

  吴丽倩坐在了夏若飞的身边,她明白自己今晚的主要任务,就是服务好夏若飞。

  市长在这里请客吃饭,“西江月”会所自然是做了周全的准备,所以大家坐下没一会儿,菜就流水般地上了上来。

  倒上酒之后,田教授首先就端起了酒杯,对夏若飞说道:

  “小夏,这第一杯酒我单独敬你!如果不是你,我这把老骨头那天就要交代在那里了……”

  夏若飞微笑着和田教授碰了碰杯,两人仰头把酒喝了,田教授哈哈大笑说道:

  “我听慧兰说你是个退伍军人?喝酒果然爽快!”

  “长者敬酒,不爽快不行啊!”夏若飞笑着说道

  他也挺喜欢这老头的性格的,虽然是大学教授,但是一点儿架子都没有,说话也很接地气,性格比较爽快,行伍出生的夏若飞喜欢同这样的人打交道。

  “对了田教授,你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了?”夏若飞又问道。

  “全好了!”田教授高兴地说道,“检查结果就是非常健康,甚至一些指标比以前还要好!小夏,你那天给我吃的一定是灵丹妙药吧!反正人民医院的治疗效果肯定没这么好!我了解他们!”

  田慧兰听了不禁露出了哭笑不得的神情来,老头可真是啥话都敢说啊!

  而鹿悠也一脸的不以为然。

  说实话,对于外公的这个救命恩人,鹿悠的第一印象并不是太好,而原因很令人啼笑皆非――她今天在学校社团本来有个活动要参加,所以根本不想来吃这顿饭,但是田教授却要求她必须到场,说是只有这样才算家宴,才显得有诚意。

  而她安排好事情后紧赶慢赶来到会所,却因为仅仅迟到了五分钟被田教授批评。

  这一切在鹿悠看来,全是因为夏若飞的缘故。

  而且,鹿悠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因公牺牲了,母亲工作又一直很忙,经常都顾不上她,缺爱的她性格自然是有些叛逆的。

  再加上田慧兰如今也是身居高位,所以鹿悠的性子也变得有些骄纵。

  在她看来,亲近他们家的人,多半是别有目的,哪怕夏若飞在救田教授的时候,并不清楚他的身份。

  夏若飞并不清楚鹿悠心中的想法,听了田教授的话之后,他只是微微一笑,说道:

  “也不算什么灵丹妙药,只不过是我自己按照古方配置的一些中药,而恰好这药液对心肌梗死有一定的作用而已,”

  田教授听了感叹道:

  “我华夏中医博大精深啊!可笑的是有些人还瞧不起中医,甚至说那是巫医,真是井底之蛙!”

  方扬微笑点头,对田教授的话表示认同。接着他想了想说道:

  “对了田教授,来之前我还配制了一些上次的那种药液,您带回去定期少量服用,不但能进一步改善心肺功能,而且对老年人的养生保健也是有很大作用的!”

  说完,夏若飞拿出随身携带的扁平不锈钢小酒壶递给了田教授。

  这本来是夏若飞给自己准备应付不时之需的,今天跟田教授比较投缘,干脆就送给他了,到时候自己再准备一份放身上就是了。

  “是吗?那我可就却之不恭了!”田教授闻言十分高兴地说道,然后如获至宝地接过那个小酒壶,十分小心地揣进怀里。

  田慧兰也在一旁说道:

  “谢谢你啊小夏!”

  她对于夏若飞说的药效倒是并没有完全相信,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点不以为然,在她看来父亲之所以能够完全康复,甚至身体还比以前好,最大的功劳自然还是医院,而夏若飞的药液最多在急救中起到了控制病情作用。

  不过夏若飞也是一片好意,而且他又是父亲的救命恩人,所以田慧兰还是十分客气地表示了感谢。

  鹿悠在冷眼旁观,心里嘀咕道:这就来了……哼!无事献殷勤!

  小姑娘有了先入为主的念头,对夏若飞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她干脆也不说话,就只顾着闷头吃东西。

  不过夏若飞并没有察觉鹿悠情绪的变化,依旧同田教授聊得十分开心,两人大有成为忘年交的趋势。

  而田慧兰只是偶尔能插上一两句话。

  至于吴丽倩,更多的时候是为夏若飞夹菜、倒酒,做一些服务保障的工作。

  吃了一会儿之后,包厢门被轻轻敲响了。

  只见会所的郑总亲自端着一盘清炒空心菜走了进来……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