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清雪的烦恼

神级农场 +A -A

  两人一起走进别墅,凌清雪似乎也忘记了之前何东带来的不快,一边参观别墅一边赞叹,对夏若飞拥有这么好的居住环境十分羡慕。

  夏若飞不禁感觉有些好笑,问道:

  “要不要这么夸张啊!你是凌记餐饮的小公主,想住什么别墅住不起?这种乡村的小度假别墅算什么?”

  凌清雪娇嗔地白了夏若飞一眼,说道:

  “你懂什么?我是羡慕你的自由!一个人住在面朝大海的房子里,想干嘛就干嘛,没有任何的约束……”

  说到这,凌清雪语气似乎又低沉了几分。

  夏若飞见状便说道:

  “说说吧!这个何东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看他不像是你们公司一个部门经理这么简单吧!”

  凌清雪叹了一口气,径直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然后才开口向夏若飞娓娓道来。

  原来何东与凌家的渊源还真是不浅。

  何东的父亲何向军与凌清雪的父亲凌啸天是战友,这都还不算什么,最关键的是何向军还曾经救过凌啸天的命,并且何向军还因此落下了终身残疾。

  当年两人都在滇南省的某集团军服役,何向军是凌啸天的班长,由于历史原因,在边境地区残留了大量的地雷,而两人所属的就是一支专司排雷的部队。

  那年的边境大扫雷中,凌啸天误触地雷,在他身旁的何向军一把将他推开。自己却被炸烂了双腿。

  后来何向军以革命伤残军人的身份复原回家,而凌啸天在服役期满后也离开了部队,回乡创业。

  虽然两人一个在东南省,一个在豫北省,但是凌啸天一直都关心着何向东的生活,尤其是在自己生意越做越大之后,他更是经常资助何向军家里。

  何东作为何向军的独子,从小学开始一直到研究生毕业,所有的费用都是凌啸天一力承担的,而且何东从豫北大学毕业后,凌啸天直接就把他吸纳进了凌记餐饮,在基层岗位锻炼一段时间后,就委以重任,让他担任采购部这样重要部门的经理。

  凌啸天一直觉得对何向军有所亏欠,所以对于何东也是不遗余力地培养,可以说是十分的器重他。

  对于这些,凌清雪自然不会说什么,她也认为是理所应当的。

  但是真正让凌清雪烦恼的是,何东从第一次见到她之后,就对她发起了猛烈的攻势,让凌清雪不堪其扰。

  但偏偏碍于何向军的面子,凌清雪还不好太给何东脸色看。

  像今天这种情况,也是因为何东对夏若飞的态度彻底激怒了凌清雪,否则她也不会这样当场发飙。

  更让凌清雪苦恼的是,她跟凌啸天提过何东追她的事情,也明确表示对何东没有任何感觉,希望凌啸天出面委婉地劝说何东。

  没想到凌啸天却反过来劝她,让她跟何东多接触接触。

  这顿时让凌清雪有了不祥的预感,她猜测凌啸天可能出于报恩的想法,有意撮合自己与何东。

  虽然凌啸天还不至于过多干涉女儿的感情生活,但是这种默许的态度却好像给何东打了强心针一般,让他劲头更足了,甚至弄得公司里也人尽皆知,凌清雪自然烦恼得很。

  听了凌清雪的一番话,夏若飞也不禁感到一阵无语,他有心说几句宽慰的话,却不知道从何说起,一时间客厅里一阵沉默。

  半晌凌清雪强笑道:

  “其实也没什么,只要我坚决不同意,我爸也不可能逼我做不愿意做的事情!”

  夏若飞微微一笑说道:

  “这倒是,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早就不兴包办婚姻、为了报恩以身相许那一套了!”

  凌清雪点了点头,说道:

  “算了,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了……若飞,今天的事情真的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何东会突然故意为难你,而且说话还那么难听……”

  夏若飞眼中闪过一丝精芒,说道:

  “这事儿跟你没关系。不过这个何东确实有些欠揍!听了你说的那些,我感觉何东他爹的确是条汉子!在部队也绝对是个称职的班长,不过教育孩子方面就差点意思了……”

  凌清雪眼中闪过一丝担忧,说道:

  “若飞,你可千万别做什么冲动的事情!回去之后我会跟我爸好好说说的,你的这些新品蔬菜对我们凌记餐饮至关重要,他一定会听取我的意见,和你签订供货合同的。”

  夏若飞微笑着摇了摇头,说道:

  “清雪,这个事情你暂时别管了,我自有办法处理!”

  “可是……”凌清雪欲言又止。

  夏若飞呵呵一笑说道:

  “放心吧!我答应你的供货量一定会留足的,一斤都不会少,只不过晚几天罢了!”

  “那就好……”凌清雪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做出如释重负的样子说道,“我还以为你一气之下就不跟我们凌记餐饮合作了呢!”

  “怎么会呢?”夏若飞笑着说道,“老同学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嘛!”

  “那我是不是该谢谢你啊!”凌清雪娇嗔地说道,接着又轻哼了一声,说道,“何东那个蠢货!还以为我故意照顾你才给你提供那个供货合同呢!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

  夏若飞淡淡一笑说道:

  “不提这个煞风景的人了!说吧!中午想吃什么?待会儿我亲自下厨!”

  凌清雪立刻欢呼了起来,不过还没等她开口,包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她拿出手机来一看,然后望了夏若飞一眼说道:

  “我爸打来的……”

  夏若飞微笑着扬了扬下巴,示意她接电话。

  凌清雪接起电话来,说道:

  “爸……什么?爸,事情不是何东说的那样……哎呀爸你听我说嘛……哦……好……知道了……”

  凌清雪越说声音越低沉,最后闷闷不乐地挂了手机,忿忿道:

  “何东竟然恶人先告状!跑到我爸那去搬弄是非!现在我爸让我马上回公司……”

  夏若飞耸了耸肩问道:

  “那你准备……”

  凌清雪轻哼了一声说道:

  “回去就回去!我正好要向我爸好好说说这事儿呢!如果不是因为你我的关系,我们凌记餐饮就要错失一次走出困境的大好机会了!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何东难辞其咎!”

  如果说以前凌清雪只是有点烦何东的话,那现在已经彻头彻尾地厌恶他了。

  夏若飞微微一笑说道:

  “你回去跟你父亲说说也行,不过千万不要因为这个事情跟他发生冲突,相信我,这件事我能处理好!”

  “好吧,我知道了……”凌清雪乖巧地说道,接着又加了一句,“那你记得欠我一顿饭哦!而且是要你亲自下厨的那种……”

  夏若飞哈哈大笑道:

  “记得记得!下次来就给你补上!”

  凌清雪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说道:

  “那我先回去了……”

  夏若飞点了点头。

  凌清雪这才拿起手包朝别墅外走去,夏若飞送她出来,看着她上了那辆保时捷911,便微笑着朝她挥了挥手,目送跑车绝尘而去。

  返身走回别墅,夏若飞的脑中不时还会闪现刚才凌清雪那巧笑倩兮的模样,他忍不住晃了晃脑袋,心里说道:我该不会真对这丫头有什么想法了吧!

  其实夏若飞的绝症痊愈后,心态早已悄然发生变化,凌清雪又是一等一的大美女,而且明摆着对夏若飞有意思,在交往中更是积极主动,夏若飞又不是圣人,不知不觉就自然产生了一些心动感觉,只不过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罢了。

  夏若飞排除这些杂念,开始考虑起今天发生的事情来。

  何东今天的言行,已经激怒了夏若飞,在军中他就是出了名的不服输,如果今天何东这样故意刁难羞辱,他都不反击的话,那他就不是令敌人闻风丧胆的“血狼”了。

  夏若飞手里,最犀利的反击武器,自然就是那些超级品质的新品蔬菜了。

  他原本就已经有了大致的思路,现在坐下来思忖良久,心中的计划也就渐渐成形了。

  夏若飞的嘴角勾起一抹冷冷的笑意,自语道:

  “何东,这次一定要给你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