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尘埃落定

神级农场 +A -A

  所有人都呆住了,但是夏若飞却没有停,走上前去揪住郑晓东的衣领,又是啪啪两耳光,然后说道:

  “第一下是替虎子打的,刚才这两下是为了阿姨和巧儿!”

  “你……你……简直太猖狂了……太猖狂了!”郑晓东又疼又气,浑身哆嗦道。

  夏若飞轻蔑地看了郑晓东一眼,说道:

  “我猖狂?刚才郑副局长可是威风得紧啊!连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都要当场击毙!我多次说过,她们是烈属,而且还是受害人,跟今天的事情没有任何关系,你是怎么做的?啊?”

  牛涛原本还想要制止夏若飞的,毕竟当着三山市领导的面打郑晓东还是有些不合适的,哪怕这个郑晓东的政治生涯恐怕是到头了,可他现在至少还是公务员身份。

  不过听到夏若飞提到了“烈属”两个字,他立刻神色一肃,大步走到虎子母亲和林巧面前,问道:

  “请问你们就是林虎同志的家属吗?”

  虎子母亲点了点头,牛涛立刻给两人敬了一个军礼,说道:

  “阿姨您好!对不起,是我们工作没做好,让您受委屈了……”

  “使不得使不得……”虎子母亲连忙摆手说道。

  牛涛三十多岁快四十了,而且还是个中校军官,一上来就叫她阿姨她是真的觉得有点手足无措。

  牛涛笑着说道:

  “阿姨,我虽然没有和林虎同志共事过,但是虎子所在的部队就是我的老部队,部队里大家都是兄弟姐妹,虎子不在了,我们就是您的亲人!如今我就在三山市工作,以后家里有什么难处,您尽管找我!”

  “好的,好的……谢谢……”虎子母亲红着眼眶说道。

  林巧也在一旁乖巧地向牛涛道谢。

  同虎子母亲寒暄完,牛涛又走到了夏若飞面前,问道:

  “若飞,还有谁侮辱了烈士的?”

  夏若飞眼神扫过不安的李正义,嘴角露出了一丝冷漠的笑容,伸手指了指他,说道:

  “还有这位李副所长,阿姨和巧儿就是他亲手抓的!”

  牛涛眼神一冷,转头对田慧兰说道:

  “田市长,对不住了,今天的事情回去之后我会向军区首长检讨。”

  “牛主任,你……什么意思?”田慧兰微微皱眉问道。

  刚才夏若飞直接出手教训郑晓东,就已经让田慧兰心中有些不快了,她是体制内的人,最注重的就是规则,而夏若飞刚才表现出的草莽气,让她殊为不喜。

  哪怕她知道夏若飞今天是受了委屈,哪怕是省委林书记亲自关注,也依然无法改变田慧兰对夏若飞的看法。

  现在牛涛又明显要“出幺蛾子”,田慧兰觉得自己这个救火队员当得实在是有些憋屈。

  牛涛笑了笑,没有回答田慧兰的话,而是大步朝着李正义走了过去。

  李正义手里也拿着配枪――刚才郑晓东指挥强攻的时候,他是表现最积极的。

  现在看到牛涛大步流星朝自己走来,他吓得连连后退,嘴里说道:

  “你……你想干什么?”

  牛涛上前来一把扣住李正义的手腕,干净利落地下了他的配枪。

  夏若飞见状咧嘴一笑,说道:

  “火狼,可以啊!功夫没落下!”

  牛涛没理会夏若飞的贫嘴,直接一个膝撞顶在李正义的肚子上,李正义一下子捂着肚子痛苦蹲了下去,牛涛接着一个重重的肘击,李正义顿时扑倒在了地上。

  牛涛上前去用脚踩住李正义的脸,冷冷地说道:

  “就你这怂货还敢出言侮辱烈士?跟虎子比,你特么连一坨****都不算!下次再让我听到你出言不逊,老子直接一枪崩了你!”

  田慧兰在一旁看了,不禁皱起了眉头,心中愈发的不快了。

  这时,吴丽倩凑到田慧兰的耳边,轻声地汇报了几句。

  田慧兰十分意外地问道:

  “你确认?”

  “市长,我看过监控的,肯定不会认错人。而且他今天的确是坐上了来长平县的客车……”吴丽倩连忙说道。

  田慧兰忍不住多看了夏若飞几眼,点头说道:

  “我知道了,小吴,辛苦你了……”

  牛涛教训完李正义之后,心中的火气也发泄出来了,这才走到田慧兰面前,说道:

  “田市长,真是抱歉,我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这件事情我会主动向军区首长汇报,组织上该怎么处理我就怎么处理我,我绝对不会有半句怨言。”

  田慧兰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夏若飞,然后才说道:

  “牛主任,我刚刚什么都没看到。陈局长、吴政委,你们呢?”

  陈波和吴怀苦笑了一下,也纷纷表态――连市长都这么说了,他们还能有什么二话?

  牛涛也颇感意外,没想到这个以严厉著称的女市长居然就这么轻轻放下了,他可是做好了受处分的准备的。

  田慧兰点了点头,走到夏若飞的面前,神色变得亲切了起来,她问道:

  “小夏,今天的事情麻烦你跟我们详细说一说,部队上的同志也都在这里,我们一定会还你一个公道的。”

  本来田慧兰对夏若飞的桀骜不驯还颇有微词,但现在知道了这小伙子就是自己父亲的救命恩人之后,那一点点的不快早就飞到九霄云外去了。

  夏若飞点了点头说道:

  “各位领导,今天真是给大家添麻烦了。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夏若飞将自己乘车抵达小屿村之后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

  田慧兰听得很认真,脸上的神色也越来越难看。

  在自己的治下,派出所副所长与地方混混恶霸勾结,横行乡里,公安局副局长不分青红皂白,粗暴执法。任何一个领导知道了之后,心里都不会开心的。

  尤其是听到夏若飞说李正义与郑晓东对烈士和烈士家属的侮辱言辞之后,田慧兰更是震怒,甚至她都没有了平时的养气功夫,直接将怒火写在了脸上。

  因为事实上田慧兰本人也是烈属。

  她的丈夫是一名警察,就在女儿刚出生那年,她的丈夫在一次追捕逃犯的过程中牺牲,这么多年来田慧兰没有再组建家庭,深知没有了顶梁柱的家庭有多么的艰难,而且直到今日她都深深思念着自己的丈夫。

  现在听到同样身为警察的李正义居然说出了那样侮辱烈士和烈属的言语,田慧兰又怎么能忍受得住自己的怒火呢?

  她怒声道:

  “简直是乱弹琴!陈局长,这件事情要彻查到底!还有,那个小屿村的村匪恶霸如此猖獗,你们要成立专案组进行严厉打击!

  另外,我看你们公安局内部有必要进行一次深入的作风整顿了,一些有问题的人,该免的免,该撤的撤,有问题该移送司法机关的,要立刻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是!”陈波立刻应道。

  郑晓东、李正义等人均面色煞白、心如死灰。这两个人没一个屁股是干净的,现在出了这种事情,等待他们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雷厉风行地布置完工作后,田慧兰这才转向了夏若飞等人,还没等她开口说话,夏若飞突然叫道:

  “钟强!哪里跑?”

  说完大步流星跑过去,一把揪住了准备趁乱溜走的钟强。

  夏若飞如同拎小鸡一般将钟强拎回了派出所院子,一把丢在地上,然后说道:

  “陈局长,这便是那小屿村的恶霸钟强了。他也是李正义的外甥,刚才李正义抓我们的时候,钟强可就坐在警车上呢!”

  陈波一听,哪里还会犹豫?立刻手一挥,指示长平县刑警大队的人将钟强抓了起来。

  这些刑警们虽然是跟着郑晓东过来的,但陈波可是市局一把手,他们自然要服从陈波的指挥。

  田慧兰这才开口说道:

  “夏若飞同志,还有两位女士,我们公安机关内部管理不严,出现了害群之马,让你们受委屈了。我代表三山市委市政府,向你们道歉!”

  “市长,你千万别这么说,要不是你及时赶到,我们和若飞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呢……”虎子的母亲连忙说道。

  这位纯朴的农村妇女虽然遭受了委屈,却并没有心存怨恨。

  “听说你们家里十分困难?这是我这个市长工作没有做好啊!你们是烈属,理应得到政府的关心帮助。”田慧兰愧疚地说道,接着又有些不解地问道,“对了,我们市里一直都有有完善的优抚政策,对于烈士家属每月都有发放补助金的,你们……”

  虎子母亲错愕地说道:

  “田市长,我没有领过什么补助金啊……虎子牺牲后,部队上的领导送来了一笔抚恤金……之后就再也没有了。”

  夏若飞撇了撇嘴说道:

  “阿姨!这还用说?肯定是你们村干部私下贪墨了!钟强的老爹不是村主任吗?他肯定也不是什么好鸟!”

  田慧兰闻言,气愤地说道:

  “彻查!一定要彻查!连烈属补助金都敢贪污,简直是丧心病狂!”

  田慧兰的一句话,也决定了称霸小屿村多年的钟家要面临灭顶之灾了。

  这场风波就算是尘埃落定了。

  市公安局局长陈波留下来收拾残局,田慧兰等人则准备回三山市,得知夏若飞三人也是回三山市之后,他们自然是邀请三人同行了。

  牛涛准备让夏若飞等人坐他的车,路上还可以聊聊老部队的事情。

  不过还没等他开口,田慧兰就说道:

  “小夏,你跟我一个车吧!我找你还有点事……”

  “呃……”夏若飞有些错愕,不过还是马上回道,“好的……”

  他确实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晓得田慧兰找他会有什么事情,不过市长大人都开口了,他自然也不好拒绝。

  牛涛也是个机灵的人,见状连忙说道:

  “阿姨、林巧,你们坐我的车吧!我这越野车宽敞……”

  于是,一行人分头上车离去。

  车子刚驶出临海派出所的大门,田慧兰就开口说道:

  “小夏,谢谢你!”

  “啊?”夏若飞更是一头雾水了,“田市长,平白无故的您谢我干啥?应该是我感谢你才对啊……”

  严格说起来,他今天算是给田慧兰惹了不小的麻烦,即便道理是在自己这边,田慧兰也没必要向自己道谢啊!

  田慧兰侧头看了看夏若飞,脸上浮现出一丝感激的神色,问道:

  “你今天上午是不是在汽车南站救了一位突发心梗的老人?”

  “是有这么回事。”夏若飞感到有些意外,不过还是点头说道,“您怎么知道?”

  田慧兰微微一笑说道:

  “那位老人是我的父亲。”

  【PS】依然是3500字的大章,希望兄弟姐妹们看得开心的时候,给钢枪投票支持一下!书友群:300769830群里有萌妹子出没,速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