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首长一怒

神级农场 +A -A

  金陵战区联合参谋部。

  一阵尖锐的刹车声响起,一辆沾满泥浆的猛士越野指挥车急停了下来。

  一位穿着林地迷彩服,脸上还涂着油彩的上校军官从车上跳下来,脚步急促地冲进了参谋部大楼。

  联合参谋部作战部。

  一身泥污的上校直接来到了部长办公室,中气十足地喊了一声“报告”,得到允许后他推门走了进去。

  “首长!”上校进屋后一个干净利落的靠脚立正,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叫道。

  办公桌后坐着一位五十岁左右、不怒而威的中年男人,他笔挺的军服上挂着金闪闪的少将军衔,见到这位上校,那少将微微感到有些意外,问道:

  “郭战?你不是应该带着狼崽们在青云山基地集训的吗?怎么突然跑回来了?”

  郭战,正是孤狼突击队的队长,代号“狼王”。

  他说道:

  “首长,有个紧急情况要跟您汇报一下。我们孤狼一名今年退役的弟兄在地方上遇到了一点麻烦……”

  “今年退役的?我记得今年孤狼扩编,你们只有进人,并没有退役指标啊……”少将有些疑惑地说道,不过他随即就反应了过来,眉毛一扬说道,“你是说血狼?因为身患绝症主动要求退出现役的血狼?”

  “是的首长!”郭战说道。

  “他怎么了?在地方上遇到什么难处了?”少将微微坐直了身体问道。

  能让郭战这么心急火燎地从郊区的集训基地赶过来,甚至连一身泥污的迷彩服都来不及换,这事情肯定小不了。

  作为孤狼突击队的主管领导,这位少将知道自己的士兵们个顶个都是杀人机器,退役到了地方上遭遇一些不公正待遇的话,很可能激起他们的杀性,造成严重社会危害。

  哪怕这个士兵是身患绝症,少将也丝毫不怀疑他的杀伤力。

  “首长,说起来这事儿还跟野狼有点关系。”郭战说道。

  “野狼?”少将眼中露出了一丝缅怀的神色,“你是说两年前在边境牺牲的林虎同志?”

  “是的!”郭战说道,“林虎和夏若飞是老乡,也是最好的兄弟,而且林虎还是为了救夏若飞牺牲的,所以夏若飞对于林虎以及他的家人是有深厚感情的。他退役后第一时间就去了林虎家所在的小屿村看望林虎的母亲……”

  郭战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言简意赅地向少将汇报了一遍。

  少将越听脸色越难看,当他听到那个小小的派出所副所长居然出言不逊,说“烈士值几毛钱一斤”的时候,终于忍不住怒火,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起身说道:

  “混蛋!老子的兵在边境抛头颅洒热血,保护的就是这帮无法无天的混蛋吗?野狼若是泉下有知,该会有多么心寒?”

  “首长息怒!”郭战连忙也站起来说道。

  “我息不了怒!”少将怒发冲冠,一脸森寒的杀气,他说道,“郭战,这个事情我会亲自处理!地方上若是不给老子一个满意的交代,老子亲自过去,灭了那个狗屁派出所!”

  “是!”郭战敬礼说道。

  他眼中露出了一丝激动的神色,他十分清楚首长身后的背景,绝对不只是军方一个少将这么简单,这回首长动了真火,而且还要亲自出手,李正义、钟强那帮人这次不死也要脱层皮。

  少将当着郭战的面,连续打了好几个电话。

  郭战并不知道首长给谁打了电话,不过从只言片语中他也能推断出来,电话那头的人地位都非同小可,有地方的,也有部队的。

  而仅有少将军衔的首长措辞也是十分严厉,显然是气得不轻。

  打完电话之后,少将往椅背上一靠,说道:

  “自己去倒杯水喝吧!你就留在这等消息,今天这事儿如果处理得不能让我满意,我跟你一起去东南省!”

  “是!谢谢首长!”郭战挺了挺胸说道。

  ……

  这位少将的几个电话,在东南省已经引起了轩然大波。

  三山市政府办公大楼。

  市长田慧兰正微微皱眉批签一份文件,她办公桌上的红色电话急促地响了起来。

  田慧兰放下钢笔,伸手接起了电话:

  “你好……林书记,您好……是……是……好的……明白……我马上过去!”

  挂了电话后,田慧兰神色变得无比凝重,省委林书记亲自打电话,而且还涉及到军地矛盾,关键是还就发生在她三山市的辖区,这事情能小得了?

  她按下内部通话器说道:

  “小吴,你进来一下!”

  办公室的门被轻轻敲响,秘书吴丽倩推门进来,说道:

  “市长,您找我?”

  “小吴,你通知市公安局的陈波同志、警备区的吴怀政委马上到市政府来一趟,有紧急要务!另外你让小张备好车,等陈局长和吴政委到了之后我们要立刻出发,告诉他们具体的事情我路上详细跟他们说!”

  “好的,我马上去办!”吴丽倩应道。

  田慧兰说话的时候神色十分严肃,显然是出了不小的事情,而且她还专门通知了警备区的吴政委,这说明此事极可能涉及到军方,吴丽倩自然是不敢怠慢,连忙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开始打电话通知。

  十几分钟之后,四辆车鱼贯驶出了市政府大楼,朝着长平县临海镇的方向疾驰而去。

  这四辆车有两辆挂着军队牌照,一辆挂着警用牌照,还有一辆则是田慧兰的奥迪座车。

  两辆军车当中,除了警备区吴政委一辆外,还有一辆车内坐着省军区军转办一名专职负责处理特殊退役人员问题的干部。

  ……

  在田慧兰带着相关人员心急火燎地朝临海镇赶的时候,小小的临海镇派出所里又来了一大批警察。

  这些警察全都荷枪实弹,他们是来自市公安局刑警大队的民警们。

  带队的领导,正是市公安局的郑副局长。

  “小李,你怎么搞的嘛!怎么会出这么大的乱子?”郑副局长一下车就皱眉质问道。

  苏瑞武和李正义都早已等候在院子里,此时苏瑞武眼观鼻鼻观心,显然是不打算出这个头了。李正义无奈之下只好硬着头皮解释道:

  “郑局,这个事情我要检讨,我们对于这个犯罪嫌疑人的危险性没有足够的认识,在押送过程中又疏于防范……”

  郑副局长摆手打断了李正义,说道:

  “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关键是要解决问题!你们和那嫌疑人谈过了吗?”

  “我们做了一些努力,不过他油盐不进,无论我们说什么他都不回应,显然是准备负隅顽抗了!”李正义说道。

  郑副局长冷哼了一声说道:

  “简直是目无法纪!太猖狂了!走!我先去会会他!小冀,让你们的狙击手就位!”

  “是!”刑警大队长冀华应道。

  支援的刑警们早已将审讯室团团围住,在郑副局长的命令下,两名狙击手也迅速占领了狙击位置,可惜审讯室地形特殊,透过那小小的探视孔,根本没有办法找到犯罪嫌疑人的踪影。

  郑副局长来到审讯室门口,大声说道:

  “里面的人听着!我是长平县公安局副局长郑东!你已经被警方包围了!我奉劝你不要有侥幸心理,马上释放人质!争取从宽处理!”

  夏若飞在审讯室里听到郑副局长的喊话,不屑地撇了撇嘴,根本就懒得去搭理他。

  反倒是虎子母亲听到县公安局的领导都来了,知道这次事情闹得很大,脸上担忧的神色愈发浓厚了,她焦急地看了看夏若飞,说道:

  “若飞……”

  “阿姨,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我已经安排好了。”夏若飞微笑着说道。

  外面郑副局长依然在喊话,夏若飞根本就是充耳不闻,反倒是望向了林巧,说道:

  “对了巧儿,有件事情我刚才一直想问你。今天又不是周末,你怎么会在家里的?”

  “啊?”林巧楞了一下,她没想到这种时候了夏若飞居然还有心情关心这样的小事情。

  倒是虎子的母亲叹了一口气说道:

  “唉……这还不都是因为我?巧儿为了照顾我,已经有两个星期没上学了……这死丫头根本不听我的话,怎么劝都不愿意回学校,说是要辍学回家照顾我……”

  林巧眼眶一红,说道:

  “妈……您都病得那么严重了,我怎么放心把你一个人丢在家里……”

  夏若飞其实早就猜到了答案,不过亲自证实之后他还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说道:

  “巧儿,你今年应该是高三了吧!下学期就要高考了,功课可耽误不得……现在阿姨的身体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了,很快就会好起来的,这次事情解决之后,你就回学校去上课,听到了吗?”

  “我知道了,若飞哥……”林巧低头说道,“可是现在……”

  “我说了,不会有事的!”夏若飞淡笑道,“你信不过若飞哥?”

  “我相信你!”林巧抬起头来,看着夏若飞认真地说道。

  夏若飞微笑着点了点头。

  门外的郑副局长一番义正词严,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也不禁有些恼羞成怒,厉声喊道:

  “里面的人听着!如果你再负隅顽抗的话,我们会立刻组织强攻!听说你身边还有老人和女孩子,到时候如果场面不可控,她们受了什么伤害就不好了……”

  夏若飞眉头一皱,扬声说道:

  “她们是无辜的,跟这件事情一点关系都没有,是被你们滥用职权的警察非法抓来的!”

  “哼!既然跟她们没关系,那你就先让她们出来嘛!”郑副局长冷哼道。

  “放屁!”夏若飞想都不想就说道,“她们出去,好让你们这帮人抓起来,然后让我投鼠忌器是吧?你当老子傻啊!你是不是一把年纪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刚才那郑副局长居然拿虎子母亲和林巧的安全来威胁夏若飞,让夏若飞感觉相当的不爽,嘴下自然也不会留半点情面。

  “你……”郑副局长气得七窍生烟,差点就要暴走。

  “这小子果然是油盐不进啊!”郑副局长对身边的刑警大队长冀华说道,“通知第一小队,准备强攻!狙击手严密监视,出现机会的话可以不用请示,直接击毙三名嫌疑人!”

  他这是连林巧以及虎子母亲都算在内了,夏若飞在审讯室里听到这句话,眼中不禁闪过了一道冷厉的寒芒。

  “这……”冀华犹豫了一下,毕竟里面还有一名辅警人质。不过当他看到郑副局长严厉的目光,立刻就说道,“是!”

  又过了三四分钟,夏若飞听到外面郑副局长狠声说道:

  “把门给我撞开!”

  不好!夏若飞知道这个郑副局长真的准备铤而走险进行强攻了。一旦让他们冲进来,自己是有把握全身而退,但肯定就保护不了林巧和虎子母亲的安全了。

  他毫不犹豫地一个手刀劈在那辅警的颈动脉上,那名辅警连哼都没哼一声就软倒在了地上。

  夏若飞则飞快地窜了出去。

  这时外面的警察已经开始撞门了,夏若飞连忙用肩膀使劲顶住铁门。

  警察们带来了专门的强攻器械,对铁门的撞击力度也越来越大,好几次都差点直接将门撞开了,还好夏若飞都咬牙死死地顶住了。

  狼王,你到底靠不靠谱啊?老子快撑不住了……夏若飞咬着牙一边硬撑着,一边在心里吐槽。

  外面连续撞了八九下,夏若飞感觉自己浑身的骨头都快散架了,他知道,这样的力度,顶多再来三下,铁门就会被彻底撞开。

  形势很不妙啊!夏若飞不禁皱起了眉头来。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一个女声威严地喝道:

  “马上住手!你们在干什么?”

  【PS】为保持情节连贯就不分章了,两章4000字合在一起发出来,所以今天就这一更了哦,请大家理解!另外宣传一下书友群:300769830,竭诚欢迎新老读者入群!最后照例求一下点击、推荐和收藏,谢谢大家的支持!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