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狼王出手

神级农场 +A -A

  夏若飞有些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说道:

  “头儿,我这不是给你打了吗?”

  “没事儿你能找我?”电话那头的人轻哼了一声说道,“说吧!是不是惹什么祸了?”

  “知我者狼王也!”夏若飞嬉笑道,“头儿,我这正戴着手铐,被人往局子里送呢!您赶紧来救命啊!”

  电话那头的人声音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

  “到底怎么回事儿?你给我说清楚!”

  夏若飞找的人就是他在部队服役时的领导,野狼突击队的队长,代号“狼王”的郭战。

  退役后身患绝症的夏若飞基本上就是抱着等死的心态,回乡之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郭战。

  如果不是被李正义逼到了墙角,夏若飞也不会去麻烦老部队的领导。

  可是今天的事情牵扯到了虎子母亲和林巧,夏若飞无论如何都得保护她们的周全,在地方上他又没有认识的人,想来想去也只能找郭战了。

  “是!狼王。”夏若飞应道。

  然后他一五一十地将今天发生的事情跟郭战汇报了一遍。

  电话那头的郭战越听脸色越难看,一双牛目都快要喷出火来了。

  夏若飞汇报完之后,郭战淡淡地问道:

  “血狼,你是说野狼家里早就一贫如洗了?而且那小流氓以前就多次骚扰野狼的妹妹?”

  野狼就是虎子生前在孤狼突击队里的代号。

  “是。”夏若飞应道。

  “今天那个小流氓和狗屁派出所长还侮辱野狼、侮辱烈士?”郭战的声音里透出了一股寒意。

  “是。”

  “我知道了。”郭战淡淡地说道,“这个事情我来处理,你那边自己看着办,我只有两个要求:第一,别闹出人命;第二,别忘记你是孤狼突击队的兵!”

  郭战的语气十分平淡。可是夏若飞跟着郭战出生入死这么多年,他非常清楚一旦郭战用这种语气说话,就代表他是动了真火,而且一定是有人要倒大霉了。

  “明白!”夏若飞心中大定,毫不犹豫地说道。

  有了郭战这句话,夏若飞就没有任何后顾之忧了。

  他一脸轻松地挂断了电话。李正义和钟强都一脸狠厉地看着夏若飞,不过夏若飞却视而不见,就这么挟持着那名辅警,嘴角还挂着一丝冷冷的笑容。

  小屿村距离镇上并不远,很快响着警笛的警车就驶入了临海镇派出所的院子。

  车子一停稳,李正义就跳下车大喊道:

  “快来人!都出来都出来!小王,你去枪库把枪全部拿出来给大家分下去!”

  派出所里的民警、辅警听到李正义的咋咋呼呼,全都从各自办公室跑了出来。

  一名扛着两杠一星三级警督警衔的民警也快步走了出来,皱眉问道:

  “李副所长,怎么回事儿?”

  这位正是李正义的顶头上司,临海镇派出所所长苏瑞武。

  “苏所,出大事了,有个犯罪嫌疑人在押送途中挟持了我们的辅警,现在正在警车上呢!”李正义连忙说道。

  “什么?”苏瑞武大吃一惊。

  他看了一眼同李正义一起下车的钟强,眉头微微地皱了皱眉,问道:

  “这是你外甥吧?他怎么也在车上?”

  李正义神色微微一滞,眼珠子转了转说道:

  “苏所,钟强是受害人,上午他在小屿村被人殴打了,我是带他去指认犯罪嫌疑人的!”

  苏瑞武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满。钟强是个什么货色他再清楚不过了,李正义在小屿村的那些破事他也有所耳闻,不过平时李正义还算懂事,从来不会触犯他的利益,所以他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没想到这次事情居然闹这么大,连辅警都被人挟持了,这要是处理不好把事情闹大,万一出了人命的话,他苏瑞武的乌纱帽肯定不保。

  不过这个时候苏瑞武也没有心情去追问李正义那些破事了,他神色凝重地来到警车前,查看了一下情况后喊道:

  “小伙子,你能不能先放开我们的同志?”

  “你在这里能说得上话吗?”夏若飞好整以暇地问道。

  “我是临海派出所所长苏瑞武,这里我是最高负责人,你有什么情况都可以跟我反映,千万别走极端!”苏瑞武连忙说道。

  夏若飞撇了撇嘴说道:

  “那开门吧!”

  苏瑞武楞了一下,他没想到这个挟持了辅警的嫌疑人居然这么好说话,片刻后他才反映过来,连忙示意一个民警到警车后面将门打开。

  门一开,铁笼内的另外一名辅警如蒙大赦,一下子就窜了出去。

  夏若飞只是淡淡一笑,也没有去管他。

  他说道:

  “巧儿,你扶着阿姨,跟紧我!”

  事情已经闹这么大了,林巧也完全没了主意,此时夏若飞就是她们娘俩的主心骨,所以她连忙点了点头。

  夏若飞又轻轻地推了推那名辅警,说道:

  “走吧!”

  于是,夏若飞用手铐勒住那名辅警的脖子,两人一前一后下了警车。

  林巧扶着母亲紧紧地跟在夏若飞的身后。

  一行人一下车,李正义如临大敌,下意识地将手摸向了腰间的配枪。他一把将枪拔出来,对准了夏若飞,叫道:

  “马上把人放了!”

  钟强也在一旁得意地说道:

  “小子,这回你死定了!”

  夏若飞嘴角一撇,手底下微微用力,那名被挟持的辅警立刻发出了杀猪般的叫声。

  辅警的脖子上一条紫红的印记触目惊心,可见夏若飞的手劲有多大。

  “把枪收起来!”苏瑞武不满地瞪了李正义和钟强一眼,然后忙不迭地对夏若飞说道,“小伙子,别冲动,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夏若飞这才稍微松开了一些,淡淡道:

  “苏所长,我需要一间审讯室。”

  “小伙子,你是不是先把人放了?”苏瑞武劝说道,“有什么情况你都可以跟我反映,没必要用这种……”

  “我不想说第二遍!”夏若飞不耐烦地打断了苏瑞武的话。

  “你……”苏瑞武被一个半大小伙子这么呛声,也不禁有些面子上挂不住。

  不过眼前的形势如此,人家有人质在手中,苏瑞武一时也没有别的办法。

  他阴沉着脸,点头说道:

  “好,你们跟我来!”

  说完,他亲自在前面带路,夏若飞挟持着辅警跟在后面,林巧与虎子母亲则紧紧跟随着夏若飞。

  李正义和一帮警察们都面面相觑,却也没有丝毫办法。

  很快苏瑞武就打开了一间审讯室的门,说道:

  “小伙子,这就是我们的审讯室了。”

  夏若飞微微点头,示意林巧两人先进去,然后他也带着那名辅警走了进去。

  一进屋夏若飞就一脚踹在审讯室的门上,将铁门紧紧关上。

  苏瑞武在门外不死心地说道:

  “小伙子,我们好好谈谈吧!没有什么事情是无法解决的,你没必要采用这样极端的手段吧?袭警的罪可不小啊!现在收手还来得及……”

  夏若飞撇了撇嘴说道:

  “苏所长,要谈话有的是时间,不过不是现在。先等着吧!你放心,只要你们不轻举妄动,我也不会伤害你的部下。”

  说到这,夏若飞顿了顿又补了一句:

  “对了,给你一句忠告:有些问题早处理早主动,等到无法收拾的时候,那就后悔莫及了!”

  说完,无论苏瑞武说什么,夏若飞都置之不理了,就这么安之若素地待在审讯室中。

  苏瑞武试探了几句之后,见夏若飞没有回应,只能吩咐警察严加看守,然后悻悻地离开了审讯室门口。

  他满脸怒火地走到李正义面前,劈头盖脸一顿痛骂,骂得李正义一愣一愣的,想要解释几句又插不上话。

  骂够了之后,苏瑞武才恨声问道:

  “说吧!现在怎么收场?”

  李正义想了想,说道:

  “苏所,其实我们可以往好的方面想,这小子虽然手里头有人质,但却被我们堵在审讯室了,他就算有三头六臂也逃不掉了。”

  “你是猪脑子啊!人家根本就没有想逃知道吗?”苏瑞武又忍不住心头火起。

  很显然,夏若飞之所以要一间审讯室,就是打算借地形的便利和警方周旋了。

  审讯室没有窗户,只有一扇铁门,屋子里有几乎全是死角,而且他手里头还有人质,可以说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

  “这……”李正义一阵语塞,半晌才说道,“苏所,那只能向县局求助了,让刑警大队的人来对付他!”

  苏瑞武看着李正义,恨不得一巴掌甩过去。

  这事儿捅到县局,不管最后结果如何,一个领导责任是跑不掉的了。

  可是事情搞成这样,派出所还真是处理不了。

  苏瑞武想了想,冷冷地说道:

  “这事儿是你惹出来的,你去打电话向县局汇报!”

  苏瑞武说完,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

  然而,苏瑞武只想着推卸责任,却已经完全忽略了刚才夏若飞意味深长的最后几句话。

  “苏所……”李正义在后边无力地叫了一声,苏瑞武却是脚步不停,根本没有理睬他。

  李正义与钟强两人面面相觑。

  “强子,这次被你害惨了……”

  “舅舅……”钟强咬咬牙说道,“既然苏所都说了,那就通知县局吧!这小子犯的事大了,当场击毙他都够了!”

  钟强早已把夏若飞恨到了骨子里,一心想着要夏若飞死,对他来说,现在的局面却正好是个很好的机会。

  至于苏瑞武和李正义会面临怎样的处理,他却压根都不关心。

  李正义叹气说道:

  “也只能这样了,我给郑局打个电话吧!”

  郑局是县公安局的一名副局长,李正义算是他那条线上的人,平时也没少上供,如今事情闹成这样,李正义自然是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自己的靠山。

  他拿起手机到一旁去给郑局打电话了。

  而此时在几百公里外的金陵,一场巨大的风暴正在酝酿,风暴的目标,则正是这小小的临海镇派出所……